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28.【鮔表】文言文全篇翻譯

後梁韋林,京兆人。南遷於襄陽,天保中為舍人。涉獵有才藻,善劇談。嘗為鮔表以譏刺時人。其詞曰:"臣鮔言:'伏見除書,以臣為糝敖將軍,油蒸校尉,膗州刺史。脯臘如故。肅承將命,含灰屏息,憑籠臨鼎,載戰載兢。臣美愧夏鱣,味慚冬鯉。常恐鮐腹之譏,懼貽鱉巖(五甘反。)之誚。是以嗽流湖底,枕石泥中。不意高賞殊臨。曲蒙鈞撥,遂得超升綺席,忝預玉盤,遠廁玳筵。猥頒象箸,澤覃紫腴,恩加黃腹。方當鳴姜動桂,紆蘇佩檔。輕瓢才動,則樞盤如煙。濃汁暫停,則蘭餚成列。宛轉綠臍之中,逍遙朱唇之內。銜恩噬澤,九殞弗辭。無任屏營之誠,謹詣銅鐺門,奉表致謝以聞。'"詔答曰:"省表具悉。卿池沼縉紳,陂渠俊乂。穿蒲入荇,肥滑有聞。允堪茲選,無勞致謝。"(出《酉陽雜俎》)
【譯文】
後梁時的韋林,京都地區人。南遷到襄陽後,在梁明帝天保年間,韋林任中書舍人。韋林讀書面廣,有才華文彩,喜愛暢談。他曾假托鮔魚的名義撰寫過一篇《鮔表》,用來譏諷當時崇尚美味佳餚的達官貴人。《鮔表》的大意如下:鮔魚說:"我剛剛接到陛下簽發的任命,授予我為米羹將軍、油蒸校尉,肉羹刺史。與從前一樣,將我製成乾肉。我恭敬地接受陛下的任命,忍含著沮喪,屏息住呼吸,任憑你們將我放在籠屜上蒸,或者放進鼎鑊裡煮,每時每刻都戰戰驚驚啊!比肥美,我愧對夏天裡的鱘魚;論味鮮,我羞見冬日裡的鯉魚。我常常恐慌鮐腹的諷刺,時時畏懼鱉巖的譏誚。因此,我吮吸潮底的流沙為食,枕著石泥睡覺。不料,崇高的獎賞還是降臨到我的頭上。承蒙提拔,於是高昇到豐盛的華宴上,列到玉盤中,遠遠地置放在豪華、珍貴的筵席旁邊。有勞象牙筷子大人,將我親暱地夾起來,送入一張張肥大的嘴裡,進入一個個長滿黃油的肚子中。剛剛放上姜沫桂皮,再置入紫蘇茱萸。輕便的葫瓢剛剛勺動,精美的山榆木盤就像煙一樣地聚來。濃濃的湯汁才停止沸騰,一排排的蘭膏油燈就點燃了。周旋在綠色的醃菜中間,逍遙於紅色的口唇之內。含著你們的恩德,吃著你們的澤惠,雖然九死而不辭。沒有任何惶恐可以誠告,只是謹慎地走進銅釜之門,奉上此表表示謝意。聖上頒下詔書回答說:"奏上的表章全讀過了。愛卿乃是池沼中的晉紳,岸渠裡的俊傑。穿行於菖蒲、荇菜之間,以肥嫩滑膩而聞名於人世。正應當接受挑選,不用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