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222 第六卷 大力將軍》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查伊璜,浙人。清明飲野寺中,見殿前有古鐘,大於兩石甕;而上下土痕手跡,滑然如新。疑之。俯窺其下,有竹筐受八升許,不知所貯何物。使數人摳耳,力掀舉之,無少動。益駭。乃坐飲以伺其人。居無何,有乞兒入,攜所得糗糒,堆累鍾下。乃以一手起鐘,一手掬餌置筐內;往返數四,始盡。已復合之,乃去。

移時復來,探取食之。食已復探,輕若啟櫝。一座盡駭。查問:「若男兒胡行乞?」答以:「啖噉多,無傭者。」查以其健,勸投行伍。乞人愀然慮無階。查遂攜歸餌之;計其食,略倍五六人。為易衣履,又以五十金贈之行。後十餘年,查猶子令於閩,有吳將軍六一者,忽來通謁。款談間,問:「伊璜是君何人?」答言:「為諸父行。與將軍何處有素?」曰:「是我師也。十年之別,頗復憶念。煩致先生一賜臨也。」漫應之。自念:叔名賢,何得武弟子?會伊璜至,因告之。伊璜茫不記憶。

因其問訊之殷,即命僕馬,投刺於門。將軍趨出,逆諸大門之外。視之,殊昧生平。竊疑將軍誤,而將軍傴僂益恭。肅客入,深啟三四關,忽見女子往來,知為私廨,屏足立。將軍又揖之。少間登堂,則捲簾者,移座者,並皆少姬。既坐,方擬展問,將軍頤少動,一姬捧朝服至,將軍遽起更衣。查不知其何為。眾嫗捉袖整衿訖,先命數人捺查座上不使動,而後朝拜,如覲君父。查大愕,莫解所以。拜已,以便服侍坐。笑曰:「先生不憶舉鍾之乞人耶?」查乃悟。

既而華筵高列,家樂作於下。酒闌,群姬列侍。將軍入室,請衽何趾,乃去。查醉起遲,將軍已於寢門外三問矣。查不自安,辭欲返。將軍投轄下鑰,錮閉之。見將軍日無他作,惟點數姬婢養廝卒,及騾馬服用器具,督造記籍,戒無虧漏。查以將軍家政,故未深叩。一日,執籍謂查曰:「不才得有今日,悉出高厚之賜。一婢一物,所不敢私,敢以半奉先生。」查愕然不受,將軍不聽。出藏鏹數萬,亦兩置之。按籍點照,古玩床幾,堂內外羅列幾滿。查固止之,將軍不顧。稽婢僕姓名已,即命男為治裝,女為斂器,且囑敬事先生。百聲悚應。又親視姬婢登輿,廄卒捉馬騾,闐咽並發,乃返別查。後查以修史一案,株連被收,卒得免,皆將軍力也。

異史氏曰:「厚施而不問其名,真俠烈古丈夫哉!而將軍之報,其慷慨豪爽,尤千古所僅見。如此胸襟,自不應老於溝瀆。以是知兩賢之相遇,非偶然也。」

聊齋之大力將軍白話翻譯:
查伊璜,是浙江人。有一年的清明節,他在野外一座寺廟裡喝酒,見大殿前有口古鐘扣在地上,這鍾足有一個可盛兩石的大水甕那樣大,鍾身上和地下留著清清楚楚的用手抓過的新痕跡。他很驚疑,趴在地上往鍾裡看了看,裡面藏著一隻可裝八升左右的小竹筐,筐裡不知有什麼東西。他便命幾個人抓著鍾耳,奮力一提,古鐘紋絲沒動。查伊璜更加驚疑,便繼續坐下喝酒,等著那個往鍾裡藏東西的人來。

