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80 第五卷 狐夢》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原文

余友畢怡庵,倜儻不群,豪縱自喜。貌豐肥,多髭。士林知名。嘗以故至叔刺史公之別業,休憩樓上。傳言樓中故多狐。畢每讀青鳳傳,心輒嚮往,恨不一遇。因於樓上,攝想凝思。既而歸齋,日已寖暮。時暑月燠熱,當戶而寢。睡中有人搖之。醒而卻視,則一婦人,年逾不惑,而風雅猶存。畢驚起,問其誰何。笑曰:「我狐也。蒙君注念,心竊感納。」畢聞而喜,投以嘲謔。婦笑曰:「妾齒加長矣,縱人不見惡,先自漸沮。有小女及笄,可侍巾櫛。明宵,無寓人於室,當即來。」言已而去。至夜,焚香坐伺。婦果攜女至。態度嫻婉,曠世無匹。婦謂女曰:「畢郎與有夙緣,即須留止。明旦早歸,勿貪睡也。」畢與握手入幃,款曲備至。事已,笑曰:「肥郎癡重,使人不堪!」未明即去。既夕自來,曰:「姊妹輩將為我賀新郎,明日即屈同去。」問:「何所?」曰:「大姊作筵主,去此不遠也。」

畢果候之。良久不至,身漸倦惰。才伏案頭,女忽入曰:「勞君久伺矣。」乃握手而行。奄至一處,有大院落。直上中堂,則見燈燭熒熒,燦若星點。俄而主人至,年近二旬,淡妝絕美。斂衽稱賀已,將踐席,婢入白:「二娘子至。」見一女子入,年可十八九,笑向女曰:「妹子已破瓜矣。新郎頗如意否?」女以扇擊背,白眼視之。二娘曰:「記兒時與妹相撲為戲,妹畏人數脅骨,遙呵手指,即笑不可耐。便怒我,謂我當嫁僬僥國小王子。我謂婢子他日嫁多髭郎,刺破小吻,今果然矣。」大娘笑曰:「無怪三娘子怒詛也!新郎在側,直爾憨跳!」頃之,合尊促坐,宴笑甚歡。忽一少女抱一貓至,年可十一二,雛發未燥,而艷媚入骨。大娘曰:「四妹妹亦要見姊丈耶?此無坐處。」因提抱膝頭,取餚果餌之。

移時,轉置二娘懷中,曰:「壓我脛股酸痛!」二姊曰:「婢子許大,身如百鈞重,我脆弱不堪。既欲見姊丈,姊丈故壯偉,肥膝耐坐。」乃捉置畢懷。入懷香耎,輕若無人。畢抱與同杯飲。大娘曰:「小婢勿過飲,醉失儀容,恐姊夫所笑。」少女孜孜展笑,以手弄貓,貓戛然鳴。大娘曰:「尚不拋卻,抱走蚤虱矣!」二娘曰:「請以狸奴為令,執箸交傳,鳴處則飲。」眾如其教。至畢輒鳴。畢故豪飲,連舉數觥。乃知小女子故捉令鳴也,因大喧笑。二姊曰:「小妹子歸休!壓煞郎君,恐三姊怨人。」小女郎乃抱貓去。大姊見畢善飲,乃摘髻子貯酒以勸。視髻僅容升許;然飲之,覺有數斗之多。比干視之,則荷蓋也。二娘亦欲相酬。畢辭不勝灑。二娘出一口脂合子,大於彈丸,酌曰:「既不勝酒,聊以示意。」畢視之,一吸可盡;接吸百口,更無干時。女在傍以小蓮杯易合子去,曰:「勿為奸人所弄。」置合案上,則一巨缽。二娘曰:「何預汝事!三日郎君,便如許親愛耶!」畢持杯向口立盡。把之膩軟;審之,非杯,乃羅襪一鉤,襯飾工絕。二娘奪罵曰:「猾婢!何時盜人履子去,怪道足冷冰也!」遂起,入室易舄。女約畢離席告別。女送出村,使畢自歸。瞥然醒寤,竟是夢景;而鼻口醺醺,酒氣猶濃,異之。

至暮,女來,曰:「昨宵未醉死耶?」畢言:「方疑是夢。」女曰:「姊妹怖君狂噪,故托之夢,實非夢也。」女每與畢弈,畢輒負。女笑曰:「君日嗜此,我謂必大高著;今視之,只平平耳。」畢求指誨。女曰:「弈之為術,在人自悟,我何能益君?朝夕漸染,或當有異。」居數月,畢覺稍進。女試之,笑曰:「尚未,尚未。」畢出與所嘗共弈者游,則人覺其異,鹹奇之。畢為人坦直,胸無宿物,微洩之。女已知,責曰:「無惑乎同道者不交狂生也!屢囑慎密,何尚爾爾!」怫然欲去。畢謝過不遑,女乃稍解;然由此來寖疏矣。

