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03.【唐若山】文言文翻譯

唐若山,魯郡人也。唐先天中,歷官尚書郎,連典劇郡。開元中,出為潤州,頗有惠政,遠近稱之。若山嘗好長生之道。弟若水,為衡岳道士,得胎元谷神之要。嘗徵入內殿,尋懇求歸山。詔許之。若山素好方術,所至之處,必會爐鼎之客,雖術用無取者,皆禮而接之。家財殆盡,俸祿所入,未嘗有餘。金石所費,不知紀極。晚歲尤篤志焉。潤之府庫官錢,亦以市藥。賓佐骨肉,每加切諫,若山俱不聽納。一日,有老叟,形容羸瘠,狀貌枯槁,詣款謁。自言有長生之道。見者皆笑其衰邁。若山見之,盡禮回敬,留止月餘。所論皆非丹石之要。若山博采方訣,歌誦圖記,無不研究。問叟所長,皆蔑如也。復好肥鮮美酒,珍饌品膳。雖瘦削老叟,而所食敵三四人。若山敬奉承事,曾無倦色。一夕,從容謂若山曰:「君家百口,所給常若不足。貴為方伯,力尚多缺;一旦居閒,何以為贍?況帑藏錢帛,頗有侵用。誠為君憂之。」若山驚曰:「某理此且久,將有交代,亦常為憂,而計無所出。若緣此受譴,固所甘心;但慮一家有凍餒之苦耳。」叟曰:「無多慮也。」促命酒,連舉數杯。若山飲酒素少,是日亦挹三四爵,殊不覺醉,心甚異之。是夜月甚明朗,徐步庭下,良久謂若山曰:「可命一僕,運鐺釜鐵器輩數事於藥室間,使僕布席壘爐。」曰:「鼎鐺之屬為二聚,熾炭加之,烘然如窯,不可向視。」叟於腰間解小瓠,出二丹丸,各投其一,闔扉而出。謂若山曰:「子有道骨,法當度世,加以篤尚正直,性無忿恚。仙家尤重此行。吾太上真人也,遊觀人間,以度有心之士。憫子勤志,故來相度耳。吾所化黃白之物,一以留遺子孫,旁濟貧乏。一以支納帑藏,無貽後憂。便可命棹游江,為去世之計。翌日相待於中流也。」言訖,失其所在。若山凌晨開閱,所化之物,爛然照屋。復扃閉之,即與賓客三五人,整棹浮江,將游金山寺。既及中流,江霧晦冥,咫尺不辨。若山獨見老叟,棹漁舟,直抵舫側,揖若山入漁舟中,超然而去。久之,風波稍定,昏霧開霽。已失若山矣。郡中几案間,得若山訣別之書指揮家事;又得遺表,因以奏聞。其大旨:以「世祿暫榮,浮生難保,惟登真脫屣,可以後天為期。昔范丞相泛舟五湖,是知其主不堪同樂也;張留侯去師四皓,是畏其主不可久存也。二子之去,與臣不同。臣運屬休明,累叨榮爵,早悟升沉之理,深知止足之規,棲心玄關,偶得丹訣。黃金可作,信淮王之昔言;白日可廷,察真經之妙用。既得之矣,余復何求。是用揮手紅塵,騰神碧海。扶桑在望,蓬島非遙。遐瞻帝閽,不勝犬馬戀主之至。」唐玄宗省表異之,遽命優恤其家。促召唐若水,與內臣繼詔,於江表海濱尋訪,杳無音塵矣。其後二十年,有若山舊吏自浙西奉使淮南,於魚市中見若山鬻魚於肆,混同常人。睨其吏而延之入陋巷中,縈迴數百步,乃及華第。止吏與食,哀其久貧,命市鐵二十梃,明日復與相遇,已化金矣,盡以遺之。吏姓劉,今劉子孫世居金陵,亦有修道者。又相國李紳,字公垂,常習業於華山,山齋糧盡,徒步出谷,求糧於遠方。迨暮方還,忽暴雨至,避於巨岩之下,雨之所沾若浼焉。既及巖下,見一道士,艤舟於石上,一村童擁楫而立,與之揖。道士笑曰:「公垂在此耶!」言語若深交,而素未相識。