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04內篇 人間世第四》原文及譯文

  內篇 人間世第四

  【導讀】人間世,人間社會。這篇也是談處世哲學的,主旨與《養生主》基本相同。比之《養生主》論述得更深入、系統,更多地從官場政事著眼。《養生主》提出養生要「緣督以為經」,本篇則闡明如何做到「緣督以為經」。
  全篇結構與其他內篇大不相同,以六七個寓言組成:前三個所示處境不同,或遊說專橫的暴君,或出使怠慢使者的異國,或輔導嗜殺成性的太子,而對付的方法都是一個:因順為懷,與之周旋。中間三個皆以大樹為例,非材才是大用,成材卻是不祥。比之為人,如支離疏者,靠畸形殘體,免除征役,得到救濟,「足以養身,終其天年」。最後寫楚狂接輿對孔子的譏諷,表明作者在處世上與儒家祖師不同的態度。
  文中說:「方今之世,僅免刑焉。」這對於當時現實是一種尖刻的批判。但作者面對這種環境,只能「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托不得已以養中」。

  【原文】顏回見仲尼1,請行2。曰:「奚之3?」曰:「將之衛4。」曰:「奚為焉?」曰:「回聞衛君,其年壯,其行獨5。輕用其國而不見其過。輕用民死,死者以國量6,乎澤若蕉,民其無如矣7!回嘗聞之夫子日:『治國去之8,亂國就之9。醫門多疾十。』願以所聞思其則⑾,庶幾其國有瘳乎⑿!」

  【註釋】1顏回,姓顏名回,字子淵,孔子弟子。 仲尼,孔子的字。 2請行,辭行。 3奚之,去哪兒? 奚,何。 之,往。 4衛,春秋時諸侯國,在今河南湯陰南。 5獨,專橫獨斷。 6死者二句:國,域,區域。 量,量度。 乎,假借為㙤,坼裂。 蕉,通焦。 二句意謂:死的人以區邑進行計算,田澤龜裂成了焦土一片。前句說殺人之多,後句比喻暴君盤剝殘酷,顆粒無收。 7如,去。 無如,無路可走。 8去,離開。 9就,即,這裡指進去救治。 十醫門,醫家之門。 疾,指病人。 ⑾所聞,指夫子所說的話。 則,法,指救治衛國的辦法。 《莊子闕誤》引李氏本「思其」下有「所行」二字。「則」字屬下讀,則作:「願以所聞思其所行,則庶幾其國有瘳乎!」這樣意思比較完整、順暢。 ⑿庶幾,或許。 瘳(chōu 抽),病癒。 有瘳,可以治好。

  【原文】仲尼日:「嘻,若殆往而刑耳1!夫道不欲雜,雜則多,多則擾2,擾則憂,憂而不救3。古之至人,先存諸己而後存諸人4。所存於己者未定5,何暇至於暴人之所行6!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蕩而知之所為出乎哉7?德蕩乎名8,知出乎爭。名也者,相軋也9;知也者,爭之器也十。二者凶器,非所以盡行也⑾。

  【註釋】1若,你。 殆,大概,差不多。 刑,受刑罰。 耳,句尾助詞。 2擾,亂。 憂,憂患。 3不救,不可挽救。 4先存句:先在自己身上確立起來(指道的修養),然後才能培養別人。意即正人先正已。 存,立。 諸,「之於」的合音。 5未定,動搖不定。 6何暇句:哪裡談得上能夠感化暴人的所作所為! 何暇,哪來得及。 至於,及於,指下文「及化」的意思。 7蕩,失。 所為出,產生的原因。 8德蕩二句:道德敗壞是由於追求名譽,智慧產生於爭奪。 9軋,傾軋。 句謂名譽是引起互相傾軋的原因。 十器,工具,手段。 ⑾盡,即《荀子·榮辱》「則農以力盡田,賈以察盡財,百工以巧盡械器」之「盡」,精於、善於的意思。 句意謂智慧和名譽是不能使自己的品行純正高尚的。

  【原文】且德厚信矼1,未達人氣2;名聞不爭,未達人心。而強以仁義繩墨之言術暴人之前者3,是以人惡有其美也4,命之曰菑人5。菑人者,人必反菑之。若殆為人菑夫6。

  【註釋】1德厚,道德純厚。 信矼(qiāng 腔),行為誠實。 矼,憨實的樣子。 2達,通達,瞭解。 人氣,他人的感情。 3繩墨,本指木匠劃線用的工具,這裡引申為法度規矩。 術,借為述,陳述。(按朱桂曜《莊子內篇補正》說)焦竑說:江南古藏本作「衒」。衒,賣弄。可參考。 4是以句:這就是用別人的罪過來換取自己的美德。 是,此。 以,用。 有,取得;一說「有」當為「育」字之誤,育,通鬻,賣。 5命,名,稱。 菑,即「災」字,害。 6若,你。 為,被。

  【原文】且苟為悅賢而惡不肖1,惡用而求有以異?若唯無詔2,王公必將乘人而斗其捷。而目將熒之3,而色將平之4,口將營之5,容將形之6,心且成之7。是以火救火8,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順始無窮9,若殆以不信厚言十,必死於暴人之前矣!