積年餘,一夕來,兀坐相向。與之弈,不弈;與之寢,不寢。悵然良久,曰:「君視我孰如青鳳?」曰:「殆過之。」曰:「我自慚弗如。然聊齋與君文字交,請煩作小傳,未必千載下無愛憶如君者。」畢曰:「夙有此志;曩遵舊囑,故秘之。」女曰:「向為是囑,今已將別,復何諱?」問:「何往?」曰:「妾與四妹妹為西王母征作花鳥使,不復得來。曩有姊行,與君家叔兄,臨別已產二女,今尚未醮;妾與君幸無所累。」畢求贈言,曰:「盛氣平,過自寡。」遂起,捉手曰:「君送我行。」至里許,灑涕分手,曰:「彼此有志,未必無會期也。」乃去。康熙二十一年臘月十九日,畢子與余抵足綽然堂,細述其異。余曰:「有狐若此,則聊齋之筆墨有光榮矣。」遂志之。

聊齋之狐夢白話翻譯:
我的朋友畢怡庵,卓越超群,豪放不羈。長得很胖大,鬍子很多,在文人學士中很知名。他曾因有事到叔叔畢際有刺史的別墅裡去,在樓上休息。人們傳說這樓中過去有很多狐仙。畢友每次讀《青鳳傳》時,心裡總嚮往不已,恨不能也遇見一次。於是便在樓上,苦思凝想起來。隨後回到自己家裡,天已逐漸黑了。當時正是暑天很悶熱,他便對著門躺下睡了。睡夢中覺得有人搖晃他。醒來一看,原來是一位婦人,年紀已經四十多歲,但是風韻猶存。畢友很驚奇地起身,問她是誰。婦人笑著說:「我是狐仙。承蒙您傾心想念,感激不盡。」畢友聽說後很高興,便和她說些調笑戲言。婦人笑著說:「我的年齡已經大了,即使人們不厭惡,我先自慚沮喪。我有個女兒剛剛成年,可讓她在身邊侍奉您。明天晚上,您不要留別人在屋裡,到時候就來。」說完就走了。

到了夜裡,畢友燒上香坐等。婦人果然帶領女兒來到。狐女體態容貌文雅美好,絕世無雙。婦人對女兒說:「畢郎和你早有緣分,今夜你便留在這裡。明晨早點回去,一定不要貪睡。」畢友和狐女攜手入幃,恩愛備至。過後,狐女笑著說:「肥胖郎君笨重,叫人不能忍受!」天不亮就走了。到了晚上她自己來到,說:「姊妹們要為我祝賀新郎,明天就委屈您一同去吧。」畢友問:「在什麼地方?」狐女說:「大姐作筵席主人,離這裡不遠。」畢友果真等候著。過了很久,狐女也沒來,他感到漸漸疲倦,才趴到桌子上,狐女忽然進來說:「有勞您久等了。」於是兩人握手而行。很快到了一個地方,見有個大院落。他們徑直進了中堂,看到裡面燈燭閃爍,光亮猶如星點。不久女主人出來,年紀約近二十歲,雖是淡妝卻美麗無比。她提起衣襟行禮祝賀後,將要入席,丫鬟進來說:「二娘子到了。」見一女子進來,年紀約十八九歲,笑著對狐女說:「妹子已破瓜了,新郎很如意吧?」狐女用扇子打她的背,並用自眼瞅她。二姐說:「記得小時候和妹妹打鬧著玩,妹妹最怕別人戳她的肋骨,遠遠地呵手指,就笑得不能忍受,對我發怒,說我應當嫁給矮人國的小王子;我說丫頭日後嫁個多髭郎,刺破小嘴。今天果然這樣了。」大姐笑著說:「難怪三妹怨謗,新郎在旁邊,竟然如此胡鬧。」

