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鹿鳴 篇》(宴飲是一種儀式)文言文全篇翻譯

鹿鳴 (宴飲是一種儀式)

鹿鳴
——宴飲是一種儀式

【原文】

呦呦鹿鳴1,
食野之蘋2。
我有嘉賓,
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3,
承筐是將4。
人之好我5,
示我周行(6)。

呦呦鹿鳴,
食野之蒿。
我有嘉賓,
德音孔昭(7)。
視民不恌(8)。
君子是則是效(9)。
我有旨酒(10),
嘉賓式燕以敖(11)。

呦呦鹿鳴,
食野之芩(12).
我有嘉賓,
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
和樂且湛(13).
我有旨酒,
以燕樂嘉賓之心。

【註釋】   

 
1呦呦you):鹿的叫聲。2蘋:草名,即皤蒿。3簧:樂器中用以發聲的片狀振動體,這裡指樂器。4承:捧著。將:獻上。 5好:關愛。(6)周行:大路。(7)德音:美德。孔:很,十分。昭:鮮 明。(8)視:示,昭示。恌(tiao):輕怫。(9)則:榜樣。效:模仿。 (10)旨酒:美酒。(11)式;語氣助詞,無實義。燕:同「宴」。敖:同 「遨」,意思是遊玩。(12)芩(qin):草名,屬蒿類植物。(13)湛(dan): 快活得長久。

【譯文】

野鹿呦呦不停叫,
在那野外吃青蘋。
我有高貴的賓客,
相邀彈瑟又吹笙。
吹笙鼓簧悅賓客,
禮品成筐送上來。
眾位賓客關愛我,
為我指路多廣闊。

野鹿呦呦不停叫,
在那野外吃青蒿。
我有高貴的賓客,
品德高尚聲名好。
教人忠厚不輕伙,
君子循規要倣傚。
我備美酒和佳餚,
賓客宴飲樂陶陶。

野鹿呦呦不停叫,
在那野外吃芩草。
我有高貴的賓客,
彈瑟奏琴勤相邀。
彈瑟奏琴勤相邀,
融洽歡欣樂盡興。
我備美酒和佳餚,
宴樂賓客心愉悅。

【讀解】

  
宴飲是一種儀式。無論是交往、酬謝、慶賀,還是狂歡、喪事,純粹滿足生理需求的吃喝已不十分重要,而十分突出的是吃喝這種特定形式所表達的意義。換句話說,在宴飲之中,精神性的內客壓倒了生理性的內容。
也許,宴歡這種儀式最能典型地說明我們生存中兩種生存層面的結合:生物性層面和精神性層面的結合。
飢餓是生命的自然現象和欲求。飢腸鎮鍵的人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飽餐一頓,是為了滿足生理上的需求。人同飲食對像之間是一種實際的功利關係,沒有多少精神性的內容可以言說。當一個人不是為了單純滿足生理欲求而宴飲時,他同飲食對像之間便主要是一種非功利的關係,這時,精神性的內容乃至審美因素(比如飲食樣式、色澤、香味等)便突現了出來。在杯跳交錯、大快朵頤、笠歌樂舞之中,人們製造出為了某一目的的特殊氣氛,以滿足特殊的精神上的需求。
在咱們中國,宴飲從來都同文化有密切的聯繫,人們賦予它特定的內涵,用它表達某種意義。儘管宴飲作為一種儀式,其地位似乎不如祭把那麼正式和莊重,卻是祭禮無法替代的。如果說祭托是以莊重方式進行的儀式,那麼宴飲則是以輕鬆方式進行的儀式。
宴飲的最高形式是狂歡。人們借了飲酒吃肉這一機會,突破平時的社會規範的約束,暫時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閡,放鬆平日裡緊張的情緒,讓受到壓抑的精神和肉體得到解放。
人的飲食與動物的飲食之所以有不同,就在於它已不單是為了延續肉體生命的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