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00.【李固言】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相國李固言,元和六年,下第游蜀。遇一姥,言「郎君明年美蓉鏡下及第,後二紀拜相,當鎮蜀土,某此不復見郎君出將之榮也,願以季女為托。」明年,果狀頭及第。詩賦有人鏡芙蓉之目。後二十年,李公登庸。其姥來謁,李公忘之。姥通曰:「蜀民老姥,嘗囑李氏者。」李公省前事,具公服謝之,延入中堂。見其女。坐定又曰:「出將入相定矣。」李公為設盛饌,不食。唯飲酒數杯,便請別。李固留不得,但言乞庇我女。因贈金皂襦幗,並不受,唯取其妻牙梳一枚,題字記之。李公從至門,不復見。及李公鎮蜀日,盧氏外孫子,九齡不語,忽弄筆硯。李戲曰:「爾竟不語,何用筆硯為?」忽曰:「但庇成都老姥愛女,何愁筆硯無用耶?」李公驚悟,即遣使分訪之。有巫董氏者,事金天神,即姥之女。言能語此兒,請祈華岳三郎。李公如巫所說,是兒忽能言。因是蜀人敬(「人敬」二字原本無,據《酉陽雜俎續》二補)董如神,祈無不應。富積數百金,怙勢用事,莫敢言者。洎相國崔鄲來鎮蜀,遽毀其廟,投土偶於江,仍判事金天王董氏杖背,遞出西界。尋在貝州,李公婿盧生捨於家,其靈歇矣。(出《酉陽雜俎》)
【譯文】
丞相李固言在元和六年的時候,科舉考試未中去蜀郡,遇到一個老婦對她說:「郎君明年芙蓉鏡下及第,二十二年後當宰相,並且將鎮守蜀郡,我這次看不到你當官的榮耀了,我想將女兒托付給你照顧。」第二年,李固言果然考中頭名狀元。詩賦有人鏡芙蓉之目。二十年後,李固言受到皇帝的重用。當年的老婦來拜訪他,李固言將她忘記了。老婦提醒他說:「蜀郡老婦,曾經囑托過李大人的。」李固言想起了當年的事情,穿著官服拜謝了老婦,將她請到大廳裡,見了她的女兒,坐下後老婦又說:「當將軍做宰相是一定的了。」李固言為她擺設了豐盛的酒宴,但她不吃,只喝了幾杯酒,便要告辭。李固言留不住她,她只是說:「一定要照顧我女兒。」李固言送給她金銀衣物,她不要,只是拿了李固言妻子的一枚象牙梳子,要求李固言題字留作紀念。李固言將她送到大門口,她便走得不見了。等到李固言去鎮守蜀郡,李固言的女兒嫁給了盧家所生的外孫子,九歲了還不會說話。一天他忽然擺弄毛筆和硯台玩,李固言逗他說:「你還不會說話,拿筆硯有什麼用?」這小孩忽然說:「只要照顧成都老婦的寶貝女兒,還愁什麼筆墨硯台無用。」李固言忽然想起從前的事,隨即派人分頭尋找老婦的女兒。有個姓董的女巫,自稱是金天神下凡,就是老婦的女兒。她說:「要叫小孩說話,應祈求華岳三郎。」李固言按女巫所說的去做,小孩從此能說話了。從這以後蜀郡人敬畏姓董的女巫如敬天神,祈求她的事情,沒有不應驗的。她富足得積存了幾百兩黃金,仗勢欺人,沒有人敢於說話反對。等到丞相崔鄲來鎮守蜀郡,立即拆毀了金天王的廟,將泥像扔到江裡,並且將自稱是金天王下凡姓董的女巫打了一頓棍子,押送出蜀郡地界。她來到貝州,被李固言的女婿盧生收留在家中,她的道行神靈全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