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50.【楚州人】原文及翻譯

近楚泗之間,有人寄妻及奴婢數人於村落。客遊數年,一日歸至。村中長少,相率攜酒訪之,延入共飲,酒酣甚樂。村人唯吹笛為《樂神曲》。殆欲徹曙,忽前舞者為著神下語云:"大王欲與主人相見,合與主人論親情。"此子大驚,呵斥曰:"神道無欺,我且無兒女,與汝何(何原作為,據明抄本改。)親情?"神曰:"我合聘得君妻,可速莊梳,少頃既來迎娶。"此子大怒,村人各散,以為舞者村人,醉言無識。少頃即天明,忽聞門外馬嘶鳴。此子大怪,欲出自叱之。乃見一胡神,紫衣多髯。身長丈餘,首出牆頭。喚曰:"娘子可發去也。"此子不知所以,其妻於室中仆倒而卒。(出《原化記》)
【譯文】
湖北泗水附近,有個人讓妻子和幾個奴僕寄住在一個村莊裡,自己在外地遊歷了幾年。一天他回到村莊,村裡的人們都招呼著帶著賀禮到這人家去看望。他就把人們請到家裡一同飲酒。大家喝得十分酣暢。還有人吹笛子。吹的是《樂神曲》,大家隨著音樂載歌載舞。直到天亮時,忽然前面一個跳舞者被大神附體了。大神借舞者的口說,"大王要和主人相見,並要與主人共議親事。"主人大驚,生氣地大聲說,"大神不應該欺侮人。我並沒有兒女,怎麼和你論親事?"神說,"我應該娶你的老婆為妻,讓她快快梳妝,稍等片刻,我就會來迎娶她。"主人大怒,客人們也都各自散去,都認為是那個跳舞的人喝醉了胡言亂語,不一會兒,天就亮了。主人忽然聽見門外有馬的嘶叫聲,感到非常奇怪,想出去把馬趕跑。一出屋,就看見一個胡人模樣的神,穿著紫衣,鬍子很長,身高一丈多,頭伸出比牆頭還高。這神大喊,"娘子,該上路了!"主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妻子在屋裡一頭栽在地上就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