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04.【滕邁】文言文全篇翻譯

滕倪苦心為詩,遠之吉州,謁宗人邁。邁以吾家鮮士,此弟則千里之駒也。每吟其詩曰:「白髮不能容相國,也同閒客滿頭生。」又《題鷺障子》雲。映水有深意。見人無懼心。」邁且曰:「魏文酷陳思之學,潘岳褒正叔之文,貴集一家之芳,安以宗從疏遠也?」倪既秋試,捧笈告游,乃留詩一首為別。滕君得之,悵然曰:「此生必不與此子再相見也。」及祖於大皋之閣,別異常情。倪至秋深,逝於商於之館舍,聞者莫不傷悼焉。倪詩曰:「秋初江上別旌旗,故國有(明抄本「有」作「無」)家淚欲垂。千里未知投足處,前程便是聽猿時。誤攻文字身空老,卻返樵漁計已遲。羽翼凋零飛不得,丹霄無路接瑤池。」(出《雲溪友議》)
【譯文】
滕倪苦心學習作詩,遠遠去到吉州,拜見本家兄弟滕邁。滕邁認為「我們家很少有名士,倪弟你就是一匹千里馬」。滕邁常常吟誦滕倪的詩句:「白髮不能容相國,也同閒客滿頭生。」還有《題鷺障子》詩中的句子:「映水有深意,見人無懼心。」滕邁還說:「魏文帝酷愛弟弟曹植的才學,潘岳讚美侄子潘正叔的文彩,貴在採集一家的精華,哪裡是本家就親近,別人就疏遠呢?」滕倪參加了秋試之後,帶著書外出遠遊,臨行時就留下一首詩告別。滕邁讀了後,失意地說:「這一生一定不能再和他相見了。」於是就在大皋城的樓閣中設宴為他送行,離別的情形與常情極不一樣。滕倪到了秋深的時候,死在商於的客棧裡,聽到的沒有不傷心的。滕倪的詩說:「秋初江上別旌旗,故國有家淚欲垂。千里未知投足處,前程便是聽猿時。誤攻文字身空老,卻返樵漁計已遲。羽翼凋零飛不得,丹霄無路接瑤池。」

卷第四百九十八 雜錄六
李宗閔 馮宿 李回 周復 楊希古 劉禹錫 催陣使 李群玉
溫庭筠 苗耽 裴勳 鄧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