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荊燕世家第二十一】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支菊生 譯注
【說明】荊王劉賈、燕王劉澤,同是劉邦的遠房兄弟,並且都因在劉統一天下中立有戰功而被封為王侯,所以司馬遷把他們列在同一篇中記述。
劉賈的戰功主要是在楚漢相爭中建立的,特別是在垓下之圍中起了一定的作用,因而高祖的群臣對劉賈封王都表示支持。司馬遷在論贊中說:「劉賈雖屬疏,然以策為王,填江淮之間。」態度是很明確的。
劉澤只是在擊敗叛軍陳豨中略有戰功,劉邦封他為侯。呂後專政時,他施用權謀而被呂後封為琅琊王。其代價則是暗示大臣建議封諸呂為王,以迎合呂後的野心。這種只顧私利而不惜害國的政治權術,司馬遷自然是不贊成的,所以在論贊中說:「劉澤之王,權激呂氏,然劉澤卒南面稱孤者三世。」語含譏諷,顯而易見。
劉澤還是一個善於投機的人。呂後一死,他立即要起兵誅呂,而一聽說漢軍屯兵滎陽,他又退兵自保,之後又趕到長安擁立代王為天子。其投機面目暴露無遺。卷五十二《齊悼惠王世家》中對他的投機權詐還有更具體的記述。
田生是為劉澤出謀畫策的人,劉澤能被封王,就是他精心策劃的結果。此人行動似乎詭秘,實就是戰國時期的策士之流。
本篇最後記述了劉澤之孫劉定國luan倫(版 權所 有https://FanYi.Cool 古文翻譯庫)事發而自殺的情況。劉定國的禽獸之行為人所不齒,司馬遷嫉惡如仇,他對這種醜行的揭露是毫不留情的。
荊王劉賈,是劉氏宗族的人,但不知他屬於哪一支。初起事的時候,是漢王元年(前206)。漢王從漢中返回來平定三秦,任劉賈為將軍,讓他平定塞地,然後從東邊進攻項羽。
漢王四年,漢王在成皋被打敗,北渡黃河,得到張耳、韓信的軍隊,駐紮在修武,深挖壕溝,高築營壘,派劉賈率領兩軍隊,幾百名騎兵,渡過白馬津進入楚地,燒掉那裡囤積的糧草,破壞那裡的產業,讓他們無法給頃王供應軍糧。不久楚軍攻打劉賈,劉賈總是堅守營壘,並與彭越保持互相依仗的態勢。
漢王五年,漢王追擊項羽到了固陵,派劉賈南渡淮水包圍壽春。劉賈很快到達,派人尋找機會招降楚大司馬周殷。周殷叛變楚王,幫助劉賈攻下九江,迎著武王黥布的軍隊在垓下會合,共同攻打項羽。漢王於是劉賈率領九江的軍隊,和太尉盧綰(wǎn,宛)一起向西南進攻臨江王共尉。共尉死後,把臨江改為南郡。
漢王六年春天,漢王陳會見諸侯,廢黜楚王韓信,並把他囚禁起來,他的領地被分為兩國。這時候,高祖的兒子年幼,兄弟少,又沒有賢才,想封同姓家族的人為王來鎮撫天下,於是就下詔令說:「將軍劉賈有戰功,應挑劉氏弟子中可以封王的人。」群臣都說:「應立劉賈為荊王,統轄淮東五十二座城;高祖的弟弟劉交立為楚王,統轄西三十六座城。」劉邦於是就立自己的兒子劉肥為齊王。至此才開始封劉氏兄弟為王。
高祖二十一年秋天,淮南王黥布反叛,向東攻打荊地。荊王劉賈與他交戰,沒有取勝,逃到富陵,被黥布的軍隊殺死。高祖親自打敗了黥布。十二年,沛侯劉濞(bi,必)被封為吳王,統轄原荊王的故地。
燕王劉澤,是劉氏的遠房宗親。高帝三年,劉澤任郎中。高帝十一年,劉澤以將軍之職攻打陳豨(xī,西),俘虜了敵將王黃,被封為營陵侯。
