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04.【司命君】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司命君者,常生於民間。幼小之時,與唐元瑰同學。元瑰云:君家世奉道。晨夕香燭,持《高上消災經》、《老君枕中經》,累有祥異,奇香瑞雲,生於庭宇。母因夢天人滿空,皆長丈餘,麾旆旌蓋,蔭其居宅。有黃光照其身,若金色,因孕之而生。生即張目開口,若笑之容。幼而穎悟,誦習詩書,元瑰所不及。十五六歲,忽不知所之,蓋游天下尋師訪道矣。不知師何人,得神仙之訣。寶應二年。元瑰為御史,充河南道採訪使,至鄭州郊外,忽與君相見。君衣服襤褸,容貌憔悴。元瑰深憫之,與語敘舊。問其所學。曰:「相別之後,但修真而已。」邀元瑰過甚家,留騎從於旅次相候。君與元瑰同往,引入市側,門巷低小,從者一兩人。才入,外門便閉,從者不得入。第二門稍寬廣。又入一門,屋宇甚大。揖元瑰於門下。先入為席,良久出迎。元瑰見其容狀偉爍,可年二十許,雲冠霞衣,左右玉童侍女三五十輩,皆非世所有。元瑰莫之測。相引升堂,所設饌食珍美,器皿瑰異,雖王者宴賜,亦所不及。徹饌命酒。君與妻同坐。乃曰:「不可令侍御獨坐。」即召一人,坐於元瑰之側。元瑰視之,乃其妻也。奏樂酣飲,既醉各散,終不及相問言情。遲明告別,君贈元瑰金尺玉鞭。出門行數里,因使人訪其處,無復蹤跡矣。及還京,問其妻「曾有異事乎?」具言:「某日昏然思睡,有黑衣人來,稱司命君召,某便隨去。既至司命宮中,見與君同飲。」所見歷然皆同,不謬。後十年。元瑰奉使江嶺,又於江西泊舟,見君在岸上。邀入一草堂,又到仙境。留連飲饌,但音樂侍衛,稍多於前,皆非舊人矣。及散,贈元瑰一飲器,如玉非玉,不言其名。自此敘別,不復再見。亦不知司命所主何事,所修何道,品位仙秩,定何高卑,復何姓字耳。一日,有胡商詣東都所居,謂元瑰曰:「宅中有奇寶之氣,願得一見。」元瑰以家物示之,皆非也。乃出司命所贈飲器與商。起敬而後跪接之,捧而頓首曰:「此天帝流華寶爵耳。致於日中,則白氣連天;承以玉盤,則紅光照宜。」即與元瑰就日試之,白氣如雲,郁勃徑上,與天相接。日(明抄本「日」作「曰」)夜更試之,此不謬也。此寶太上西北庫中鎮中華二十四寶也。頃年已旋降。今此第二十二寶。亦不久留於人間。即當飛去。得此寶者。受福七世。敬之哉。元瑰以玉盤承之。夜視紅光滿室。(出《仙傳拾遺》)
【譯文】
司命君,常常生活在民間。他幼小的時候,與唐元瑰是同學。唐元瑰說:司命君家世世代代信奉道教,早上晚上要點香和蠟燭,念《高上消災經》和《老君枕中經》,經常有祥瑞的奇異景象出現,奇異的香氣和祥瑞的雲霞出現在庭院殿宇之間。他的母親由於夢見滿天空都是一丈多高的仙人,旌旗車蓋遮蔽了他們家的宅院,有一道黃色的光照在她身上,那光像金子的顏色,於是她懷了孕生下司命君。司命君生下來就睜著眼張著口,像要笑的樣子。他從小聰明穎悟,誦讀詩書,元瑰比不上他。他十五六歲的時候,忽然不知哪兒去了,大概是周遊天下尋師訪道去了。不知他的老師是誰。但他得到了成仙得道的秘訣。寶應二年,元瑰是御史,充當河南道的採訪使,來到鄭州的郊外,忽然與司命君相遇。司命君的衣服很破爛,臉色很憔悴。唐元瑰很可憐他,和他說話敘舊,問他學的是什麼學業。他說,相別之後,他只是修真養性而已。他請元瑰到他家裡去看看,把馬匹和隨從留在客棧裡等候。司命君陪元瑰一起前往。他把元瑰領到市區的一側,來到一戶低小的門前。隨從只有一兩個人。二人剛走進門,外邊的門便關上了,隨從不能進入。第二道門略加寬廣。又進了一門,是一所很大的屋子。司令君請元瑰先在門外稍候,自己先進去擺放坐席,老半天才出來迎接元瑰。元瑰發現司命君的容貌變得光彩煥發,能有二十來歲的樣子,頂雲冠披霞衣,左右兩邊的玉童侍女有三五十名,都不是人世間所能有的。元瑰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司命君把元瑰領到正堂,擺設上來的山珍海味和瑰麗奇異的器皿,即使是帝王家的宴席也是比不上的。飯飽之後開始飲酒。司命君與自己的妻子坐在一起,就說:「不能讓你自己獨坐。」就叫來一個坐在元瑰的身邊。元瑰一看,竟是自己的妻子。於是奏樂暢飲,大醉之後各自散去,到底沒來得及述說舊情。天將亮的時候告別,司命君送給元瑰一把金尺和一把玉鞭。出門走了幾里,元瑰就讓人打聽他來時的那個地方,那地方已經沒有蹤跡了。等到回到京城,他問妻子曾經有過異常的事嗎?妻子說:「有一天我昏沉沉地想睡覺,來了一個穿黑衣服的人,說司命君讓我去,我就跟著他去了。到了司命君宮中之後,是他和你一塊喝酒。」她所見到的,和元瑰見到的一樣。可見這件事是確實的。十年之後,元瑰奉命出使江嶺去,又在江西停船,看到司命君在岸上。司命君請他來到一所草堂,又來到了仙境,又留他吃飯,只是音樂侍衛人員略多於前一次,全都不是前一次的那些人。等到散了席,司命君贈給唐元瑰一件飲器。飲器的質地像玉卻不是玉。他也不說這東西叫什麼名。從此話別,再沒相見,也不知他主管的是什麼事,修的是什麼道。也不知他在仙界的品位高低,更不知他姓什麼叫什麼。有一天,一位胡商到東都元瑰的住所裡來,說:「你宅第中有奇寶的氣象,希望能讓我見識見識。」元瑰把家裡的東西拿出來給胡商看,全都不是。於是他把司命君贈他的飲器拿出來給胡商看。胡商肅然起敬,跪下之後才把飲器接過去,捧著飲器點頭說:「這是天帝的流華寶爵呀!放到日光下,就能白氣連天;放到盤子裡,就能紅光照室。」胡商立即就和元瑰就著日光試驗。白氣像雲那樣蒸蒸而上,與天連到一起。日夜交替著試驗,說明這不是假貨。胡商說:「這件寶物是太上西北庫中鎮中華二十四寶之一,近年來已降回到人間來。現在這寶物是第二十二寶,也不會在人間久留的,很快就該飛回去了。得到這個寶貝的人,七代受到福佑。一定要敬重它啊!」元瑰把它盛在玉盤裡,夜間一看,滿室都是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