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78.【阿禿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北齊初,并州阿禿師者,亦不知鄉土姓名所出。爾朱未滅之前,已在晉陽,游諸郡邑,不居寺捨,出入民間。語譎必有征驗。每行市裡,人眾圍繞之,因大呼,以手指胸曰:「憐你百姓無所知,不識并州阿禿師。」人遂以此名焉。齊神武遷鄴之後,以晉陽兵馬之地,王業所基,常鎮守并州。時來鄴下,所有軍國大事,未出惟幄者,禿師先於人眾間洩露。末年,執置城內,遣人防守,不聽輒出,若其越逸,罪及門司。當日并州時三門,各有一禿師蕩出,遍執不能禁。未幾,有人從北州來云:「禿師四月八日於雁門郡市捨命郭下。大家以香花送之,埋於城外。」并州人怪笑此語,謂之曰:「禿師四月八日從汾橋過,東出,一腳有鞋,一腳徒跣,但不知入何巷坊。人皆見之。何雲雁門死也。」此人復往北州,報語鄉邑。眾共開塚看之,唯有一隻鞋耳。後還游并州。齊神武以制約不從,浪語不出,慮動民庶,遂以妖惑戮之。沙門無發,以繩鉤首。伏法之日,舉州民眾。詣寺觀之。禿師含笑,更無言語。刑後六七日,有人從河西部落來云:道逢禿師,形狀如故,但背負一繩,籠禿師頭(頭原作欲,據明抄本改)。與語不應,急走西去。(出《廣古今五行記》)
【譯文】
北齊初年,并州有個阿禿師,也不知道他藉貫何地姓啥名啥。爾朱氏未滅之前,他就已經在晉陽。整天在郡城與鄉鎮間遊蕩,不在寺廟裡居住,總與平常人混在一起。說話怪誕但很有靈驗。當他在街上走的時候,總有許多人圍著他看熱鬧,他就大聲呼叫,用手指著胸脯說道:「怪你百姓無所知,不識并州阿禿師。」於是,人們便叫他「阿禿師」。北齊神武皇帝遷都鄴城之後,因為晉陽是屯集兵馬的軍事重地,又是開創基業的地方,所以經常在并州鎮守,又時時來到鄴都主持朝政。所有的軍國大事,沒等運籌決策者公佈,禿師就先在民間傳揚起來。不到一年,禿師就被抓進城裡,派人看管起來。如不聽從看管再出城門,就等於逃跑,要向看守城門的人問罪。當時并州有三座城門,每座城門都有一個禿師同時溜了出去,派人到處捉拿,也限制不住他。不久,有人從北州來說:「禿師四月八日那天在雁門郡市內跳樓自殺了,大家用香花給他送殯,埋葬在城外。」并州人聽了都感到可笑,便對這個人說:「禿師四月八日那天從汾水橋上走過,往東去了,一隻腳穿著鞋,一隻腳光著,只是不知他進了哪條胡同哪家店舖就是了。當時很多人都看見他了。你怎麼說他在雁門死了呢。」此人返回北州把這些話告訴了鄉親們,大家一起去挖開墳墓查看,見裡面只有一隻鞋而已。事後,禿師還在并州到處遊逛。北齊神武皇帝因為制約不住他,流言不斷出現,擔心民情浮動,便以妖言惑眾的罪名殺害他。他是和尚沒有頭髮,便用繩索套住腦袋。問斬的那天,全州的民眾都到寺廟去看熱鬧,只見禿師臉上帶笑,一句話也不說。刑後六七天,有人從河西夷人部落那裡來說,在道上遇見了禿師,還是原來那個樣子,只是後背上栓著一條繩索,套著禿師的光頭,與他說話他也不應答,急急忙忙地往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