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42.【張生】古文現代文翻譯

進士張生,善鼓琴,好讀孟軻書。下第游浦關,入舜城。日將暮,乃排闥聳轡爭進,因而馬蹶。頃之馬死,生無所投足。遂詣廟吏,求止一夕。吏止簷廡下曰:"捨此無所詣矣。"遂止。初夜方寢,見降衣者二人,前言曰:"帝召書生。"生遽往,帝問曰:"業何道藝之人?"生對曰:"臣儒家子,常習孔孟書。"帝曰:"孔聖人也,朕知久矣。孟是何人?得與孔同科而語?"生曰:"孟亦傳聖人意也。祖尚仁義,設禮樂而施教化。"帝曰:"著書乎?"生曰:"著書七千二百章,蓋與孔門之徒難疑答問,及魯論齊論。俱善言也。"帝曰:"記其文乎?"曰:"非獨曉其文,抑亦深其義。"帝乃令生朗念,傾耳聽之。念《萬章問》:"舜往於田,號位於旻天。何為其號泣也?孟子曰:'怨慕也。'萬章問曰:'父母愛之,喜而不忘;父母惡之,勞而不怨。然則舜怨乎?'答曰:'長息問於公明高曰。'舜往於田,則吾得聞命矣。號泣於旻天,怨於父母,則吾不知也。'"帝止生之詞,憮然歎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亦此之謂矣。朕捨天下千八百二十載,暴秦竊位,毒痛四海,焚我典籍,泯我帝圖,蒙蔽群言,逞恣私慾。百代之後,經史差謬。辭意相及,鄰於詼諧。常聞贊唐堯之美曰:'垂衣裳而天下理,'蓋明無事也。然則平章百姓,協和萬邦,至於滔天懷山襄陵。下民其咨,夫如是則與垂衣之義乖矣。亦聞贊朕之美曰:'無為而治。'乃載於典則云:'賓四門,齊七政,類上帝,禋六宗,望山川,遍群神,流共工,放驍歡兜,殛鯀,竄三苗。'夫如是與無為之道遠矣。今又聞泣於旻天,怨慕也,非朕之所行。夫莫之為而為之者,天也;莫之致而致之者,命也。朕泣者,怨己之命,不合於父母,而訴於旻天也。何萬章之問,孟軻不知其對?傳聖人之意,豈宜如是乎?"嗟不能已,久之謂生曰:"學琴乎?"曰:"嗜之而不善。"帝乃顧左右取琴,曰:"不聞鼓五弦,歌《南風》,奚足以光其歸路?"乃撫琴以歌之曰:"南風薰薰兮草芊芊,妙有之音兮歸清弦。蕩蕩之教兮由自然,熙熙之化兮吾道全。薰薰兮思何傳。"歌訖,鼓琴為《南鳳弄》。音歆清暢,爽朗心骨,生因發言曰:"妙哉!"乃遂驚悟。(出《篡異記》,明鈔本作出《原化記》)
【譯文】
進士張生善於彈琴。好讀孟子的書。赴考回鄉時游蒲關。進了舜帝城。這時天已經快黑了,進城的人搶著趕馬往城門裡湧。張生就打馬飛馳加快速度,這樣馬跌倒,不一會兒馬就死了。張生無處投宿,就找到一個廟裡,求管廟的小官留他住一宿。小廟吏指一指廟側的廂房說,"除了這裡再也沒地方了。"張生只好對付著住下來。夜裡剛剛睡下,張生就見兩個穿紅色衣服的人走來說,"舜帝要召見你。"張生就急忙跟著走。見到舜帝后,舜帝問道,"你有什麼技藝?"張生回答說,"臣是個讀書的人,常讀孔、孟的著作。"舜帝說,"孔子是位聖人,朕早就知道。孟子是什麼人,你怎麼把他和孔子相提並論?"張生說,"孟子也是能傳達聖人意志的人。他向來崇尚仁義,設禮樂對人民進行教育。"舜帝問,"孟子也寫書嗎?"張生說,"孟子著作有七千二百章,都是和孔子的弟子們辯論和回答問題的。他的《魯論》、《齊論》都講述了很好的道理。"舜帝又問,"你能記得孟子的文章嗎?"張生說,我不但能背誦孟子的文章,而且懂得文章中深刻的含意。"舜帝就讓張生大聲朗讀,他仔細聽著。當念到《萬章問》時,張生背誦原文:"舜往於田,號泣於旻天。何為其號泣也?孟子曰,'怨慕也。'萬章問曰,'父母愛之,喜而不忘,父母惡之,勞而不怨。然則怨乎'?答曰,'長息問於公明高曰,舜往於田,則吾得聞命矣。號泣於旻天,怨於父母,則吾不得知也。'……"背誦到這裡,舜帝讓張生停住,十分感慨地說,"原來也有並不真懂道理就寫文章的人,這就是個例子啊。朕離開天下臣民一千八百二十年了,這當中,秦始皇竊取了天下,凶狠暴虐,殘害黎民,燒燬我的文獻典籍,毀滅了我的帝系,蒙蔽百姓的眼睛,獨斷專行,無限度地滿足他的私慾。而百代之後,經史的記載也是錯誤百出,有些記載和事實出入太大,簡直是笑話一樣。比如我聽說史書上讚頌唐堯盛世,說堯坐在皇帝的室座上連衣服都不動就把天下治理好了,意思說唐堯時天下太平無事。然而堯帝平撫百姓的騷亂,協調萬國之間的矛盾,這不都是說明有事而不是太平無事嗎?至於後來洪水大氾濫,淹沒了平原在山陵間洶湧,人民悲痛哀歎失去生計,這些事實和'垂衣而治'的說法不就差得更遠了嗎?我也聽說史書上讚揚我的功績,說我'無為而治',意思說我對天下事聽之任之,天下就自然太平了。可史書上又偏偏記載了我'接待四方來的賓朋,把七種重大的政事都理順管好,像天帝一樣尊嚴。祭祀祖先,視察高山大河,為民祭告所有的神靈。流放了允兜和共工,殺了治水不利的鯨,趕跑了三苗。'我做了這麼多事,這不和'無為而治'相去太遠了嗎?現在孟子又說我向著蒼天哭號是因為心中積怨太多,這更不是我幹的事了。我認為,不能做成的事做成了這是靠天的祐護,不能達到的目的達到了這是靠命運。我哭是怨我的命運,跟父母沒有關係,只能向蒼天哭訴了。在《萬章問》這篇文章裡,孟子回答不出萬章的問題就信口胡說,這樣傳達聖人的意志,怎麼能對頭呢。"說罷又感歎了好半天。過了一會兒舜帝又問張生學不學彈琴,張生說,"喜歡彈,但彈得不好。"舜帝就讓人取來琴,對張生說,"你不聽一聽我彈五絃琴,唱《南風》曲,怎麼能回去有所誇耀呢?"說罷,就一面彈琴一面唱了起來:"南風薰薰兮草芊芊,妙有之音兮歸清弦。蕩蕩之教兮由自然,熙熙之化兮吾道全,薰薰兮思何傳。"歌唱完了,又彈了一曲《南風》,音律十分清新流暢,聽後令人心情清爽。張生忍不住大聲讚歎說,"太美妙了!"然後就突然驚醒過來。

卷第三百一十一 神二十一
蕭曠 史遂 田布 進士崔生 張偃 裴氏子 韋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