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47.【魏靖】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魏靖,鉅鹿人,解褐武城尉。時曹州刺史李融,令靖知捕賊。賊有叔為僧,而止盜贓(「贓」原作「賊」,據明鈔本改)。靖案之,原其僧。刺史讓靖以寬典,自案之。僧辭引伏,融令靖杖殺之。載初二年夏六月,靖會疾暴卒,權殮已畢,將冥婚男女,故未果葬。經十二日。靖活,呻吟棺中,弟侄俱走。其母獨命斧開棺,以口候靖口,氣微暖。久之目開,身肉俱爛。徐以牛乳乳之,既愈,言初死,經曹司,門衛旗戟甚肅。引見一官,謂靖何為打殺僧,僧立於前,與靖相論引。僧辭窮。官謂靖曰:「公無事,放還。」左右曰:「肉已壞。」官令取藥,以紙裹之,曰:「可還他舊肉。」既領還,至門聞哭聲,驚懼不願入,使者強引之。及房門,使者以藥散棺中,引靖臂推入棺,頹然不復覺矣。既活,肉蠹爛都盡,月餘日知故。初到宅中,犬馬雞鵝悉鳴,當有所見矣。(出《廣異記》)
【譯文】
鉅鹿人魏靖,任官武城尉。當時曹州刺吏李融令魏靖捕盜賊,此賊有叔當和尚,為他窩贓,魏靖查究後赦免了和尚。刺史李融責備魏靖用刑太寬,他自己親自查辦,和尚供認了他曾引導盜賊藏匿。李融命令魏靖打死和尚。武周則天後載初二年夏六月,魏靖得病暴死,暫時入殮,為了和他已死的表妹舉行冥婚,所以沒有下葬。經過十二天,魏靖又活了。他在棺材中呻吟,弟弟和侄都嚇跑了。他母親叫人用斧子開棺,口對口引氣,他呼出的氣漸溫熱,後來眼也睜開了,身上的肉都爛了。只能慢慢地喂些牛奶,痊癒後,說他初死時,經過地府,門衛執旗執戟很威嚴,領他見一個官,問魏靖為什麼要打死和尚,和尚就站在面前,和魏靖辯論。和尚理虧詞窮,官對魏靖說:「你沒事了,放你回去。」左右隨從說:「他的肉已經爛了。」官叫人取藥,用紙包裹著,說:「可以還他舊肉。」立即領他回去,至門口聽見哭聲,他很驚懼不願進去。使者強領他到了房門,使者又把藥撒在棺中,拉他的胳臂推進棺材中,突然間沒有知覺,便活了。肉幾乎都爛了,一個多月後便和原來一樣。初到宅院,狗、馬、雞、鵝都叫起來,它們可能看見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