  【註釋】1且苟二句:而且假如能夠做到尊重賢才而憎惡壞人(指衛君),又何須乎你去追求標新立異呢?言外之意是:衛國自有賢才,無須你多此一舉。 惡(wu 務),何。 而,你。 2若唯二句:你除非不諍諫,否則衛君一定會乘著你的漏洞而以他的巧辯與你相鬥。 詔,告誡,諍諫。 王公,指衛君。 人,指顏回。 捷,巧辯。 3而,你。 熒(ying 營),通瞢,眩惑。 4色,氣色。 平之,平靜下來。意即消除了對他的不滿。 5營,亂,指說話錯亂。 6形,表現。 形之,指表現出理屈順從的樣子。 7成,行成之成,有妥協的意思。 8是以三句:猶今說火上加油。 9順始無窮,指按照開始時那樣諍諫下去,堅持不休。 十若,你。 殆,將。 不信,不被信任。 厚,多。 厚言,指反覆諍諫。

  【原文】且昔者桀殺關龍逢1,紂殺王子比干2,是皆修其身以下傴拊人之民3,以下拂其上者也4,故其君因其修以擠之5。是好名者也。

  【註釋】1桀,夏桀王。 關龍逢(pang 旁),桀時賢臣,因忠諫桀而被殺。 2紂,商紂王。 王子比干,紂王叔父,因忠諫紂王而被挖心。 3是,此。指關龍逢與王子比干。 傴拊(yǔ fǔ 羽撫),通嘔咐,憐愛。 人之民,指國君之民。 4拂,違逆,觸犯。 5因其修以擠之,因為他們修養太好而加以陷害。 修,善。 擠,排擠。

  【原文】昔者堯攻叢枝、胥、敖1,禹攻有扈2。國為虛厲3,身為刑戮4。其用兵不止5,其求實無已,是皆求名實者也,而獨不聞之乎6?名實者,聖人之所不能勝也7,而況若乎8!雖然,若必有以也9,嘗以語我來十。」

  【註釋】1叢枝、胥、敖,三古國名。 叢枝即宗膾,叢與宗、枝與膾,古音均相通。 2扈(hu 戶),夏時國名。在今陝西戶縣北。 有,語助詞。 3國,指以上四國。 為,成了。 虛,通墟,廢墟。 厲,厲鬼。古時說人無後而死則變為厲鬼。 4身,本身。指四國國君。 為,被。 5其用兵三句:其,指堯與禹。 實,實利。 已,止。 是,此,這樣做。 名,名聲。 6而,你。 7勝,克服。 8若,你。 9以,因,原因。如《詩·邶風·旄丘》「何其久也,必有以也」之「以」。 十嘗,試。 以語我來,即以之語我來,把原因說給我聽。 來,句末助詞,猶「咧」。

  【原文】顏回曰:「端而虛1,勉而一,則可乎?」曰:「惡!惡可2!夫以陽為充孔揚3,采色不定4,常人之所不違5,因案人之所感6,以求容與其心,名之曰日漸之德不成7,而況大德乎!將執而不化8,外合而內不訾9,其庸詎可乎!」

  【註釋】1端而二句:正直而謙虛,積極而堅定。 一,專一不移。 這兩句是針對上文孔子批評「所存於己者未定」、「強以仁義繩墨之言術暴人之前」、「目將熒之」、「心且成之」等妥協態度而答的。 2惡(wū 烏),表示否定的語詞。 惡可,哪裡行。 3夫以句:陽,指剛猛氣盛的品格。 充,補足。 孔,甚。 揚,張揚。 孔揚,猶今說鋒芒畢露。 句意謂衛君本來已經是鋒芒畢露的了,又加上正是方剛之年,故氣勢甚盛。 4采色,神采顏色,即表情。 采色不定,指衛君喜怒無常。 5不違,不敢觸犯。 6因案二句:以壓別人的思想來使自己的心情舒暢。 案,壓抑。 感,感觸。 所感,指思想活動。 容與,歡暢。這是指衛君說的。 7日漸之德,每天有點進步的道德,即小德。 不成,不能形成。 8執而不化,固執己見而不能隨物變化。指衛君說。 9外合句:與下文顏回所答的「內直而外曲」意正相反。 外合,指表面上投合。 訾(zī 子),毀,消除。 內不訾,內心不消除己見。

  【原文】「然則我內直而外曲1,成而上比2。內直者,與天為徒3。與天為徒者,知天子之與己4,皆天之所子5,而獨以己言蘄乎而人善之6,蘄乎而人不善之邪?若然者,人謂之童子7,是之謂與天為徒。外曲者,與人之為徒也8。擎跽曲拳9,人臣之禮也。人皆為之,吾敢不為邪?為人之所為者,人亦無疵焉十,是之謂與人為徒。成而上比者,與古為徒⑾。其言雖教,謫之實也⑿,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雖直而不病⒀,是之謂與古為徒。若是則可乎?」仲尼曰:「惡!惡可!大多政法而不諜⒁。雖固⒂,亦無罪。雖然,止是耳矣⒃,夫胡可以及化⒄!猶師心者也⒅。」

