《詩經 伐檀 篇》(對不勞而獲者的責問)古文翻譯成白話文

伐檀 (對不勞而獲者的責問)

伐檀
——對不勞而獲者的責問

【原文】

坎坎伐檀兮1,
置之河之干兮2。
河水清且漣漪3。
不稼不穡4,
胡取禾三百廛兮(5)?
不狩不獵,
胡瞻爾庭有縣貆兮(6)?
彼君子兮,
不素餐兮(7)。

坎坎伐輻兮(8),
置之河之側兮。
河水清且直漪(9)。
不稼不穡,
胡取禾三百億兮(10)?
不狩不借,
胡瞻爾庭有縣特兮?
彼君子兮,
不素食兮。

坎坎代輪兮,
置之河之漘兮(12)。
河水清且淪漪(13)。
不稼不穡,
胡取禾三百囷兮(14)?
不狩不獵,
胡瞻爾庭有縣鶉兮5?
彼君子兮,
不素飧兮(16)。

【註釋】   

1坎坎:用力伐木的聲音。2干:河岸。3漣:風吹水面形成 的波紋。漪:語氣助詞,沒有實義。4稼:種田。穡:收割。5禾: 稻穀。廛(chan):束,捆。(6)縣:同「懸」,掛。貆(huan):小貉。 (7)素:空,白。素餐:意思是白吃飯不幹活。(8)輻:車輪上的輻條。 (9)直:河水直條狀的波紋。(10)億:束,捆。(11)特:三歲的獸。 (12)漘(chun):水邊。(13)淪:小波。(14)囷(qun):束,捆。5 鶉:鵪鶉。(16)飧(sun):熟食。

【譯文】

叮叮噹噹砍檀樹,
把樹堆在河岸上。
河水清清起波紋。
既不耕種不收割,
為何取稻三百束?
又不上山去打獵,
卻見庭中掛貉肉?
那些貴族大老爺,
從來不會白吃飯。

叮噹砍樹做車輻,
把樹堆在河旁邊。
河水清清起直波。
既不耕種不收割,
為何取稻三百捆?
又不上山去打獵,
卻見庭中掛獸肉?
那些貴族大老爺,
從來不會白吃飯。

叮噹砍樹做車輪,
把樹堆放在河邊。
河水清清起環波。
既不耕種不收割,
為何取稻三百束?
又不上山去打獵,
卻見庭中掛鶴鴻?
那些貴族大老爺,
從來不會白吃飯。

【讀解】

  
詩中提出的問題(不勞而獲),應當說是一個尖端問題,即使是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專家,也不可能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可以作出種種精闢的分析,提出各種解決方案,但絕不可能在根本上解決這個尖端問題。即使是社會革命,推翻了舊的不勞而獲者, 同樣會產生新的不勞而獲者。中國歷史上的農民革命,最初都是打著「平均」的旗號,到了最後,革命者首先變成了不勞而獲者。這樣的社會革命,如同賭博中的輪流坐莊,僅僅是一種利益關係的轉移。

  
當然,我們的興趣並不在這裡,而在那些憑借自己的勞動既為自己的生存,也在為他人謀福利的普通勞動者的身上。從他們的角度看,大多數的人並無受壓迫、被剝削的意識,只關心自己的吃飽穿暖,安居樂業,只感歎身上的賦稅徭役太沉重。但在客觀上,下層勞動者用自己的血汗為社會創造了財富,而自己應當得到的回報卻少得可憐。他們早出晚歸,面朝黃土背朝天,把生命的全部價值都抵押在了永無止境的勞作之上,換來的僅僅是苟且度過一生。他們像機器一般似乎不知疲倦地運轉,運轉著就是生活的全部意義所在,人間的榮華富貴、奢侈享樂、歌舞昇平、狂歡縱慾、花前月下、吟詩作畫、慷慨激昂、談天說地、爾虞我詐、爭權奪利等等,全都與他們無緣。

  
也許,命運就是這樣安排的:讓一部分人當牛做馬變機器,讓一部分人衣錦吃葷高談闊論。也許,人間真的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會打洞。不管怎麼說,辛辛苦苦為不勞而獲者做嫁衣裳,是勞動者必須面對的現實。無論他是否願意,只要他投胎在那一群人當中,就逃脫不了任人宰割魚肉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