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凱風 篇》(永恆的母愛親情)古文翻譯

凱風 (永恆的母愛親情)

凱風
——永恆的母愛親情

【原文】

凱風自南1,
吹彼棘心2。
棘心夭夭3,
母氏劬勞4。

凱風自南,
吹彼棘薪。
母氏聖善,
我無令人5。

爰有寒泉,
在浚之下3。
有子七人,
母氏勞苦。

晛睆黃鳥7,
載好其音。
有子七人,
莫慰母心。

【註釋】

  
1凱風;催生萬物的南風。2棘:酸棗樹。3夭夭:茁壯茂盛 樣子.4劬(qu): 辛苦、劬勞。5令;善,美好。6浚:衛國的地名。 7晛睆(xuanhuan):鳥兒婉轉鳴叫的聲音。

【譯文】

和風吹自南方來,
吹拂酸棗小樹苗。
樹苗長得茁又壯,
母親養子多辛勞。

和風吹自南方來,
吹拂棗樹長成柴。
母親賢惠又慈祥,
我輩有愧不成材。

泉水寒冷透骨涼,
就在浚城牆外邊。
養育兒子七個人,
母親養子多辛勞。

清脆婉轉黃鳥叫,
黃鳥叫來似歌唱。
養育兒子七個人,
無誰能安母親心。

【讀解】

   
由血緣關係推演出一套社會道德倫理關係、政治體制等,是政治家和理論家們事。由親身體驗到血緣關係中的母愛親情,表達對母愛親情的感念和內心的愧疚,是普通人出於天性的表現。前者用規則來約束個人的言行舉止,後者則是真情實感的自然流露。
千百年來,人們對母愛傾注了極大的關注,以各種方式禮讚它,謳歌它。重視血緣關係的中國人是這樣,孟郊的一首《遊子吟》唱出了中華民族的共同心聲。金髮碧眼的西洋人也不例外。莎士比亞《哈姆萊特》中丹麥王子復仇時的猶豫不決,同母子餘情大有關係。後來弗洛伊德竟想出「戀母情結」來解釋母子親情,讓人在開眼界之時有些驚異。
不管怎麼說,母愛親情是人類當中永恆的、不可磨滅的主題 之一。它與其它東西不一樣的是,我們每個人自幼時起都有切身的體驗,而用不著別人的說教開導。它也是人與人之間聯結得最為牢不可破的紐帶。常言說,虎毒不食子。這是由天性決定的。 傳說中固然有種種大義滅親、恩將仇報的故事,應當看作是例外的異常現象。血總是濃於水,可以說是千古不易的,所以有「兒不 嫌母丑」的說法。對於母親來說也一樣 ,「娃娃總是自己的乖」。
但願天地間永恆的母愛親情,真正能夠不隨時而變地永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