  【註釋】1內直,內心直率而無偏見。 外曲,外表委曲求全。 2成,平,允當。 上,以前。 比,從。 上比,向從前看齊,意即從古。 句謂說得允當而又引古人的話作依據。 3與天為徒,以天為師。意即隨著自然而變化。 4天子,人君。 5所子,所生所養。 6而獨二句:而偏要將自己的主張要求別人稱讚或者計較別人不稱讚嗎?言外之意是:大家同是上天所生,本無區別,故無須計較。 蘄,求。 善,稱善。 7童子,比喻天真。 8與人之為徒,以世人為師。意即舉動隨和於世人。 9擎(qing 晴),執,指執笏(hu 戶)。古時大臣上朝要拿著手板,用來備忘。 跽(ji 技),長跪。挺著上身,屈膝至地,臀不接踵。 曲,指曲身鞠躬。 拳,拱手。 十疵,毛病。作動詞用,意即指為毛病。 ⑾與古為徒,以古人為師。 ⑿其言四句:所說的雖然是引導性的話,而實質上是責備他,但那是古來就有的,並非我創造的。 謫,譴責。 ⒀不病,不會出毛病。 ⒁大,太。 政,通正。 正法,法規,指上文關於內直、外曲、上比的說法。 諜,通渫,通達。 句意謂糾正人家的方式方法太多而又不通達。 ⒂固,淺陋。 ⒃止是,只不過如此。意即僅可免罪。 ⒄胡,何。 及化,感化別人。 ⒅師心,以自己的心為師。猶今說自以為是。

  【原文】顏回曰:「吾無以進矣1,敢問其方。」仲尼曰:「齋2,吾將語若3。有心而為之4,其易邪?易之者,皞天不宜。」顏回曰:「回之家貧,唯不飲酒不茹葷者數月矣5。如此則可以為齋乎?」曰:「是祭祀之齋6,非心齋也。」

  【註釋】1無以進,指無法提出更好的辦法。 2齋(zhāi 摘),心齋,這裡指洗除心中慾念。 3語若,告訴你。 4有心四句:有心去做(指感化衛君),難道就容易嗎?就是容易的話,老天爺也不容許。 其,豈。 皞(hao 浩),明亮。 宜,適,容許。 5茹(ru 如),吃。 葷(hūn 昏),肉食。 6祭祀之齋,祭祀前的齋戒,吃素,整潔身心。

  【原文】回曰:「敢問心齋。」仲尼曰:「若一志1,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2;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聽止於耳3,心止於符4。氣也者5,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

  【註釋】1若,你。 一志,使心志純一,排除雜念。 2無聽二句:常人都是用耳聽的,怎麼不用耳聽而用心聽,甚至用氣聽?這就是要對外界聽而不聞,心守虛寂。 3聽止句:止,不動。 句意謂外界的聲音對耳朵毫無觸動。 宣穎《南華經解》認為應作「耳止於聽」。根據上下文句法,宣說是有道理的。 4心止句:符,接合。 句謂心停止與外界事物接觸,即所謂「對境莫任心,對心莫認境」。 5氣也五句:氣其實不能聽亦不能與外界接合,無聲無慮,所以是虛的,虛就能接納萬物。但唯有道才能集結在空虛之中,因為道本身也是虛的。如果有物進入其中就不成為空虛了。這個虛就是心齋,虛才可能得道。

  【原文】顏回曰:「回之未始得使1,實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謂虛乎?」夫子日:「盡矣!吾語若:若能入游其樊而無感其名2,入則鳴3,不入則止。無門無毒4,一宅而寓於不得已則幾矣5。絕跡易,無行地難6。為人使易以偽7,為天使難以偽。聞以有翼飛者矣,未聞以無翼飛者也;聞以有知知者矣8,未聞以無知知者也。瞻彼闋者9,虛室生白,吉祥止止十。夫且不止,是之謂坐馳⑾。夫徇耳目內通而外於心知⑿,鬼神將來捨⒀,而況人乎!是萬物之化也⒁,禹、舜之所紐也⒂,伏戲、幾蘧之所行終⒃,而況散焉者乎⒄!」

