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18.【陳少游】文言文翻譯

唐陳少游檢校職方員外郎,充回紇使。檢校官自少游始也。而少游為理,長於權變,時推干濟。然厚斂財物,交結權右。尋除管桂觀察使。時中官董秀用事,少游乃宿於裡。候下直際,獨謁之。從容曰:"七郎家中人數幾何,每日所費幾何?"秀曰:"久忝近職,累重。又屬時物騰貴,一月須千餘貫。"少游曰:"據此所費,俸錢不能足其數。此外常需求於人,方可取濟。倘有輸誠供應者,但留心庇護之,固易為力耳。少游雖不才,請以一身獨備七郎之費用。每歲願送錢五萬貫,今見有大半,請即收受。余到官續送,免費心勞慮,不亦可乎!"秀既逾於所望,忻悅頗甚,因與之相厚。少游言訖,泣曰:"南方毒癢深僻,但恐不得生還,再睹顏色。"透遽曰:"中丞美才,不當遠官。從容旬曰,冀竭蹇分。"時少游已納賄於元載子仲武矣。秀、載內外引薦。數日,拜宣歙觀察使,改浙東觀察使,遷淮南節度使。十餘年間,三總大藩。徵求貨易,且無虛日,斂積財寶,累巨萬億。視文雅清流之士,蔑如也。初結元載,每歲饋十萬貫。後以載漸見忌,少游亦稍疏之。及載子伯和,貶官揚州,少游外與之深交,而陰使人伺其過,密以上聞。代宗以為忠,待之益厚。關播嘗為少游賓客,盧杞早年,與之同在僕固懷恩幙府,故驟加其官。德宗幸奉天後,遂奪包佶財物八百萬貫。復使參謀溫述,送款於李希烈曰:"濠、舒、廬等州,已令罷壘,韜戈卷甲,佇候指揮。"後鑾輿歸京,包佶入朝,具奏財賦事狀。少游上表,以所取財,皆是供軍費用,今請據數卻納。乃重征管內百姓以進。後劉洽牧汴州,得希烈起居註:某月日,陳少游上表歸順。少游聞之,慚愧而卒。(出《譚賓錄》)
【譯文】
唐朝陳少游官任檢校員外郎,擔任出使回紇的使節。檢校,原本是個沒有什麼具體職務的散官。唐朝設置檢校官,是從陳少游這兒開始的。陳少游的本性擅長權變,時人都推崇他辦事幹練有才幹。然而他卻貪得無厭,無休止地搜刮民財,同時還攀高結交權貴。陳少游不多久又被授任管桂觀察使。這時,宮內宦官董秀管事。陳少游乃住宿在裡間,等候董秀在宮中值完班回來的途中,單獨拜見他。陳少游神情從容不迫地問董秀:"七郎家有多少口人啊?每天得需要多少錢開銷日常用度啊?"董秀說:"我忝到這個職務有好久了,又趕上物價飛漲,一個月大概得需要一千多貫錢吧。"陳少遊說:"根據你家的這種消費,你的俸祿錢肯定是不夠用的。除了俸祿外,大概七郎需要經常向人求助,才能過得去啊。倘若有人願意向您獻納忠心,按時供給你一筆錢補貼你家的生活用度。你稍為留心庇護他,原來是很容易辦到的。我陳少游雖然沒什麼才幹,但是懇請讓我一個人全部擔當下七郎家中所需的費用。每年我可以送給你五萬貫錢,現在我這就有一大半,請你當即收下。餘下的,待到任所後再補送給你。這樣,免得七郎為生活用度費心勞力,這不是很好的嗎?"董秀看到所得到的錢,大大地超過自己想往的數目,非常歡欣喜悅。因此,對待陳少游異常親密。陳少遊說完這席話,又流著眼淚說:"當今朝廷任我為管桂觀察使,南方荒蠻多瘴癘之地。此去恐怕難以活著回來,再看見七郎的顏面啦!"董秀立即說:"向中丞你這樣賦有才幹的人,不應當充任邊遠荒僻地方的官員。你先等待十天,朝廷看你還沒有上任,也許慢慢會有所轉圜的。"當時,陳少游已經為這件事情向宰相元載的兒子元仲武送納了賄賂。董秀、元載,一內一外,不斷地引薦斡旋。幾天後,改派陳少游為宣歙觀察使,旋而又改任浙東觀察史,又改任淮南節度使。十多年間,陳少游任過三處重郡的節度使。在這期間,他沒有一天不四處徵收錢賦,搞買賣交易,聚斂積集錢財珠寶,多達萬億。他對高尚文雅負有名望的人士,非常蔑視。陳少游剛攀結宰相元載時,每年饋送元家十萬貫錢。後來,元載漸漸有所顧忌,陳少游才有所疏遠。待到元載的兒子元伯和被貶謫到揚州。陳少游表面上與元伯和交往特別密切,暗中卻指使人搜集他的過失,密報皇上。唐代宗以為陳少游對他忠誠,因此更加重用厚待他。關播曾經作過陳少游的賓客,盧樞早年也跟陳一同在僕固懷思幕府為同事。因此,都盡快地提升他的官職。唐德宗移駕奉天後,陳少游趁機奪取包佶的家產共計八百萬貫。同時,他又派參謀溫述攜巨款去汴州聯絡叛軍李希烈,說:"濠、舒、廬等州,已經命令他們停止修築城壘,將戈矛等武器收起來,將鎧甲脫下捲起來,等待著你去指揮。"後來,德宗鑾駕回到京城後,包佶入朝,向皇上奏告陳少游奪取他家財產一事。陳少游進上一表,說他取走的包家財產都充作軍費用了,現在請包佶按照被抄沒時的數目再取回去。於是,他加重徵收所轄區內百姓的賦稅,用這筆錢來抵償全家的財產。後來,劉洽從李希烈手中收回汴州時,得到一份李希烈的起居注,上面記載著:某月日陳少游上表歸順。陳少游聽說這件事後,羞愧成疾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