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鴟鴞 篇》(弱者的哀鳴和呼號)原文及譯文

鴟鴞 (弱者的哀鳴和呼號)

鴟鴞
——弱者的哀鳴和呼號

【原文】

鴟鴞鴟鴞(1),
既取我子,
無毀我室。
恩斯勤斯2,
鬻子之閔斯3。
迨天之未陰雨,
徹彼桑土4,
綢繆牖戶5。
今女下民(6),
或敢侮予。
予手拈據(7),
予所捋茶(8),
予所蓄租(9),
予口卒瘏(10),
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譙譙(11),
予尾翛翛(12).
予室翹翹(13),
風雨所漂搖,
予維音嘵嘵(14)。

【註釋】   

 
1 鴟鴞(chi xiao):貓頭鷹。2恩、勤:勤勞。斯:語氣助詞,沒有實義。3鬻(yu):養育。閔:病。4徹:尋取。桑土:桑樹根。 5綢繆(choumou):修繕。牖:窗。戶:門。(6)女:汝,你。 (7)拮(jie)據:手因操勞而不靈活。(8)捋(luo);用手握住東西順著抹取。 (9)蓄:收藏。租:這裡指茅草。(10)卒瘏(tu):因勞累而得病。 (11)譙譙(qiao):羽毛乾枯稀疏的樣子。(12)翛翛(Xiao):羽毛枯焦的樣子。 (13)翹翹:危險的樣子。(14)嘵嘵(xiao):由於恐懼而發出的叫聲。

【譯文】

貓頭鷹啊貓頭鷹,
你已奪走我孩子,
別再毀壞我家室。
操心操勞多辛苦,
養育孩子我病倒。
趁著天上沒下雨,
尋取桑樹的根皮,
捆紮窗子和門戶。
如今你們這些人,
也敢把我來欺侮。
我手操勞已麻木,
我採白茅把巢補,
我把茅草儲藏起,
我嘴積勞已成疾,
我的家室未築起。
我的羽毛已稀少,
我的尾巴已枯焦。
我的家室太危險,
風雨飄搖很難保,
我心恐懼大聲叫。

【讀解】

  
這首詩以寓言的方式,表現了一個弱者在強者面前的傾述和呼號,為自己風雨飄搖、朝不保夕的命運而哀鳴。
動物界生存競爭的法則是「物竟天擇,適者生存」。為生存而掙扎奮鬥乃天性所決定。如果說上帝造物別有用心,那就是讓它們相互競爭,弱肉強食,強者生存,弱者亡種。這一法則是冷酷無情的,不允許有任何幻想和僥倖心理存在。
另一方面,強者和弱者雖然像是天生的,比如獅子與羔羊,但是弱者各自有各自的「高招」,鬥不贏可以跑,排不過體力可以拼智慧。這一來,物種的豐富性便得以保存,大千世界便熱熱鬧鬧更精彩。
與動物相比,人的生存境況是觸目驚心的。人之中身體上的強者往往是受壓迫和受奴役的,比如奴隸;人受著太多社會的、傳統的、心理的、觀念的、政治的束縛,強弱之別不是依自身的本領(謀生的能力)來決定,而是取決於地位、名聲、財富、權力、偶然的機會。可以假設,如果奪去權勢者、富有者、名人、暴發戶們除自身以外的一切東西,把所有人放在同一地平線上,那麼,也許那些所謂「強者」恐怕是最軟弱、最無能、最不能自食其力之輩,更不用說有資格參與無情的生存競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