  【註釋】1回之四句:我顏回還沒有接受心齋的教育時,實在感到我顏回自身的存在;接受了心齋的教育之後,就感到未曾有我顏回的存在了。這就是「無己」、「吾喪我」的意思。 得使,受教。 2樊,藩籬。 入游其樊,入游於衛國之地。 無感其名,不為名利動心。 3入則二句:人家聽得進就講,聽不進就不講。即投機則說,不投機就算了。 入,入耳。 4無門無毒:這是應上文「醫門多疾」句而來的。顏回以醫師自比,企圖要把衛國的病症治好,這實在是好取名聲,過於自負。故孔丘教他無感其名,無門無毒。 無,通毋。 門,即「醫門」之「門」。在這裡作動詞用。 無門,不要擺出醫師的門面。 毒,藥治。 無毒,不要把自己的主張看作治人的藥方。 5宅,安居,安處。 一宅,完全安處。 寓於不得已,托心於無可奈何的境地。 幾,差不多。 6絕跡二句:不走路容易,走路而不踏地是很難的。意謂逃人絕世容易,但涉世無心、不留形跡就難以做到了。 跡,腳印。 7為人二句:被他人驅使就容易作假,被天性驅使就難以作假。 為,被。 8聞以句:前一「知」字通智,下句同。 9瞻彼二句:瞻,觀望。 闋(que 卻),空。 彼闋者,那個空虛的境界。 生,出現。 二句意謂:眼看著那個空虛的境界,就會使淡漠的心室呈現純白的映像。 人們張開眼睛就會看到萬物紛紜,怎能有個空虛的境界可以看到呢?那就是要人們視而不見。看見了當沒有看見一般,心裡就沒有印象,就可以使內心保持清靜。《天地》篇「視乎冥冥,聽乎無聲。冥冥之中,獨見曉焉;無聲之中,獨聞和焉」、「上神乘光,與形滅亡,是謂昭曠」也是這個意思。 十吉祥,善福。 止止,來臨了。上一「止」字作集、來臨解。下一「止」字是句尾助詞。《淮南子·俶真訓》引作「止也」。唐盧重元(玄)注《列子·天瑞》引作「止耳」。 ⑾坐馳,形坐而神馳。 ⑿徇,使。 耳目內通,把自己的聽覺、視覺引向自身體內,猶氣功中的意守丹田,收視反聽。 外於心知,排除心智的作用。 外,《漢書·霍光傳》「盡外我家」顏師古註:「外,疏斥之。」亦即疏遠,排斥的意思。 ⒀捨,居。 ⒁是,此,指大道。 化,變化。 句謂這就是順應萬物變化的原因。 ⒂紐,關鍵。 所紐,作為治天下的關鍵。 ⒃伏戲、幾蘧(qu 渠),都是傳說中的上古君王。 所行終,作為終身奉行的準則。 ⒄散焉者,沒有成就的人。指一般人。

  【點評】衛君專橫,國民遭殃,顏回想遊說衛君,解除衛國的弊病。仲尼用「心齋」之法告誡顏回,叫他隨機應變,「入則鳴,不入則止」,隨遇而安,「一宅而寓於不得已」,盡力求得內心的虛寂靜止。

  【原文】葉公子高將使於齊1,問於仲尼曰:「王使諸梁也甚重2。齊之待使者,蓋將甚敬而不急3。匹夫猶未可動4,而況諸侯乎!吾甚栗之。子常語諸梁也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歡成5。事若不成,則必有人道之患6;事若成,則必有陰陽之患7。若成若不成而後無患者,唯有德者能之。』吾食也執粗而不臧8,爨無慾清之人。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9,我其內熱與!吾未至乎事之情而既有陰陽之患矣!事若不成,必有人道之患,是兩也十。為人臣者不足以任之⑾,子其有以語我來⑿!」

  【註釋】1葉(she 射)公子高,楚莊王玄孫,被封於葉,字子高,名諸梁。 使於齊,出使去齊國。 2王,指楚王。 重,指出使所負的責任重大。 3甚敬而不急,態度上十分恭敬而辦事則毫不著急。 4匹夫三句:自己連一個普通的人都不能感化,何況要感化一個諸侯呢!我是非常擔心的。表明葉公子高自感無能為力。 動,感動。 諸侯,指齊王。 栗,恐懼的樣子。 5寡不句:很少不合於道而能愉快成事的。意謂邦交的事情,如果沒有辦法,那是很難成功的。 6人道,人事。 7陰陽之患,指或悲或喜的感情會引起身體陰陽失調,傷害身心。 8吾食二句:執,取,揀擇。 臧,善,精美。 爨(cuan 篡),燒火做飯。 二句謂:我只求吃上粗糙的而不敢希望精美的,燒火煮飯的人誰也不敢妄想得到清涼。 這兩句是比喻,言外之意是:我出使齊國不敢希望出色地完成任務,而且擔負了出使的責任是不敢妄想輕鬆的。 9今吾三句:現在我早上接受了使命,傍晚就飲起冰來,我可能患了內熱症了。我負責的工作都還沒有完成,就已經有陰陽之患了。 與,通歟,句尾助詞。 十兩,雙。指雙重之患。 ⑾不足以任之,指承受不了雙重之患。 ⑿子,先生,指仲尼。 其,表示祈求語氣的助詞。 有,又。 以,下省「之」。 句謂先生再把這個問題和我談談吧。

  【原文】仲尼曰:「天下有大戒二1:其一命也,其一義也。子之愛親,命也,不可解於心;臣之事君2,義也,無適而非君也3,無所逃於天地之間。是之謂大戒。是以夫事其親者,不擇地而安之,孝之至也;夫事其君者,不擇事而安之,忠之盛也4;自事其心者5,哀樂不易施乎前6,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得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7,何暇至於悅生而惡死8!夫子其行可矣!

