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何草不黃 篇》(苦難只有承受者自知)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何草不黃 (苦難只有承受者自知)

何草不黃
——苦難只有承受者自知

【原文】

何草不黃,
何日不行。
何人不將(1),
經營四方。

何草不玄(2),
何人不矜(3)。
哀我征夫,
獨為匪民。

匪兕匪虎(4),
率彼曠野(5).。
哀我征夫,
朝夕不暇。

【註釋】   

(1)將:行,走路。(2)玄:黑色,這裡指凋零。(3)矜:(guan):同「鰥」年老無妻。(4)兕(si):野牛。(5)率:沿著。(6)芃(peng):獸毛蓬鬆的樣子。(7)幽:深。(8)棧車:役車。(9)周到:大道。

【譯文】

哪種草兒不枯黃,
哪些日子不奔忙。
哪個男子不出行,
往來經營走四方。

哪種草兒不凋零,
哪個男子不單身。
可憐我們當征夫,
偏偏不被當人待。

不是野牛不事虎,
總在曠野受勞苦。
可憐我們當征夫,
早晚奔波沒空閒。

尾巴蓬鬆的狐狸,
總在深草叢中藏。
高高大大的役車,
總在大道上奔跑。

【讀解】

  
是的,世上沒有不黃不枯的草,也沒有不凋不謝的花。人的勞苦奔波卻不一樣。有人終年勞累奔波,當牛做馬,不得歇息。有人錦衣玉食,作威作福,游手好閒。有人衣不蔗體,食不果腹。有人卻高枕無憂,飽食終日,無所用心。

  
即使是野獸,也有悠閒自在得時候,有冬眠得時候。人不如野獸,連喘息之機都沒有,所擁有得一切都付出了,得到得只有辛酸和淚水。出現這種境況之時,問題就應向統治者來解答,而比應當由受苦受難得人自己 來解答。
 
但在實際中,沒有誰來解答這個問題,只有自問自答,獨自承受苦難,便成了身處苦難之中唯一得慰籍,僅此而已。如果希望以這種表達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使統治者受到感動,良心發現,那就大錯特錯了,那就過於天真和幼稚了。
  
承受苦難就像喝水一樣,其中冷暖,只有喝水者自己知道。也許,人生是應當承受苦難。但是如果對身處社會低層、從生到死便與苦難廝守的人們說「苦難是人生的精神財富」,這就未免太無情,太殘酷了,幾乎同鱷魚的眼淚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