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67.【楊志堅】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顏真卿為撫州刺史,邑人有楊志堅者嗜學而居貧,鄉人未之知也。其妻以資給不充,索書求離。志堅以詩送之曰:「當年立志早從師,今日翻成鬢有絲。落托自知求事晚,蹉跎甘道出身遲。金釵任意撩新發,鸞鏡從他別畫眉。此去便同行路客,相逢即是下山時。」其妻持詩,詣州公牒,以求別適。真卿判其牘曰:「楊志堅早親儒教,頗負詩名。心雖慕於高科,身未沾於寸祿。愚妻睹其未遇,曾不少留。靡追冀缺之妻,贊成好事;專學買臣之婦,厭棄良人。污辱鄉間,傷敗風教,若無懲誡,孰遏浮囂?妻可笞二十,任自改嫁。楊志堅秀才,餉粟帛,仍署隨軍。」四遠聞之,無不悅服。自是江表婦人,無敢棄其夫者。(出《雲溪友議》)
【譯文】
顏真卿作撫州刺史的時候,縣裡有個叫楊志堅的人,酷愛學習可是家裡貧困,同鄉人不瞭解他。他的妻子因為錢財的供給太少,向他要休書離婚。楊志堅寫了一首詩送給她說:「當年立志早從師,今日翻成鬢有絲。落托自知求事晚,蹉跎甘道出身遲。金釵任意撩新發,鸞鏡從他別畫眉。此去便同行路客,相逢即是下山時。」他的妻子拿著詩,到州里去辦理官府的公文,以便改嫁。顏真卿在評判的公文上說:「楊志堅很早就鑽研儒家學說,很有作詩的名聲,心裡雖然羨慕高高地考中科舉,自身卻沒有享受到一點俸祿。他的愚昧的妻子看他始終沒有考中功名,竟然不想再和他一起生活下去,不願意象冀缺的妻子,幫助丈夫成就事業;只想學朱買臣的女人,討厭並拋棄自己的丈夫。給家鄉帶來恥辱,敗壞了道德教化,如果不給以懲罰警誡,怎麼能制止這類輕浮的行為呢?婦人應當打二十板子,任憑她去改嫁。楊志堅秀才,資助他糧食布匹讓他隨著軍隊暫時擔任個職務」。四面八方遠近的人們聽說了這件事,沒有不心悅誠服的。從此江表一帶的女人,沒有敢拋棄她的丈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