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02.【邢和璞】文言文全篇翻譯

邢先生名和璞。善方術,常攜竹算數計,算長六寸。人有請者,到則布算為卦,縱橫布列,動用算數百,布之滿床。布數已,乃告家之休咎,言其人年命長短及官祿,如神。先生貌清羸,服氣,時餌少藥。人亦不詳所生。唐開元二十年至都,朝貴候之,其門如市。能增人算壽,又能活其死者。先生嘗至白馬阪下,過(「過」原作「遇」,據明抄本改。)友人。友人已死信宿,其母哭而求之。和璞乃出亡人置於床,引其衾,解衣同寢。令閉戶,眠熟。良久起,具湯,而友人猶死。和璞長歎曰:「大人與我約而妄,何也?」復令閉戶。又寢。俄而起曰:「活矣!」母入視之,其子已蘇矣。母問之。其子曰:「被菉在牢禁系,拷訊正苦,忽聞外曰:『王喚其(「其」原作「苦」,據明抄本改。)人。』官不肯曰:『訊未畢,不使去。』少頃,又驚走至者曰:『邢仙人自來喚其(「其」原作「苦」,據明抄本改。)人。』官吏出迎,再拜恐懼。遂令從仙人歸,故生。」又有納少妾,妾善歌舞而暴死者,請和璞活之。和璞墨書一符,使置妾臥處。俄而言曰:「墨符無益。」又朱書一符,覆命置於床。俄而又曰:「此山神取之,可令追之。」又書一大符焚之。俄而妾活。言曰:「為一胡神領從者數百人拘去,閉宮門,作樂酣飲。忽有排戶者曰:『五道大使呼歌者。』神不應。頃又曰:『羅大王使召歌者。』方駭。仍曰:『且留少時。』須臾,數百騎馳入宮中,大呼曰:『天帝詔,何敢輒取歌人。」令曳神下,杖一百,仍放歌人還。於是遂生。」和璞此事至多。後不知所適。(出《紀聞》)
【譯文】
邢先生的名字叫和璞。他善長方術,身邊常常帶有計數的竹籤。竹籤長六寸。如果有人請他算命,他來到便用竹籤擺成卦形,縱的橫的都有,一共要動用一百多根,擺滿一床。擺完之後,就告訴人家是吉是凶,是福是禍,說出那人的年齡壽命大小以及官祿什麼的,說得極準,像神一般。邢先生面相清瘦。他食氣養身,有時候少吃一點藥。也不知他是什麼地方出生的。唐朝開元二十年他來到京都。朝中的權貴都去求他算命,要按先來後到的順序等候。他的門庭若市。他能算出人的壽命長短,幫人增壽。又能起死回生,把死人救活。有一次他到白馬阪去看望一個友人,那友人已經死去兩夜了,友人的母親哭著求他,他便把死人抬出來放在床上,拽過友人的被子,脫了衣服和友人睡到一起。還讓人把門關上。熟睡了好久他才起來。早已有人準備好了熱水,但是友人還是死的。邢和璞長歎一聲說:「大人和我約好了卻又胡亂失約,為什麼呢?」他又讓人關上門,又睡,不一會兒起來說:「活了!」友人母親進去一看,兒子已經甦醒了。母親問兒子是怎麼回事,兒子說:「我被關在陰間的牢房裡拷問得正苦的時候,忽聽外面喊道:『大王叫這個人!』負責拷問的官吏不肯,說:『審訊沒完,不能去!』過了一會兒,又有一個驚慌跑來的人說:『邢仙人親自來叫這個人!』那官吏出去迎接,連連下拜,很害怕的樣子。於是就讓我跟著邢仙人回來了。所以又活了。」另外,有一個人娶了一個年輕的小老婆,小老婆能歌善舞卻突然死了,這個人就請邢和璞救活他的小老婆。邢和璞用墨寫了一道符,讓他放在小老婆躺著的地方。過了片刻又說墨符沒用處,又用硃砂寫了一道符。又讓那人放到床上。過了片刻又說:「她被山神捉去了,可以寫符追她!」於是又寫了一道大符燒了。不一會兒小老婆活了。她說道:「我被一個胡神領著幾百名隨從捉了去,關著宮門,讓我唱歌陪他暢飲。忽然有人推門進來說:『五道大使叫唱歌的女子回去!』胡神不答應。過了片刻又有人說:『羅大王派人來叫唱歌的女子!』胡神這才害怕,但他仍然說:『再少呆一會兒!』不一會兒,幾百名騎兵奔入宮中,大聲喊道:『天帝下詔,你膽敢擅自捉拿唱歌女子,』下令把他拉下來,打了一百大板,並命令放唱歌的女子回去!於是我就又活了。」邢和璞這類事極多。後來不知他到哪兒去了。

卷第二十七 神仙二十七
唐若山 司命君 玄真子 劉白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