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66.【李抱貞】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李抱貞鎮潞州,軍資匱缺,計無所為。有老僧,大為郡人信服。抱貞因請之曰:「假和尚之道,以濟軍中,可乎?」僧曰:「無不可。」抱貞曰:「但言擇日鞠場焚身,謀當於使宅鑿一地道通連。俟火作,即潛以相(「相」原作「僧」。據明抄本改)出。」僧喜從之,遂陳狀聲言。抱貞命於鞠場積薪貯油。因為七日道場,晝夜香燈,焚唄雜作,抱貞亦引僧入地道,使之不疑。僧乃升壇執爐,對眾說法。抱貞率監軍僚屬及將吏,膜拜其下。以俸入擅施,堆於其旁。由是士女駢填。捨財億計。滿七日,遂送柴積,灌油發焰,擊鍾念佛。抱貞密已遣人填塞地道,俄頃之際,僧薪並灰。數日,籍所得貨財,輦入軍資庫。別求所謂舍利者數十粒,造塔貯焉。(出《尚書故實》)
【譯文】
李抱貞鎮守潞州,軍隊缺少經費,沒有什麼好辦法。有個老和尚,郡中的人很信服他。李抱貞於是請求他說:「借用和尚的道行,來供應軍隊的花銷,可以嗎?」和尚說:「沒什麼不可以。」李抱貞說:「你只要說選擇哪天在球場上焚身,我事先在刺使住宅裡挖一條地道和球場連通起來,等火燒起來,你就偷偷地從地道裡出來。」和尚高興地答應了他。於是照著商量好的辦法傳出消息。李抱貞命令人在球場上堆積木柴準備好油脂,於是為他準備了七天的道場,白天黑夜地點著燈燒著香,佛教讚歌唱得一陣高一陣低。李抱貞也領著和尚進入地道觀看,使他不疑心。和尚就登上佛壇,拿著香爐,對聽眾講佛法。李抱貞率領著監軍、同僚和軍官,在壇下頂禮膜拜,把錢隨便地施捨,堆在壇的傍邊。從此,士女們也連續施捨。施捨的錢財能有一億以上。道場做滿七天,就送上木柴,潑上油脂點火,敲鐘念佛。李袍貞已經秘密地派人填塞了地道。不一會兒,和尚和木柴全成了灰。幾天後,登記得到的錢財,用車子送進軍資庫。另外尋求了幾十粒舍利子,造了一座塔貯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