一會兒,大家並肩而坐,舉杯吃喝說笑,非常高興。忽然有個少女抱著一個貓來,年紀約十一二歲,稚氣未退,卻艷媚已極。大姐說:「四妹妹也要來見姐夫嗎?這裡沒有你坐的地方。」就把她提抱在膝蓋上,拿菜餚水果給她吃。不一會兒,又把她轉放到二姐的懷中,說:「壓得我脛骨酸痛!」二姐說:「丫頭才這麼大,但身子卻像有百斤重,我脆弱不能忍受。既然想見姐夫,姐夫本來就高大,胖膝蓋耐坐。」於是把她放到畢友的懷裡。少女入懷香軟,輕得像無人一樣。畢友抱著她用同一隻杯子飲酒。大姐說:「小丫頭不要喝多了,酒醉失態,恐怕姐夫笑話。」少女笑孜孜的,便用手撫弄貓,貓戛然而鳴。大姐說:「還不快扔掉,抱一身跳蚤虱子!」二姐說:「請以貓為酒令,拿筷子傳遞,貓叫時筷子在誰手裡誰喝酒。」大家都按她說的方法來玩。筷子一到畢友手裡貓就叫。畢友本來酒量大,連喝了好幾大杯,才知道是少女故意弄貓讓它叫的,因而哄堂大笑。二姐說:「小妹回家睡覺去吧!要壓煞郎君,恐怕三姐怨人的。」少女於是抱貓走了。

大姐見畢友善飲,就摘下頭上的髻子盛酒來勸。看上去髻子僅能容一升;然而喝起來,卻覺得有好幾鬥。等到喝乾了再看,原來是個荷葉蓋子。二姐也要敬酒,畢友推辭不勝酒力。二姐拿出一個口脂盒子,比彈丸稍大一點,斟上酒說:「既然不勝酒力,暫且表示點意思吧。」畢友看了看,一口可以喝盡;可是連續喝了百餘口,再也喝不幹。狐女在旁邊用小蓮花杯換了盒子去,說:「不要再被奸人戲弄了。」把盒子放到桌上,原來是一個巨大的飯缽。二姐說:「關你什麼事!才三天的郎君,就這樣的親愛啊!」畢友拿著蓮花酒杯對著口一飲而盡。手裡的酒杯變得很軟;仔細一看,不是酒杯,竟是一隻刺繡精美的繡花鞋。二姐奪過鞋罵道:「你這狡猾的丫頭!什麼時候偷了人家的鞋子去,怪不得腳冷冰冰的!」於是起身,進屋換鞋。狐女約畢友離席告別。把他送出村後,讓他自己回家。畢友忽然睡醒,竟然是夢境;但是口、鼻裡醺醺然,酒味仍很濃,感到非常奇怪。到了晚上,狐女來了。說:「昨夜沒醉死吧?」畢友說:「剛才還在懷疑是夢呢。」狐女說:「姊妹們怕您胡來,所以假托夢境,其實不是夢。」

狐女經常和畢友下棋,畢友總是輸。狐女笑著說:「您終日愛下棋,我以為必定是高手,今天看來,只不過平平罷了。」畢友求她指點。狐女說:「下棋的技藝,在於人的自悟,我怎麼能幫您呢?每天早晚慢慢熏陶,或許應有長進。」過了幾個月,畢友覺得稍有進步。狐女試了試,笑著說:「還不行,還不行。」畢友出門和曾經在一起下過棋的人再下,人們就覺得他棋藝大大高於以前,都感到奇怪。畢友為人坦白耿直,心裡藏不住事兒,就把原因稍稍地透露一些。狐女早已知道了,責備他說:「怪不得同道們不願和狂生來往。屢次叮囑你要謹慎守密,怎麼仍然這樣!」說完很生氣地要走。畢友急忙謝罪,狐女這才稍微解怒,然而從此來的次數便逐漸少了。

過了一年多,有天晚上狐女來到,面對畢友呆果地坐著。畢友和她下棋,不下;和她睡覺,也不睡。她沉悶了很久,說:「您看我比青鳳怎麼樣?」畢友說:「恐怕要比她強。」狐女說:「我自愧不如她。然而聊齋先生和您是文字交,請麻煩他給作個小傳,未必千年以後沒有像您這樣愛念我的人。」畢友說:「我早就有這個願望;只因過去一直遵照您原來的叮囑,所以秘不告人。」狐女說:「原來是這樣囑咐您的,可今天已經到了將要分別的時候了,還再避諱什麼呢?」畢友問:「到哪裡去?」狐女答:「我和四妹妹被西王母征去當花鳥使,不再回來了。過去有個同輩姐姐,因為和您家的叔兄在一起,臨別時已經生下了兩個女孩,所以至今還沒嫁出去,我和您幸虧沒有這樣的拖累。」畢友求她留一贈言。狐女說:「盛氣平,過自寡。」於是起身,拉著畢友的手說:「您送我走吧。」兩人走了一里多路,灑淚分手。狐女說:「咱們彼此有志,未必沒有再見面的時候。」說完便離去了。

康熙二十一年臘月十九日,畢怡庵和我一起睡在綽然堂,詳細敘述了他這段奇異的經歷。我說:「有這樣的狐仙,那我聊齋的筆墨也因而有光採了。」於是就記下了這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