因問紳曰:「頗知唐若山乎?」對曰:「常覽國史,見若山得道之事,每景仰焉。」道士曰:「余即若山也。將游蓬萊,偶值江霧,維舟於此,與公垂曩昔之分,得暫相遇。詎忘之耶?」乃攜紳登舟。江霧已霽,山峰如晝,月光皎然。其舟凌空泛泛而行,俄頃已達蓬島。金樓玉堂,森列天表。神仙數人,皆舊友也。將留連之。中有一人曰:「公垂方欲佐國理務,數畢乃還耳。」紳亦務經濟之志,未欲棲止。眾仙覆命若山送歸華山。後果入相,連秉旌鉞。去世之後,亦將復登仙品矣。(出《仙傳拾遺》)
【譯文】
唐若山是魯郡人。唐玄宗先天年間,做過尚書郎,連續治理過大郡。開元年間,他出任潤州刺史,做了許多仁惠的政事,遠近都稱頌他。唐若山喜歡長生不老之道。他的弟弟唐若水是衡山的道士,懂得道家胎元、谷神等修煉要旨。他曾經應召進入皇宮,不久又懇求回山,皇帝下詔允許他回去。唐若山平常喜歡道教的方術。他走到哪裡,一定要會見一下那裡的煉丹人士。即使是道術上沒有可取之處的,他也全都以禮相待。他的家財幾乎用盡,他的俸祿收入,不曾有過剩餘。煉丹的費用,不計其數。到了晚年,他對長生之道更加篤誠。潤州府庫裡的公款,他也用來買藥煉丹。賓客僚屬和骨肉親人,常常懇切地勸他不要這樣,他全都不聽。一天,有一個瘦弱憔悴的老頭,來謁見,自己說有長生不老之道。見到的人都笑這老頭衰朽老邁。唐若山見了他卻非常尊敬,留他住了一個多月。老頭談論的,全都不是煉丹方面的事。唐若山廣泛搜集秘方口訣,用歌訣和繪圖的形式記錄下來,十分用心研究。他問老頭善長什麼,老頭對這些煉丹之類的方術一概瞧不起,又喜歡魚肉美酒,美味飯食。雖然是一個很瘦削的老頭,而吃起飯來能趕上三四個人。唐若山敬奉他,為他做事,竟絲毫沒有厭倦的表現。一天晚上,老頭從容地對唐若山說:「你家有一百來口人,資財的供應常常如此不足。你貴為一方的長官,財力還差這麼多,一旦罷官閒居,憑什麼吃飯穿衣?何況府庫裡的銀兩錢帛,你也侵用了許多,我實在是為你擔憂。」唐若山吃驚地說:「我治理這個州已經很久了,離任時必將有個交代。我也常常為此發愁,但也想不出來好辦法。如果因此受懲罰,本來是自作自受心甘情願的,只是擔心一家人要有挨餓受凍之苦了。」老頭說:「不要多慮。」老頭催他快擺上酒來,連飲了幾杯。唐若山喝酒一向很少,這一天也干了好幾杯。竟不覺得有醉意,心裡很是驚奇。這天夜裡月光很明亮,兩個人徐徐走到院子裡。許久,老頭對唐若山說:「可派一個僕人,把鍋等鐵器運到藥室裡去。」唐若山就派僕人在藥室佈置坐席,砌起爐灶。老頭又說:「鐵鍋之類分為兩處,鍋底下放上燃燒的火炭,烘烤得鐵鍋就像磚窯,讓人不敢看它。這時老頭從腰間解下一個小葫蘆,從葫蘆裡取出兩丸丹藥,往兩口鐵鍋裡各扔了一丸。關門出來,老頭對唐若山說:「你有道骨,理應引渡你超脫人世,加上你誠實正直,生性不愛發怒,仙家特別器重這樣的品行。我是太上真人,到人間來遊觀,以便超渡那些有心之人。同情你又勤奮又有毅力,所以就來超渡你。我所變成的黃金白銀,一部分用來留給你的子孫,也可以救濟別的窮人;一部分用來支付你侵用的府庫裡的銀兩,不要留下後憂。這樣就可以駕船游江——這是使你擺脫世俗的計策。明天我在江心等著你。」說完,老頭就忽然不見了。