  【註釋】1戒,法則。 2事君,為國君服務。 3無適句:不論何時何國都不能沒有國君。 適,往。 4盛,最。 5自事其心者,懂得調養自己心性的人。 6哀樂句:什麼哀樂也不能改變自己當時的心境。 易施,改變移動。 前,當前,指當時的心境。 7行事句:行,實行,執行。 情,情實。 行事之情,按實際行事。 忘其身,忘卻自身的得失哀樂。 8何暇句:哪裡有工夫考慮到喜歡生而憎惡死。這是針對「人道之患」與「陰陽之患」說的。

  【原文】丘請復以所聞1:凡交近則必相靡以信2,遠則必忠之以言3。言必或傳之4。夫傳兩喜兩怒之言5,天下之難者也。夫兩喜必多溢美之言6,兩怒必多溢惡之言。凡溢之類妄7,妄則其信之也莫8,莫則傳言者殃。故法言曰9:『傳其常情十,無傳其溢言,則幾乎全⑾。』

  【註釋】1復以所聞,再把所聽到的說說。 復,再。 2交,交往。指國家間的外交。 靡,親順。 相靡以信,以信任相親憐。 3忠之以言,用語言來表達互相忠誠。 4言必句:語言必定要有人傳達。 或,有人。 5兩喜,雙方都高興。 兩怒,雙方都憤怒。 6溢,誇張。 溢美,誇大了好處。 溢惡,誇大了壞處。 7類妄,類似說謊。 8莫,通漠,淡漠。 信也莫,即不大相信。 9法言,古代格言。 十常情,基本內容。 句意謂傳言時要剔除那些出於兩喜兩怒的溢言。 ⑾則幾乎全,就大概可以保全自己了。

  【原文】且以巧鬥力者1,始乎陽2,常卒乎陰,泰至則多奇巧3;以禮飲酒者,始乎治4,常卒乎亂5,泰至則多奇樂。凡事亦然6,始乎諒7,常卒乎鄙8;其作始也簡9,其將畢也必巨十。言者,風波也⑾;行者,實喪也⑿。夫風波易以動,實喪易以危。故忿設無由⒀,巧言偏辭。獸死不擇音⒁,氣息茀然⒂,於是並生心厲⒃。剋核大至⒄,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而不知其然也⒅。苟為不知其然也,孰知其所終⒆!故法言曰:『無遷令⒇,無勸成(21)。過度益也(22)。』遷令勸成殆事(23)。美成在久(24),惡成不及改,可不慎與!且夫乘物以游心(25),托不得已以養中(26),至矣。何作為報也(27)!莫若為致命(28),此其難者?」

  【註釋】1以巧鬥力,憑借智巧角力爭勝。 2始乎二句:開始時用公開的辦法,但往往最後就用秘密的辦法。 卒,最後。 3泰至,太甚,太過。 奇巧,異乎尋常的機巧,此指陰謀詭計。 4治,有規矩。 5亂,此指喝醉了酒而亂了規矩。 奇樂,異乎尋常的娛樂,此指醉歡取樂。 6凡,一切。 7諒,信,誠實。 8鄙,險惡。 9作,發生。 簡,微小。 十巨,大,嚴重。 ⑾風波,比喻捉拿不定。 ⑿實喪,得失。有所作為則必有得失。 ⒀故忿二句:忿怒的發作沒有別的原因,只是由於花言巧語和偏激失當。 設,立,形成。 ⒁不擇音,意即狂亂而叫。 ⒂氣息,呼吸喘氣。 茀(bo 帛),通勃,氣息急促的樣子,表現怒氣發作。 ⒃厲,惡。 心厲,心上惡意。指害人之意。 ⒄剋(ke 克)核,限制要求。 這句以下是指與齊國的外交,如果條件太苛刻是不行的。回應上文說齊國待使者是「甚敬而不急」的「急」字與「寡不道以歡成」的「歡」字。要求太過就是急而不歡了。 ⒅不肖,不善。 應之,報答之。 ⒆所終,結果,下場。 ⒇遷移,變。 遷令,改變命令。 (21)勸成,促成。 無勸成,意即任之自然,不要加上任何主觀作用來促進它。 (22)過度,超越分寸。 益,溢字古體,氾濫,越軌。 (23)殆事,害事。 (24)美成二句:美德的形成是長期的,但變壞就快得連悔改都來不及了。 (25)乘物以游心,心神任隨外物的變化而遨遊。 (26)養中,保養心性。 (27)何作句:作,作意。 報,指齊國的報答。 句謂何必在齊國的報答問題上考慮那麼多! (28)莫若二句:莫若,不如。 致命,致君之命。 二句謂:不如如實地傳達國君的指示,這樣會有困難嗎?

