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42.【崔思兢】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崔思兢,則天朝,或告其再從兄宣謀反,付御史張行岌按之。告者先誘藏宣家妾,而雲妾將發其謀,宣乃殺之,投屍於洛水。行岌按,略無狀。則天怒,令重按,行岌奏如初。則天曰:「崔宣反狀分明,汝寬縱之。我令俊臣勘,汝母悔。」行岌曰:「臣推事不若俊臣,陛下委臣,須實狀。若順旨妄族人,豈法官所守?臣必以為陛下試臣爾。」則天厲色曰:「崔宣若實曾殺妾,反狀自然明矣。不獲妾,如何自雪?」行岌懼,逼宣家令訪妾。思兢乃於中橋南北,多置錢帛,募匿妾者,數日略無所聞。而其家每竊議事,則告者輒知之。思兢揣家中有同謀者,乃佯謂宣妻曰:「須絹三百匹,顧刺客殺告者。」而侵晨伏於台前。宣家有館客姓舒,婺州人,言行無缺,為宣家服役,宣委之同於子弟。須臾,見其人至台賂閽人,以通於告者。告者遂稱云:「崔家顧人刺我,請以聞。台中驚憂。思兢素重館客,不知疑。密隨之,到天津橋,料其無由至台。乃罵之曰:「無賴險獠,崔家破家,必引汝同謀,何路自雪?汝幸能出崔家妾,我遺汝五百縑,歸鄉足成百年之業。不然,則亦殺汝必矣。」其人悔謝,乃引思兢於告者之家,搜獲其妾。宣乃得免。(出《大唐新語》)
【譯文】
崔思兢在武則天當政時,有人告他的堂兄崔宣謀反,於是武則天讓御史張行岌審查這件事。告密的人先用引誘的手段藏起了崔宣家的妾,卻說崔妾將要揭發崔的陰謀,崔宣就殺了她,把屍體扔到了洛水中。張行岌調查後,一點證據也沒查出。武則天很生氣,命令重新審查。重新審查後,張行岌上奏內容仍像上次一樣。武則天說:「崔宣造反的表現很清楚,你寬大放縱他。我要讓來俊臣調查,你可別後悔!」張行岌說:「臣推斷事情不如俊臣,陛下委託臣來辦這事,我得掌握實情,如果只順從旨意胡亂的族滅人家,哪裡是執法官應信守的?臣認為陛下一定是在考試為臣罷了。」武則天臉色嚴肅地說:「崔宣如果確曾殺了小老婆,造反的情形自然就清楚了。不把小老婆找出來,怎麼洗清自己?」張行岌害怕了,逼著崔宣家去尋找小老婆。思兢於是在中橋南面北面,放了很多錢帛,懸賞廣泛徵求知道窩藏小老婆的人。但過了好幾天,一點消息也沒聽到。可是他家每次偷偷商量的事,告密的人卻都知道。思兢揣測家中有同謀的人,於是假裝對崔宣的妻子說:「得用三百匹絹,雇刺客殺死告密的人。」而在天濛濛亮的時候思兢就潛伏在御史府前。崔宣家有個門客姓舒,是婺州人,平時言行沒有什麼缺點,一直為崔宣家效勞。崔宣委派他辦事就跟委派子孫一樣放心。不一會兒,思兢就看見姓舒的那個人賄賂看門人,以便讓他通報告密的人。告密的人於是說道:「崔家僱人刺我,請把情況告訴我。」御史府中驚慌混亂。思兢一向器重這個門客,沒懷疑過他。便偷偷尾隨著他,到了天津橋,思兢估計他不會再到御史府去,就罵他說:「無賴陰險的獠子!崔家破家,一定供出你是同謀,看你有什麼辦法洗清自己!如果你僥倖能找出崔家的小老婆,我送你五百匹縑。回到家鄉足夠建成百年的基業。不這樣做,那麼你也一定會被殺。」那個人後悔道歉,於是帶著思兢到了告密者的家裡,搜出了那個小老婆。崔宣才得以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