第二天早晨,唐若山打開藥室一看,昨天所化的東西,光燦燦地把屋子照得通亮。他又關上門,就和三五位賓客一起登船漂游在江面上,要到金山寺去遊覽。到了江心之後,江上的大霧很重,咫尺之間也看不清東西。只有唐若山看到了那位老頭。老頭駕著一條漁船,直接來到唐若山的船旁,請唐若山到漁船上去。於是唐若山超然而去。過了些時,風波稍微平靜下來,大霧散去,人們才發現唐若山不見了。在郡中的几案之間,得到了唐若山訣別的書信,那上面寫的全都是如何處理家事。又得到了一份奏章,人們就把奏章報送給皇上。奏章的大意是:「因為世祿是暫時的榮華,世事不定,生命短暫,人生是沒有保障的,只有脫離世俗,成為神仙,才長生不老。以前丞相范蠡駕船泛在五湖之間,是知道他的主子不能和他同樂;留侯張良學習『四皓』而隱去,是怕他的主子不能長久存在下去。這二人的離去,和我不一樣。我的運氣很好,趕上了清明盛世,連連受到皇上恩賜的爵位。早就悟到了升沉的道理,深深懂得止步的規矩。我潛心於入道之門,偶然得到了煉丹的秘訣,我相信淮南王以前說過的話,黃金是可以做出來的。察看真經的妙用,白日可以延長。明白了這種道理,其餘的還追求什麼呢?因此我揮手告別塵世,在大海裡神遊,可望見扶桑,離蓬萊仙島也就不遠了。我遙望皇上的城門,心中不勝犬馬留戀主人的感情。」唐玄宗看了奏章感到奇怪,急忙下令豐厚地撫恤唐若山的家屬,催人把唐若水找來,讓唐若水和內臣們一起,拿著皇帝的詔令,在江邊海濱到處尋訪。但是杳無音信。此後二十年,有一個唐若山的舊部下從浙西奉使到淮南去,在魚市上見到唐若山在魚肆裡賣魚,和平常人一樣。唐若山見到了他的屬下,他把屬下請到了一條陋巷中,曲曲折折走了幾百步,來到一所漂亮的府第。他讓屬下在此休息,並給屬下飯吃。他可憐屬下長期受窮,讓屬下買了二十根鐵棒。第二天,屬下又遇到他,鐵就全都變成金子了。他把這些金子全贈給屬下。他的這個屬下姓劉。現在,姓劉的子孫世代居住在金陵,也有修道的。另外,相國李紳,字公垂,曾經在華山研習學業,糧食用盡了,就徒步走出山谷,到遠方尋糧食。天將黑的時候才回來,忽然回來了暴風雨。他在一塊巨石下避雨。雨濕的地方像污泥。到了巖下之後,他見到一位道士。那道士的船停靠在石頭上,一位村童拿著槳立在船頭。李紳向道士一揖,道士笑道:「公垂在這裡嗎?」話說得像老朋友似的。但是他們從來不相識。於是道士問李紳:「你知道唐若山嗎?」李紳回答說:「我曾經在《國史》裡見過他得道成仙之事,常常景仰他。」道士說:「我就是唐若山。我要到蓬萊去遊覽,偶爾遇上江霧,把船停在這裡。我和你李公垂以前有過一段緣分,所以才能在這裡暫時相遇,難道你忘了嗎?」於是道士拉著李紳上船。這時候江霧已散去,山峰像白天一樣,月光皎潔明亮。那船在空中泛泛地行駛,不一會兒已經來到蓬萊島。金碧輝煌的樓堂殿閣,林立在天上。有幾位神仙都是老朋友,要留住他們。其中有一個神仙說:「李公垂正要輔佐國家參理政事,命中注定要做完這些事才能回來。」李紳也確有以經國濟民為務的大志,不想留住這裡。眾神仙又讓唐若山把他送回華山。後來李紳果然做了宰相,連續多年執掌軍、政大權。去世之後,他也將登上仙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