  【點評】上一段提出要做到「心齋」的境界,這一段以孔子回答葉公子高如何擔任使者的問題說明如何做到「心齋」:「乘物以游心,托不得已以養中。」連什麼人道之患、陰陽之患都不要去想它。從主觀說,要對一切都採取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的態度,絲毫不動哀樂之心;從工作說,以完成使命為例,就是「無遷令,無勸成」,任務觀點,應付應付。這是《養生主》篇「緣督以為經」的具體展現。

  【原文】顏闔將傅衛靈公大子1,而問於蘧伯玉曰2:「有人於此3,其德天殺4。與之為無方則危吾國5,與之為有方則危吾身。其知適足以知人之過6,而不知其所以過。若然者,吾奈之何7?」蘧伯玉曰:「善哉問乎!戒之8,慎之,正女身也哉9!形莫若就十,心莫若和。雖然,之二者有患⑾。就不欲入⑿,和不欲出⒀。形就而入,且為顛為滅⒁,為崩為蹶;心和而出,且為聲為名,為妖為孽⒂。彼且為嬰兒⒃,亦與之為嬰兒;彼且為無町畦⒄,亦與之為無町畦;彼且為無崖⒅,亦與之為無崖;達之⒆,入於無疵。

  【註釋】1顏闔(he 合),姓顏名闔,傳為魯國賢人。 大,通太。衛靈公太子,蒯聵(kuǎi kui 愧)。 傅,古時貴族子弟的老師。這裡作動詞用,作某人的師傅。 2蘧(qu 渠)伯玉,姓蘧字伯玉,名瑗,傳為衛國的賢大夫。 3人,指太子。 4德,性。 天殺,天生嗜殺。 5與之,對他。 方,法,原則。 無方,沒有原則。 6適足,僅能。 7奈之何,對他怎麼辦。 之,指太子。 8戒,警惕。 9正女身,端正你自己本身。 女,通汝。 十形莫二句:外表上最好多接近他,內心上最好多順從他。 形,形態,外表。 就,近。 ⑾之,此。 患,危險。 ⑿入,陷入。 句謂接近而又不要陷進去。 ⒀出,表露,顯露。 句謂和順而又不要太顯露。 ⒁且為二句:說明「形就而入」的惡果。 顛,倒,墮落。 滅,毀壞,敗壞。 崩,垮。 蹶(jue 決),跌倒,失敗。 ⒂妖、孽,都是兇惡的象徵。 ⒃嬰兒,比喻天真無知。 ⒄町(tǐng 挺),田界。 畦(qi 其),田園中分成的小區城。 町畦,田基所限的區域,引申為限制、約束。 ⒅崖,通涯。 嬰兒、無町畦、無崖,三者都有隨心任性,無拘無束的意思。 ⒆達之二句:達到了這些就進入一個無可挑剔的境界。 疵,毛病。

  【原文】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當車轍1,不知其不勝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2。戒之,慎之,積伐而美者以犯之3,幾矣!

  【註釋】1怒,奮舉。 當,通擋。 轍,本指車輪碾過的痕跡。此指車輪。 2是,作動詞,有恃的意思。 美,得意可觀,指螳螂臂說。 3積,多次,屢屢。 伐,誇耀。 而,你。 犯之,觸犯太子。 二句謂:老是吹噓你自以為得意的東西而觸犯了太子,就和螳螂差不多了。

  【原文】汝不知夫養虎者乎?不敢以生物與之1,為其殺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與之2,為其決之之怒也3。時其饑飽4,達其怒心5。虎之與人異類,而媚養己者6,順也;故其殺者7,逆也8。

  【註釋】1生物,活的動物。 與之,給它吃。 2全物,整個動物(指老虎吃的小動物)。 3決,裂,撕開。 4時,假借為伺,等候。 5達,引導。 達其怒心,對它發怒的性情要引導。意即使它在可能發怒時不至於發怒。 這裡以虎比喻太子。 6媚養己者,媚順於養自己的人。 7殺,指傷人。 8逆,觸犯。指人觸犯了它。

  【原文】夫愛馬者,以筐盛矢1,以蜄盛溺2。適有蚊虻僕緣3,而拊之不時4,則缺銜毀首碎胸5。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6,可不慎邪!」

  【註釋】1筐,竹編的盛東西的器具。 盛,裝。 矢,屎的假借字。 2蜄(shen 慎),大蛤。此處指大蛤殼,作裝馬尿用。 溺,尿。 3適,偶然。 僕,附。 緣,攀。 僕緣,指蚊虻叮著。 4拊,拍打。 不時,不合時。 5缺銜,咬斷口勒。 首、胸,指馬籠頭與肚帶之類。 這句形容馬發怒的樣子。 6意,主觀意圖。 亡,失。 句意謂愛馬之意是極其周到的,但過分的愛卻反而造成了損失。

  【點評】作者通過蘧伯玉之口表明對於當政者是不滿的,但又感到如螳螂之不能擋車轍一樣無能為力,故只好一切順之。虎雖性暴,順之就可以媚人;馬雖馴服,逆之也會暴怒。反覆比喻,都在說明「順」的重要。

  【原文】匠石之齊1,至於曲轅2,見櫟社樹3。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圍4,其高臨山十仞而後有枝5,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6。觀者如市7,匠伯不顧8,遂行不輟9。弟子厭觀之十,走及匠石,曰:「自吾執斧斤以隨夫子,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視,行不輟,何邪?」曰:「已矣⑾,勿言之矣!散木也⑿。以為舟則沉,以為棺槨則速腐⒀,以為器則速毀⒁,以為門戶則液樠⒂,以為柱則蠹⒃,是不材之木也⒄。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⒅。」

