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49.【韋騶】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韋騶者,明五音,善長嘯,自稱逸群公子。舉進士,一不第便已。曰:"男子四方之志,豈屈節於風塵哉。"游岳陽,岳陽太守以親知見辟,數月謝病去。騶親弟騋,舟行,溺於洞庭湖。騶乃水濱慟哭。移舟湖神廟下,欲焚湖神廟,曰:"千里估胡,安穩獲濟。吾弟窮悴,乃罹此殃。焉用爾廟為?"忽於舟中假寐,夢神人盛服來謁,謂騶曰:"幽冥之途,無枉殺者。明公先君,昔為城守,方聞讜正,鬼神避之。撤淫祠甚多,不當廢者有二。二神上訴,帝初不許,因請十餘年,乃許與後嗣一人,謝二廢廟之主。然亦須退不能知其道,進無以補於時者,故賢弟當之耳。倘求喪不獲,即我之過,當令水工送屍湖上。"騶驚悟,其事遂止。遂命漁舟施鉤緡,果獲弟之屍於岸。是夕,又夢神謝曰:"鬼神不畏憤怒,而畏果敢,以其誠也。君今為人果敢。(果敢下明抄本有如是吾所懷畏六字。)昔洞庭張樂,是吾所司。願以至音酬君厚惠,所冀觀咸池之節奏,釋浮世之憂煩也。"忽睹金石羽籥,鏗鏘振作。騶甚歎異,以為非據,曲終乃寤。(出《甘澤謠》)
【譯文】
有個叫韋騶的人,懂音律,善於長嘯,自稱是"逸群公子"。去參加進士會考,一次沒考中,就再也不考了。常說,"男子漢志在四方,豈能為風俗所折節呢。"後來韋騶遊蕩到岳陽,被岳陽太守所徵用,幾月後稱病離去。韋騶的弟弟叫韋騋,坐船時淹死在洞庭湖中。韋騶就在湖濱痛哭,並把船停泊在湖神廟下,想把廟燒掉。他大喊道,"化了那麼多錢修了這湖神廟,為了能使老百姓得到佑護平安度日。我弟弟窮困憔悴,卻遭此大難,要你這湖神廟有什麼用!"他在船上小睡時,夢見一個神人穿著官服來拜見他,並對他說,"陰間從來沒有冤枉過一個人。你的先父過去作過這裡的地方官,他為人剛正不阿,鬼神都怕他的正氣。他上任後,下令撤掉了很多不該建立的祠廟,但其中有兩座廟是不該撤的。這兩座廟裡的神就向上告狀。天帝最初不管,二神一直告了十多年。後來天帝允許讓你們韋家的後代中死一個人,來向二位廟神謝罪。要死,就得在你們後代中找一個最沒有出息的人去死,你弟弟正好是這樣的人,因而就讓他死了。如果你找不到你弟弟的屍體,那就是我的失職,我立刻讓水工把你弟弟的屍體給你送來。"韋騶驚醒後,不再想燒湖神廟,使漁船放下繩和鉤,果然在湖邊岸上找到了弟弟的屍體。當天夜晚,韋騶又夢見湖神來向他道謝說,"鬼神不怕人發怒,但怕那些勇敢的人,因為他們心地至誠。你就是一個果敢誠懇的人。過去洞庭湖裡只要奏樂,就都是我來演奏。我現在要為你奏上一曲,以感謝你對我的贈饋,也可以聽一聽神界的音律,來減輕你人世的煩惱。"這時,韋騶突然看見空中出現了不少樂器,奏起了動聽的樂曲。韋騶十分驚歎,因為音樂奏的都是沒有譜子作依據的。音樂奏完了,韋騶就醒了。

卷第三百一十二 神二十二
楚州人 陷河神 謇宗儒 滑能 柳晦 劉山甫 爾朱氏 李仲呂 新昌坊民 裴氏女 
夏候禎 徐煥 羅弘信 李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