過了一會兒,走來一個年輕的乞丐,把討來的飯堆在鐘的一邊;然後一隻手掀開鐘,另一隻手把飯抓進筐裡,一連掀了好幾次,才把飯放完。然後仍把鍾扣好,走了。過了不久,他又回來了。掀開鍾抓把飯吃起來,吃完掀鍾再取,輕鬆得像開個櫃子一樣。查伊璜和同座的人都驚駭不已。查伊璜起身問道:「你這樣一個堂堂男子漢,怎麼討飯呢?」乞丐回答說:「我飯量大,沒人願雇我做工。」查伊璜見他力氣極大,勸他從軍,乞丐憂愁沒有門路。查伊璜便把他帶回家中,讓他飽餐一頓,估計他的飯量,大概比普通人多吃五六倍。又替他換了新衣新鞋,贈他五十兩銀子作為路費。送他從軍去了。

過了十多年,查伊璜的一個侄子在福建做縣令。有個叫吳六一的將軍忽然來拜訪他。交談間,將軍問查縣令:「查伊璜是你什麼人?」查縣令回答說:「是我叔父。不知他與將軍在何處有過交往?」將軍說:「他是我老師,分別十年了,我非常想念他。麻煩您告訴他一聲,請他賞光來我家作客!」查縣令漫不經心地答應了一聲,心想:叔父是個名儒,怎麼會有武弟子呢?

過了不久,查伊璜正好來到侄子這裡,查縣令便告訴了他這件事,查伊璜茫然記不起;因那將軍問訊自己時很是恭敬迫切。查伊璜便命備馬,帶著僕人去登門拜訪。將軍急急忙忙地迎出大門來。查伊璜打量打量他,一點也不認識,心裡懷疑將軍認錯了人。但將軍對他卻越發恭恭敬敬,將客人請進家,又穿過三四道門,忽見院中有女子來來往往,查伊璜知道這是將軍的內院,不禁站住不前。將軍又作揖請他再往裡走,一會兒走進堂屋,只見掀門簾的、搬椅子的,全是年輕的侍妾。查伊璜落座後,剛想問個明白,見將軍臉上微一示意,便有個侍妾給他捧來官服。將軍匆忙站起來更衣,查伊璜不解他要幹什麼。眾侍童幫著將軍穿戴整齊,將軍又命幾個人過去按著查伊璜不讓起身,自己大禮參拜起來,猶如拜見皇帝一樣。查伊璜極為驚愕,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將軍拜完,又換上便服在一邊陪坐,笑著說:「先生不記得那個舉鐘的乞丐了嗎?」查伊璜才恍然大悟。過了會兒,將軍擺上了豐盛的酒宴。下面奏起樂曲。喝完酒,將軍去為查伊璜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又命幾個侍妾服侍著他,自己才告辭離開了。

第二天,查伊璜因為酒醉起得很遲,將軍已在他臥室門外問候多次了。查伊璜得知後,心裡很不安,想告辭回去。將軍把大門鎖上,不讓走,查伊璜見將軍連續幾天不幹別的,只是在清點家中的奴僕丫頭、騾馬器具和珍玩服飾,親自監督著造簿登記,一再告誡不要遺漏了。查伊璜以為這是將軍的家務事,所以也沒有深問。一天,將軍拿著全部家產的登記簿,對查伊璜說:「我能有今天,全出于先生當年的厚賜。現在的一個奴婢、一件器物,我都不敢獨自享有,請把我的一半家產分給先生!」查伊璜大吃一驚,堅決推辭。將軍不聽,又拿出窖藏的數萬兩銀子,一分為二。又按登記簿點出一半古玩、床幾等物,堂屋內外都快擺滿了。查伊璜再三阻止,將軍不顧,又按姓名點出一半奴婢僕人,隨即命點出的男僕收拾行李,女僕收拾器具,並且囑咐他們要好好伺候先生,僕人們齊聲答應。將軍親眼看著婢妾們登上車子,僕人們套好騾馬,熱熱鬧鬧地上路了,才和查伊璜告別。

後來,查伊璜牽連到修史一案中,被逮捕入獄。最後終於無罪釋放,都是吳將軍從中出力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