  【註釋】1匠石,木匠名石。 之,往。 2曲轅,地名。 3櫟(li 力),樹名,有白櫟、高山櫟等。 社樹,被拜為土地神的樹。 4絜(xie 協),用繩子計量圓筒形物體的粗細。 舊說直徑一尺為一圍。 5臨山,臨居山頂,即高出山頂。 仞,八尺,或說七尺。 6為舟,造船。 旁,讀為方,且。 7市,集市。 形容人多熱鬧。 8不顧,不看。 9遂,竟。 輟(chuo 齪),停止。 十厭觀,飽看。 ⑾已矣,罷了。 ⑿散木,沒有用的木材。 ⒀棺,棺材。 古代棺外再有一層,叫做槨(guǒ 果)。 ⒁器,用具。 ⒂樠(滿換木,man 蠻),樹名,樹心似松。松樹心有脂液流出,樠樹也是如此。 液樠,脂液流出如樠樹。說明木心不堅實。 ⒃蠹(du 杜),蛀木蟲。此作動詞,謂蟲蛀。 ⒄不材,不能用作材料。 ⒅若是,如此。 壽,長命。

  【原文】匠石歸,櫟社見夢曰1:「女將惡乎比予哉2?若將比予於文木邪3?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屬4,實熟則剝5,剝則辱。大枝折,小枝洩6。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7。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擊於世俗者也8。物莫不若是。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9,乃今得之十,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⑾?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⑿,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匠石覺而診其夢⒀。弟子曰:「趣取無用⒁,則為社何邪?」曰:「密⒂!若無言!彼亦直寄焉⒃!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⒄。不為社者,且幾有剪乎⒅!且也彼其所保與眾異⒆,而以義喻之⒇,不亦遠乎(21)!」

  【註釋】1見(xian 現)夢,托夢。 2女,通汝。 比予,和我相比較。 3文木,紋理正常,可作木料的樹。 4柤(zhā 渣),通楂,即山楂。 果蓏(luǒ 裸),一說有核叫果,無核叫蓏;一說木本植物的果實叫果,草本植物的果實叫蓏。這句就樹木說,宜用前說。 5實熟,果實成熟。 剝,被剝。 6洩,通抴(ye 夜),拉,牽扭。這裡指被牽扭。 7苦,作動詞。 苦其生,使一生受苦。 8自掊句:自討世俗的人的打擊啊! 掊,打。 9幾(jī 機)死,幾乎被砍死。 十得之,指實現了無用為用的願望。 ⑾大,高大。 ⑿且也二句:而且你和我都是物,為什麼要互相看作可用不可用之物呢?言外之意是:你也不過是無用之物罷了。故下文稱之為「散人」(不成材的人)。 「相物」之「物」,作動詞用。 ⒀診,通畛,即《禮記·曲禮》「畛於鬼神」之「畛」,告。 診其夢,把他的夢告訴給弟子。 一解診為占夢。 ⒁趣取二句:趣,通趨。 趨取,追求。 為社,做土地神。 ⒂密,保密。叫弟子不得洩露。提示下文是知心話。 ⒃直,特。 直寄,特意寄托。 言外之意是:它根本不是有心做土地神,只是掛個招牌來保全自己罷了。 ⒄以,因。 為,被。 詬(gou 夠),侮辱。 厲,病。《禮記·儒行》鄭註:「詬病,猶恥辱也。」 句謂以致被不瞭解自己的人譏諷辱罵。 ⒅幾,幾乎。 剪,砍伐。 ⒆且也句:而且它和眾木保存生命的方法不同。意即眾木以有用被人珍惜,它以無用獲得長生。 ⒇義,常理。 喻,說明。 (21)遠,相距太遠,即失去分寸。

  【原文】南伯子綦游乎商之丘1,見大木焉,有異2:結駟千乘3,隱,將芘其所藾4。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異材夫!」仰而視其細枝,則拳曲而不可以為棟樑;俯而視其大根5,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6;咶其葉,則口爛而為傷7;嗅之,則使人狂酲三日而不已8。子綦曰:「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嗟乎,神人以此不材9。」

  【註釋】1南伯子綦,即南郭子綦,為南郭之長,故稱之為伯。 商之丘,即商丘,宋國國都,在今河南省商丘縣。 2有異,有異常的景象,指樹大得出奇。 3結,集。 駟,四馬拉一車。 千乘,千輛車。 4隱,藏。 芘,通庇。 藾(上下賴,lai 賴),蔭。 句謂車輛千乘要隱藏的話,都能庇護在樹蔭之下。這是形容樹之大。 5大根,粗大的樹幹下部。 根,本。 6軸,本指車輪中心的圓柱。這裡借指樹心。 解,鬆散。 軸解,木心不堅實。 7咶(shi 世),同舐,舔。 為傷,被傷害。 8酲(cheng 程),醉酒。 狂酲,大醉如狂。 已,止。 9嗟乎,表示讚歎的語詞。 以,用。 句意謂神人取效這種無用之材而作為大用。