高後當政時,齊人田生出遊在外缺少旅費,就通過獻計來向營陵侯劉澤求助。劉澤非常高興,用二百斤黃金為田生祝壽。田生得到錢以後,立即回歸齊國。第二年,劉澤派人去對田生說:「不再和我來往了?」田生來到長安,不去見劉澤,而是借了一座大宅院,讓他的兒子求見並侍奉被呂後寵幸的大謁者張子卿。過了幾個月,田生的兒子請張卿到家裡做客,他親自準備酒宴。張卿答應前往。田生張掛起豪華的帷帳,擺設出精美的用具,好像諸侯一般。張卿一見很驚訝。趁酒興正濃的時候,田生就讓左右退下,向張卿勸說道:「臣觀看了諸侯王的住宅一百多座,都是高祖時候的功臣。如今呂氏平素來就扶助高祖完成了統一天下的大業,功勞非常大,又月親戚太后的尊貴。太后年事已高,呂氏族人力量弱,太后想立呂產為王,做代地的諸侯王。太后要鄭重出此事,又恐怕太臣們不同意。如今您最受太后寵幸,並受大臣們尊敬,何不婉言勸說大臣向太后稟告此事,太后一定高興。諸呂被封王之後,萬侯也會為您所有了。太后心裡是想這樣做的,而您是內臣,不趕快提出,恐怕災禍要落到您的身上了。」張卿對此非常同意,於是就婉言勸說大臣把此事稟告太后。太后上朝時,就此事詢問大臣。大臣奏請立呂產為呂王。太后賜給張卿黃金千斤,張卿把其中的一半送給田生。田生沒有接受贈金,並趁機又向張卿勸說道:「呂產被封王,大臣們並沒有完全心服。如今營陵侯劉澤,是劉氏宗族,任大將軍,只有他現在還很不滿。現在您稟告太后,劃出十幾個縣封他為王了,他得到王位,高高興興地離去,呂氏宗族的王位就更加鞏固了。」張卿進宮稟告,太后認為很對。於是把營陵侯劉澤封為琅邪(ya,牙)王。琅邪王就與田生前往封地。田生勸劉澤快走,不要停留。剛出函谷關,太后果然派人追趕阻攔他們,可是劉澤已經出關,追趕的人只好回去了。
到太后去世以後,琅邪王劉澤說:「皇帝年少,諸呂把持朝政,劉氏孤單勢弱。」於是帶領軍隊與齊王劉襄給謀西進,打算誅殺諸呂。到達梁地,聽說朝廷派將軍灌嬰屯兵滎(xing,刑)陽,劉澤就回師加強自己西部邊界的守備,然後他迅速趕到長安。代王也正好從代地趕到。將相大臣與琅邪王共同擁立代王為天子。天子於是徙封劉澤為燕王,重把琅邪還給齊王,恢復齊王原有的領地。
劉澤做燕王第二年去世,謚號是敬王。王位傳給兒子劉嘉,這就是康王。
王位傳到劉澤的孫子劉定國,他與父親康王的姬妾通姦,生下一個男孩。又霸佔弟弟的妻子為姬妾。還與自己的三個女兒通姦。定國打算殺死肥如縣令郢人,郢人等就把定國的罪行上告,定國派謁者假借其他法令告發、逮捕並殺死郢人以滅口。到元朔二年(前127),郢人的兄弟再次上書全部告發定國不可告人的醜事,定國的罪惡因此暴露。皇帝詔令公卿論處,公卿都議論說::「定國是禽獸之行,敗壞人倫,違背天理,應當處死。」皇帝准許。定國自殺,封國廢除,改設為郡。
太史公說:荊王能被封王,是由於漢朝剛建立,天下尚未完全統一,所以劉賈雖是劉氏的遠房,但以戰功被封為王,威鎮江淮之間。劉澤被封王,是用權謀激起了呂氏的結果,劉澤也終於有三代南面稱王。事情開始就互相牽制,難道不是出奇的嗎!

荊王劉賈者,諸劉1,不知何屬2。初起時,漢王元年,還定三秦3,劉賈為將軍,定塞地,從東擊項羽。
漢四年,漢王之敗成皋,北渡河,得張耳、韓信軍,軍修武4,深溝高壘,使劉賈將二萬人,騎數百,渡白馬津入楚地,燒其積聚,以破其業,無以給項王軍食。已而楚兵擊劉賈,賈輒壁不肯與戰5,而與彭越相保6。
漢五年, 漢王追項籍至固陵,使劉賈南渡淮圍壽春。還至7,使人間招楚大司馬周殷8。周殷反楚,佐劉賈九江,迎武王黥佈兵,皆會垓下共尉9。共尉已死,以臨江為南郡。
1諸劉:與劉邦同一宗族的人。2何屬:指屬於劉氏家族中的哪一支。據《 漢書》記載,劉賈是劉邦的堂兄。3三秦:項羽破秦後,把關中地區分為三部分,分別封章邯等三人為王,因關中為秦故地,所以稱作三秦。4軍:駐軍。5輒(zhe,哲):總是。壁:營壘。這裡是緊閉營或堅守營壘之意。6相保:互相依仗。7還(xuan,玄):迅速。8間:找空子,找機會。9劉賈與盧綰擊敗臨江王共尉事,見卷九十三《韓信盧綰列傳》。
漢六年春,會諸侯於陳,廢楚王信1,囚之,分其地為二國。當是時也,高祖子幼,昆弟少,又不賢,欲王同姓以鎮天下2,乃詔曰:「將軍劉賈有功,及擇子弟可以為王者。」群皆曰:「立劉賈為荊王,王淮東五十二城;高祖弟交為楚王,王淮西三十六城。」因立子肥為齊王。始王昆弟劉氏也。
