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五經之《尚書》【尚書 微子(出逃是一種明智的人生選擇)】文言文譯文

微子(出逃是一種明智的人生選擇) 

出逃是一種明智的人生選擇 【原文】  微子若曰;「父師、少師!殷其弗或亂正四方(2)我祖氐陳於上3,我用沈酗於酒(4),用亂敗厥德於下(5)。殷罔不小大好草竊奸宄(6)、卿士師師非度(7)。凡有罪辜,乃罔恆獲,小民方興,相為敵 讎(8)。今殷其淪喪,若涉大水,其無津涯。殷遂喪,越至於今!」  曰:「父師、少師,我其發出狂(9)?吾家耄遜於荒(10)?今爾無指告(11),予顛隮(12),若之何其?」   父師若曰;「王子(13)!天毒降災荒殷邦(14),方興沈酗於酒,乃罔畏畏(15),咈其耇長舊有位人(16)。今殷民乃攘竊神祇之犧牷牲用以詔容(17),將食無災。降監殷民,用乂讎斂(18),召敵讎不怠(19)。罪合於一, 多瘠罔詔(20)。
  「商今其有災,我興受其敗(21);商其淪喪,我罔為臣僕(22)。詔王子出迪(23)。我舊雲刻子、王子弗出(24),我乃顛隮(25)。自靖(26)!人自獻 於先王,我不顧行遯(27)。」 【註釋】   1微子是紂王的哥哥,因為封在微,爵位屬於子,所以叫微子。他為維護殷王朝的統治,曾多次規勸紂王改惡從善,但紂王充耳不聞。本篇記述了 微子與父師兩人的談話,討論了在國家行將滅亡之時,各自應抱的態度。 2其:恐怕。亂:治理。3我祖:指成湯。氐(zhT):定,致。遂:成。 陳:陳列。4用:因為,由於。酗(xu):發酒瘋。5亂:淫亂。厥 德:成湯之德。下;後世。(6)小大;群臣民眾。草竊:盜賊。奸宄:犯 法作亂。(7)師師:眾官。度:法度。(8)讎(chou):仇敵。(9)發; 行。狂:往。(10)耄(mao):年老。遜;逃走。荒:荒野。(11)指:旨, 想法,打算。(12)顛;顛覆。隮(ji):墜落。(13)王子:指微子。 (14)毒:厚,重。荒:亡。(15)畏畏:懼怕天威。(16)咈(fu);違逆。耇 (gou):老年人。舊有位人:舊時在位的大臣。(17)攘竊:盜竊。犧:純毛 牲畜。牷:健全的牲畜。牲:豬牛羊。用以容:從寬論處。(18)乂(yi): 殺。讎:稠,多。斂:聚斂。(19)召:招致。怠:鬆懈,緩和。(20)瘠: 疾苦。詔:告訴。(21)興:起。敗:災禍。(22)臣僕:奴隸。(23)迪: 行,逃走。(24)舊:久。刻子:箕子。(25)我:指殷商。(26)自靖;各自打主意。(27)顧:顧慮。遯(dun);遁,逃走。【譯文】
  微子這樣說道:「父師、少師,看來我們殷商是不能治理好天下了。我們的高祖成湯制定的成法在先,而我們的紂王卻沉醉在酒中,因淫亂敗壞了高祖的美德。殷商的大小臣民無不劫奪偷盜,犯法作亂,官員們都不遵守法度。凡是有罪的人都不加以逮捕和 懲治,小民們起來同我們結成仇敵。現在殷商可能要滅亡了,就 像要渡過大河,卻找不到渡口和河岸。殷商到了現在這個樣子,就 要滅亡了!」  微子說:「父師、少師,我是被棄而出亡在外呢,還是呆在家中到老而避於荒野呢?現在你們不指點我,恐怕就要陷於非義,究 竟怎麼辦啊?」 父師這樣說道:「王子!上天為我們殷商降下大禍,要使我們滅亡,國君卻沉醉在酒中,不懼怕上天的威嚴,不聽年高德劭的 舊時大臣的勸告。現在殷商的臣民偷竊祭祖天地神靈的各種貢品, 都會被寬恕,就是吃掉了貢品也沒有災禍。上天向下監視著殷民, 國君用殺戮和重刑橫徵暴斂,招致民怨也不放鬆。這些罪行都在 國君一人身上,臣民痛苦不堪卻無處申訴。   「殷商現在將有災禍,我們都會承受災難;如果殷商滅亡了, 我們不能去做別人的奴隸。我奉勸王子逃出去。我早就說過箕子、王子不逃走,我{fi的國家就要徹底滅亡了。您自己拿主意吧!各人要對先王的事業作出貢獻,我沒有考慮逃跑的事。」 【讀解】  人一旦到了眾叛親離的地步,大概便不可救藥了。微子身為紂王的長兄,照理說,胳膊肘肯定是向紂王彎的。他多次勸阻紂王,紂王不予理睬。自己的親屬尚且如此,何況外人呢?大臣梅 伯看到紂王與妲己終日沉迷於淫樂,進宮規勸紂王,惹得紂王大怒,本想以「金瓜擊頂」處死,結果卻死在妲己想出的「炮烙」之下。   紂王為什麼能夠為所欲為,一意孤行?這是值得深思的。表面上的理由可以說出一些,比如紂王的殘暴,比如妲己的使壞,但這些都不是根本。當一個人獨攬大權而不受任何制約之時,就會造成殷紂王時代的情形。應當說,是政治制度本身,造就了紂王。 即使不是紂王,也會有別的什麼王。所以,悲劇是制度的悲劇,而不是性格的悲劇。   就微子而言,既然不能力挽狂瀾,既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局面,出逃肯定是上策。惹不起,躲得起。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出逃本身是人生的一種出路,一種境遇。出逃的直接原因往往是迫不得已,表面上看似乎是消極的選擇,實際上卻是十分明 智的。暴君專制一時難以推翻,以出逃保存自己,等待契機出現。 婚姻的城堡讓人窒息,讓人感受不到溫馨、快樂和恩愛,逃出城堡尋求新的生活便是上佳選擇。在一個工作環境中陷入困境,得不到理解和支持,四面楚歌,這時就應考慮以出逃來擺脫困境。面對強大敵人的正面進攻難以抗拒,當然也可以用出逃來暫時迴避, 尋找別的辦法來打擊敵人。   所以,出逃不是恥辱,更不是背叛,而是個體應有的自主的主動選擇,是一種人生策略和智慧。毛澤東遊擊戰思想的核心和靈魂不就是這樣嗎?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直到把敵人拖垮,打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