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50.【巴邛人】古文現代文翻譯

有巴邛人,不知姓。家有桔園,因霜後,諸桔盡收。余有二大桔,如三四斗盎。巴人異之,即令攀摘,輕重亦如常桔,剖開,每桔有二老叟,鬚眉皤然,肌體紅潤,皆相對像戲,身僅尺餘,談笑自若,剖開後,亦不驚怖,但與決賭。賭訖,叟曰:「君輸我海龍神第七女發十兩,智瓊額黃十二枚,紫絹帔一副,絳台山霞實散二庾,瀛洲玉塵九斛,阿母療髓凝酒四鐘,阿母女態盈娘子躋虛龍縞襪八兩,後日於王先生青城草堂還我耳。」又有一叟曰:「王先生許來,竟持不得。信中之樂,不減商山;但不得深根固蒂,為摘下耳。」又一叟曰:「僕饑矣,須龍根脯食之。」即於袖中抽出一草根,方圓徑寸,形狀宛轉如龍,毫釐罔不周悉,因削食之,隨削隨滿。食訖,以水噀之,化為一龍,四叟共乘之,足下洩洩雲起,須臾風雨晦冥,不知所在。巴人相傳云:「百五十年已來如此,似在隋唐之間,但不知指的年號耳。」(出《玄怪錄》)
【譯文】
巴邛有一個人,不知姓什麼。他家有一座桔子園。下霜之後,許多桔子都收下來了。還剩下兩個很大的桔子,像能容三、四斗那樣大的罐。巴邛人覺得這兩個桔子很奇怪,便讓人上去摘下來。它們的重量也和平常的桔子一樣。把桔子剖開,每個桔子裡都有兩個老頭兒,鬍鬚眉毛都是白色的,全身肌膚紅潤,都面對面下象棋,身高只有一尺多,侃侃而談,笑聲朗朗,神態自若。桔子剖開之後,他們也不驚慌,照樣和對方賭勝負。賭完之後,一個老頭兒說:「你輸給我海龍神第七個女兒的頭髮十兩、智瓊額黃十二枚、紫色絹披肩一副、絳台山的霞實散二庾(古代容量單位一庾為十六斗)、瀛洲的玉塵九斛(古代容量單位,十斗為一斛)、阿母療髓凝酒四盅、阿母女態盈娘子躋虛龍白襪八雙。後天在王先生青城草堂給我罷。」又有一個老頭兒說:「王先生答應來,終究等不及了。桔中的樂趣,與商山相比並不減色,只是不能深根固蒂,還是讓人家給摘下來了。」又一個老頭兒說:「我餓了,需要吃龍根脯了。」說完就在衣袖中抽出一個草根,大小一寸左右,形狀宛轉像龍一樣,頭尾具備絲毫不差。老頭兒就削著它吃,邊削邊長,完整如初。老頭吃完,口含清水噴它,就變成一條龍。四個老頭兒一起騎上,龍的爪下排出雲霧,片刻之間風雨茫茫,四個老頭兒和龍不知哪裡去了。一百五十年來巴人一直如此相傳。此事好像是在隋唐之間,但沒有指明具體年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