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93.【樊陽源】原文及翻譯

唐山南節判殿中侍御史樊陽源,元和中,入奏。岐下諸公攜樂,於岐郊漆方亭餞飲。從事中有監察陳庶、獨孤乾禮皆在幕中六七年,各歎淹滯。陽源乃曰:「人之出處,無非命也。某初名源陽,及第年,有人言至西府與取事。某時閒居洛下。約八月間,至其年七月,有表兄任密縣令,使人招某驟到密縣。某不得已遂出去。永通門宿。夜夢見一高塚,上一著麻衣人,似欲鄉飲之禮。顧視左右,又有四人。塚上其人,乃以手招陽源,陽源不樂去。次一人從陽源前而上,又一人躡後而上,左右四人皆上,陽源意忽亦願去,遂繼陟之。比及五人,見塚上袖一文書,是河南府送舉解,第六人有樊陽源。時無樊源陽矣。及覺,甚異之。不日到密縣,便患痢疾。聯綿一月,困憊甚。稍間,逕歸洛中,謂表兄曰:「兩府取解,舊例先須申。某或恐西府不得,兄當與首送密宰矣。」曰:「不可處。」但令密縣海送,固不在托。及到洛中,已九月半。洛中還往,乃勸不如東府取解。已與西府所期違(「違」明抄本作「連」)矣。陽源心初未決。忽見密縣解申府,陽源作第六人,不得源陽。處士石洪曰:「陽源實勝源陽。」遂話夢於洪,洪曰:「此夢固往塚者丘也,豈非登塚為丘徒哉。於此大振,亦未可知。況縣申名第,一如夢中,未必比府榜出,陽源依縣申第六人。孟容怒,責試官,陽源以夢告。明年,權侍郎不及第。(出《續定命錄》)
【譯文】
唐山南節判殿中侍御史樊陽源在元和年間,有事要去京城向朝廷請示。官員們帶著樂班子在城外的漆方亭設宴為他餞行。一起參加餞行宴會的有監察陳庶、獨孤乾禮都已經在州署中干了六七年了,兩個人感歎陞官的艱難。陽源說:人能否當官,不過是命運罷了。我當初的名字叫源陽。考中進士那年,有人說應該到西府中找個事做,我當時住在洛下,已經八個月了。到那一年的七月,我表哥在密縣當縣令,他派人叫我立刻去密縣,我不得已便趕往密縣。一天住在永通門,夜裡夢見一座很高的墳墓,墳墓上有一個穿麻衣的人,似乎是擺設酒饌請客,我看看左右還有四個。墳上那人用手招呼陽源上去,陽源不願意上去。身旁一人從陽源前面往墳上走去,又有一個人也悄悄地跟了上去,旁邊四個人都往上去。陽源忽然也願意去了。於是跟在他的後面住上走。等到五個人登上墳頭,見墳上那人從袖子裡取出一張公文,是河南府報送推薦舉子的名單,第六人是樊陽源,沒有樊源陽。等到睡醒了,自己覺得很奇怪,不幾天到了密縣。到了密縣後得了痢疾,一個月才好,感到非常疲勞虛弱,稍休息幾天後,便要回洛中。對表哥說,兩府錄用官員,按照慣例要事先申請,我恐怕不能被錄用在西府。兄當於首送密宰了。表哥回答說「這個辦法不可取,但令密縣海送。固不在托。等到送到洛中,已經是九月中旬了,從洛中再往回傳遞消息,需要多長時間?所以我勸你不如到東府找事做,因為與去西府所需要的時間差得太多。』陽源當初下不了決心,忽然知道密縣推薦名單已經報到府裡,陽源是第六名,沒有源陽的名字。處士石洪說「陽源這名字確實比源陽好』我便將那天晚上所做的夢告訴了他。他說「這夢中的墳墓就是土丘,那麼登土丘就是登高啊!從此陞官也說不定呢?」這一年,許孟容當川守,他開玩笑稱陽源是「密縣第六人」並說他已經吩咐試官,讓他將你的名字提二三位。等到府裡錄用的名單貼出,陽源按照縣裡申報的順序仍然是第六名。許孟容大怒。責問試官,陽源便將自己所做的夢告訴了他,第二年,在權侍郎的主考下考中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