高祖十一年秋,淮南王黥布反,東擊荊。荊王賈與戰,不勝,走富陵,為布軍所殺。高祖自擊破布。十二年,立沛侯劉濞為吳王,王故荊地。
1廢楚王信:劉邦稱帝的第二年(前201),有人告發韓信謀反。劉邦假做南方巡遊,令諸侯王到陳會見,趁機捉拿韓信,廢黜了楚王的封號。不久,韓信被釋放,改封為淮陰侯。事見卷八《高祖本紀》和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2王(去聲):使稱王。
燕王劉澤者,諸劉遠屬也1。高帝三年,澤為郎中。高帝十一年,澤以將軍擊陳豨,得王黃2,為營陵侯。
高後時,齊人田生游乏資,以畫干營陵侯澤3。澤大說之4,用金二百斤為田生壽。田生已得金,即歸齊。二年,澤使人謂田生曰:「弗與矣5。」田生如長安,不見澤,而假大宅,令子求事呂後所幸大謁者張子卿6。居數月,田生子請張卿臨,親修具7。張卿許往。田生盛帷帳共具8,譬如列侯。張卿驚。酒酣9,乃屏人說張卿曰十:「臣觀諸侯王邸弟百餘⑾,皆高祖一切功臣⑿,今呂氏雅故本推轂高帝就天下⒀,功至大,又親戚太后之重。太后春秋長⒁,諸呂弱,太后欲立呂產為(呂)王,王代。太后又重發之⒂,恐大臣不聽。今卿最幸,大臣所敬,何不大以聞太后⒃,太后必喜。諸呂已王,萬侯亦卿之有⒄。太后心欲之,而卿為內臣,不急發,恐禍及身矣。」張卿大然之,乃風大臣語太后。太后朝,因問大臣,大臣請立呂產為呂王。太后賜張卿千斤金,張卿以其半與田生。田生弗受,因說之曰:「呂產王也,諸大臣未大服。今營陵侯澤,諸劉,為大將軍,獨此尚觖望⒅。今卿言太后,列十餘縣王之,彼得王,喜去,諸呂王益固矣。」張卿入言,太后然之。乃以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琅邪王乃與田生之國。田生勸澤急行,毋留。出關,太后果使人追止之,已出,即還。
1遠屬:宗族中的遠房。2得:這裡指俘獲。3畫:同「劃」,策劃,謀劃。又為圖畫。兩義在句中皆可通。干(陰平):求取。4說:同「悅」。5與:交往。6幸:寵愛。7修具:備辦酒餚。8盛:華美。共具:擺設酒食器具。「共」同「供」。9酣:飲酒暢快。十屏:退避。⑾邸弟:王侯的府第。「弟」同「第」。⑿一切:一例,同時。⒀雅故:平時、平素。推轂:喻助人成事。原意為推車輪使之前進。「轂」,車輪軸,常代車輪。就:成就。⒁春秋長:年紀已高。春秋。年齡。⒂重:鄭重。發:發表,提出。⒃:通「諷」。用含蓄的語言暗示或勸說。⒄戶侯:有戶封地的侯,是封侯中最大的。⒅觖望:因不滿而怨恨。
及太后崩,琅邪王澤乃曰:「帝少,諸呂用事1,劉氏孤弱。」乃引兵與齊王合謀西,欲誅諸呂。至梁,聞漢灌將軍屯滎陽,澤還兵備西界,遂跳驅至長安2。代王亦從至。諸將相與琅邪王共立代王為天子。天子乃徒澤為燕王,乃復以琅邪予齊,復故地。
澤王燕二年,薨3,謚為敬王。傳子嘉,為康王。
至孫定國,與父康王姬奸,生子男一人,奪弟妻為姬,與子女三人奸。定國有所欲誅殺臣肥如令郢人,郢人等告定國,定國使謁者以他法劾捕格殺郢人以滅口4。至元朔元年5,郢人昆弟復上書具言定國陰事6。以此發覺。詔下公卿,皆議曰:「定國禽獸行,亂人倫,逆天,當誅。」上許之。定國自殺,國除為郡。
1用事:執政,當權。2跳驅:急速奔馳。3薨:古代稱諸侯之死為薨。4劾:揭發,告發。格殺:擊殺。5元朔:漢武帝的第三個年號,元年為前128年。6陰事:不可告人之事。
太史公曰:荊王王也,由漢初定,天下未集1,故劉賈雖屬疏,然以策為王2,填江淮之間3。劉澤之王,權激呂氏4,然劉澤南面稱孤者三世。事發相重5,豈不為偉乎6!
1集:齊一,統一。2策:謀略,這裡引申為戰功。3填:通「鎮」。4權激:用權謀激發。5發:開始。重:牽連。6偉:特異,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