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41.【三史王生】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有王生者,不記其名,業三史,博覽甚精。性好誇炫,語甚容易。每辯古昔,多以臆斷。旁有議者,必大言折之。嘗游沛,因醉入高祖廟,顧其神座,笑而言曰:"提三尺劍,滅暴秦,剪強楚,而不能免其母烏老之稱。徒歌大風起兮雲飛揚,曷能威加四海哉!"徘徊庭廡間,肆目久之,乃還所止。是夕才寐而卒。見十數騎,擒至廟庭。漢祖按劍大怒曰:"史籍未覽數紙,而敢褻瀆尊神。'烏老'之言。出自何典?若無所據,爾罪難逃。"王生頓首曰:"臣常覽大王《本紀》見司馬遷及班固雲,'母(母字原缺,據陳校本補。)劉媼。'而注雲烏老反。(反原作及。)釋雲,'老母之稱也'。見之於史,聞之於師,載之於籍,炳然明如白日。非臣下敢出於胸襟爾。"漢祖益怒曰:"朕中外泗水亭長碑,昭然具載矣。曷以外族溫氏而妄稱烏老乎?讀錯本書,且不見義,敢恃酒喧於殿庭。付所司劾犯上之罪。"語未終,而西南有清道者,揚言太公來。方及階,顧王生曰:"斯何人而見辱之甚也?"漢祖降階對曰:"此虛妄侮慢之人也,罪當斬之。"王生逞目太公,遂厲聲而言曰:"臣覽史籍,見侮慢其君親者,尚無所貶。而賤臣戲語於神廟,豈期肆於市朝哉!"漢祖又怒曰:"在典冊,豈載侮慢君親者?當試征之。"王生曰:"臣敢征大王可乎?"漢祖曰:"然。"王生曰:"王即位,會群臣,置酒前殿,獻太上皇壽。有之乎?"漢祖曰:"有之。""既獻壽,乃曰。'大人常以臣無賴,不事產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孰與仲多?'有之乎?"漢祖曰:"有之。""殿上群臣皆呼萬歲,大笑為樂,有之乎?"曰:"有之。"王生曰:"是侮慢其君親矣。"太公曰:"此人理不可屈,宜速逐之。不爾,必遭杯羹之讓也。"漢祖默然良久曰:"斬此物,污我三尺刃。令搦發者摑之。"一摑惘然而蘇,東方明矣,以鏡視腮。有若指蹤,數日方滅。(出《篡異記》)
【譯文】
有個王生,不知道名字,專門攻讀三史,讀得很精。王生性情好誇耀學問,說話很隨便。每當讀書遇到講古代的事,常常憑主觀判斷。旁邊如果有人不同意,他就大肆攻擊。王生曾到沛縣遊玩,喝醉酒進了漢高祖的廟。他看著高祖的神像說,"你能提著三尺寶劍,滅了殘暴的秦國,除了強大的楚國,卻不能免去你母親叫'烏老'這不雅的名字。你作歌說,'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你真能威加四海嗎?"王生在廟堂裡走來走去,長時間很放肆的盯著高祖神像。王生回到家後當天夜裡剛睡下就死了。死時他看見有十幾個騎士闖進來把他抓到漢高祖廟,高祖手按寶劍大怒說,"你沒看過幾頁史書,就敢褻瀆我,你說我母親名叫烏老,這是那本書裡說的?你要是找不出根據,你就有罪難逃!"王生磕頭說,"我曾讀過您的傳記,司馬遷和班固在您的傳記中說您母親是劉媼,在註釋中說'媼,烏老反'。可見烏老就是你母親的名字了。"王生又說,"這事史書上有記載,教師也這樣講過,像白日一樣的明白,不是我憑空編造的呀!"漢高祖怒氣更盛地說,"我的皇宮和泗水亭上都立有碑紀,明明白白地記著我母親的姓名,你怎敢以外族的什麼'媼氏',稱我的母親為'烏老'呢?讀錯了史書,不懂書中的真義,還敢借酒醉跑到我的大殿上胡言亂叫,就應該以犯上之罪處置你!"高祖還沒說完,外面西南方就有喝道聲,說是太公來了。太公剛走上大殿,就看見王生,就問高祖,"這是什麼人,你對他這樣辱罵是為什麼呀?"高祖趕快下階迎接,說,"這是一個狂妄無禮的人,犯了該斬的大罪!"這時王生就緊緊盯著太公說,"我讀遍了史書,見歷史上嘲笑君王的人都沒有因而獲罪,我只不過在廟裡說了幾句笑話,難道比在街上或在宮廷裡說這笑話的罪還大嗎?"漢高祖生氣地質問道,"史書上難道還記載有嘲笑君王的事嗎?你舉例給我看看!"王生說,"我就舉大王你的例子行不行?"高祖說,"行。"王生說,"大王你登了帝位後,大宴群臣,給你的父親太上皇獻壽,有沒有這事?"高祖說,"有啊。"王生說,"獻壽時,你對太上皇說,'父親您過去常說我是無賴,沒有置下家業,不如我弟弟好。現在你看我的家業和我弟弟比,誰的多?'這事有沒有?"高祖說,"有。"王生問,"宮中的群臣聽了你的話都高呼萬歲,大笑起來,這事有沒有?"高祖說,"有。"王生說,"你這不是嘲笑侮慢你的太上皇父親嗎?"太公聽後對高祖說,"這人講的有理,你快放了他吧。不然,你就得把你的杯盤中的食物讓給他了。漢高祖默不作聲,半天才悻悻地說,"殺了這傢伙,怕弄髒了我的寶劍哩!"命人扯著王生的頭髮打耳光。一耳光把王生打醒了,一看,天已經亮了。用鏡子照臉,見臉上有紅紅的指印,過了好幾天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