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05.【李宗閔】古文翻譯註解

李德裕在維揚,李宗閔在湖州,拜賓客分司。德裕大懼,遣專使,厚致信好,宗閔不受,取路江西而過。非久,德裕入相,過洛,宗閔憂懼,多方求厚善者致書,乞(「乞」字原缺,據陳校本補)一見,欲以解紛(「紛」原作「分」,據陳校本改)。復書曰:「怨則不怨,見則無端。」初德裕與宗閔早相善,在中外,交致勢力。及位高,稍稍相傾。及宗閔在位,德裕為兵部尚書,自得歧路,必當大用,宗閔多方沮之。及邠公杜悰入朝,即宗閔之黨也,時為京兆尹。一日,詣宗閔,值宗閔深念。杜曰:「何念之深也?」答曰:「君揣我何念。」杜曰:「得非大戎乎?」曰:「是也,然何以相救?」曰:「某則有策,顧相公必不能用耳。」曰:「請言之。」杜曰:「大戎有詞學,而不由科第。若與知舉,則必喜矣。」宗閔默然,良久曰:「更思其次。」曰:「更有一官,亦可平其慊。」宗閔曰:「何官?」曰:「御史大夫。」曰:「此即得矣。」邠公再三與約,乃馳詣曰:「適宗相有意旨,令某傳達。」遂言亞相之拜,德裕驚喜,雙淚遽落,曰:「此大門官也,小子豈敢當此薦拔?」寄謝重疊。杜還報,宗閔復與楊虞卿議之,竟為所隳,終致後禍。(出《幽閒鼓吹》)
【譯文】
李德裕在揚州,李宗閔在湖州。李宗閔被朝廷任命為賓客,在洛陽任職。李德裕很害怕,派出專人,向李宗閔表示誠信友好。李宗閔不接受,取道江西而繞過揚州。不久,李德裕進京做了宰相,經過洛陽,李宗閔擔心害怕,多方尋找與李德裕有交情的人捎信,請求見一面,想要以此排解糾紛。李德裕覆信說:「怨恨倒沒有什麼怨恨,見面倒也沒什麼理由。」當初李德裕和李宗閔關係很好,在中央和地方擴張自己的勢力,等地位高了,開始互相傾軋。等到李宗閔登上相位時,李德裕擔任兵部尚書。李德裕自己選擇了一條獨特的路,看樣子必然會受到重用,李宗閔千方百計地阻止他。等到邠公社悰入朝,他是李宗閔的同黨,當時是京兆尹。一天,杜悰去拜訪李宗閔,正趕上李宗閔在那裡深思。杜悰說:「想什麼想得這麼專心?」李宗閔說:「你猜我在想什麼?」杜悰說:「大概是李德裕吧?」李宗閔說:「對了。但是怎麼挽救呢?」杜悰說:「我倒有個辦法,但是你一定不能採用。」李宗閔說:「請說說看。」杜悰說:「李德裕有詞章學問,卻沒有科考功名,如果從這方面給以知遇薦舉,他就一定高興。」李宗閔默不作聲,老半天才說:「再想想別的辦法。」杜悰說:「還有一個官職,也可消除他的怨恨。」李宗閔說:「什麼官?」杜悰說:「御史大夫。」李宗閔說:「這就行啦!」杜悰與李宗閔再三商量約定之後,杜悰就騎馬到李德裕那裡說:「剛才李宗閔宰相有個想法,派我來傳達。」就說了要拜李德裕為亞相的事。李德裕又驚又喜,淚水很快就落下來,說:「這是大門官,我怎能擔當得起這推薦和提拔呢?」他反覆致謝。杜悰回去作了匯報。李宗閔又與楊虞卿商議這件事,竟被他否定了,終於導致了後來的禍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