  【原文】宋有荊氏者1,宜楸柏桑2。其拱把而上者3,求狙猴之杙者斬之4;三圍四圍,求高名之麗者斬之5;七圍八圍,貴人富商之家求樿傍者斬之6。故未終其天年而中道之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7,與豚之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為大祥也。

  【註釋】1荊氏,宋地名。 2宜,適宜,指適宜種植。 楸(qiū 秋),落葉喬木,干高葉大,木材質地細密。 3拱,兩手合握。 把,一手所握。 形容樹枝的粗細。 4杙(yi 亦),小木樁。可用來拴狙猴。 5高名,榮華高大。 麗,屋棟。 6樿(shan 善)傍,單幅板的棺材。 7故解四句:故此解禱時,那些白額的牛、高鼻的小豬和生痔瘡的人,都是不能用來作為祭品丟進河裡的。 解,解禱,求神免災的祈禱。 以,用。 顙(sǎng 嗓),額。 豚(tun 臀),小豬。 亢,高。 適,往。

  【原文】支離疏者1,頤隱於臍2,肩高於頂3,會撮指天4,五管在上5,兩髀為脅6。挫針治繲7,足以餬口;鼓筴播精8,足以食十人。上征武士9,則支離攘臂而游於其間十;上有大役⑾,則支離以有常疾不受功⑿;上與病者粟⒀,則受三鍾與十束薪⒁。夫支離其形者⒂,猶足以養其身,終其天年,又況支離其德者乎⒃!

  【註釋】1支離疏,作者假設人名。有支離破碎的意思,表明形體不健全。 2頤(yi 宜),面頰。 隱於臍,藏在肚臍裡。 3頂,頭頂。 4會撮(cuō 搓),假借為鬠੯飀⩬௼증累ᣀⰩ쌩뻣¥ȧ䨤ꦨ殷躩뻣£&쇥䩯쌥Ѥ芣£"ᤤꔧ쌤ꔨ䏤鋨姣£"ᥩ뀯숢i 閉),大腿。 為脅,與脅相並,幾乎變成脅一樣。 7挫,按。 挫針,縫衣。 治,治理。 繲(左右解,xie 懈),《集韻》:「故衣也。」 治繲,洗衣。 餬:簡體「左右胡」。 8鼓,振動。 筴(上竹下夾),即《儀禮·士冠禮》「筮人執筴」之「筴」,蓍草。 鼓筴,占卦時,搖動蓍草,求出卦的號數之類,再根據該號卦文推說吉凶。這完全是一種迷信活動。 播,撒。 精,精米。 問卦者把米交給算卦的人,算卦的把米撒在神位上求神,米終歸為算卦者所有。 這裡說支離疏算卦,賺得的米足夠供養十個人。 食,通飼,養。 9上,統治者。 征武士,徵兵。 十支離,支離疏簡稱。 攘,捋起袖子。 攘臂,捋起袖子,伸出胳膊,表現支離疏毫無被征的憂慮。 ⑾役,徭役。 ⑿常疾,長期殘廢。 功,工作。 不受功,不用當差。 ⒀與,給。 ⒁鐘,量的單位,六斛四升為一鐘。 三鐘,指米三鐘。 十束薪,十把柴。 ⒂支離,作動詞用。 支離其形,使他的形體殘廢。 ⒃支離其德,使他的道德成為世俗看來是不正常的,有缺陷的。

  【原文】孔子適楚,楚狂接輿游其門曰1:「鳳兮鳳兮2,何如德之衰也。來世不可待3,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聖人成焉4;天下無道,聖人生焉5。方今之時,僅免刑焉6!福輕乎羽7,莫之知載;禍重乎地8,莫之知避。已乎9,已乎!臨人以德。殆乎十,殆乎!畫地而趨。迷陽迷陽⑾,無傷吾行。吾行郤曲⑿,無傷吾足。」
  山木,自寇也⒀;膏火,自煎也⒁。桂可食⒂,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註釋】1游其門,走過他的門口。 2鳳兮二句:以鳳鳥諷喻孔子。 何如,何以。 3來世二句:表現了對於未來的絕望,對於沒落的哀歎。 待,等待。 追,追及,挽回。 4成,指成就他們的事業。 5生,宣穎《南華經解》:「全其生也。」 6僅免刑焉,僅僅免於刑戮罷了。 以下幾句都是說社會的黑暗。但這是從作者所處的階級立場上說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說是他們命運的寫照。 7福輕二句:幸福比羽毛還要微薄,且誰也不曉得怎樣才能享受到。 載,承受,故引申為享受。 8禍重二句:災禍比大地還重,且誰也不曉得怎樣才能避免。 9已乎三句:已乎,算了吧。 臨人,待人,這裡指教人。 十殆乎三句:殆,危險。 畫地而趨,自己畫定一個圈子自個兒在裡邊跑。意謂自己束縛自己。 這些都是指孔子說的。 ⑾迷陽二句:迷陽,一種多刺的草。 行,借為胻,腳脛。 二句意謂:世路艱難險阻,如滿地荊棘,故要特別提起精神,注意腳給刺傷。 ⑿吾行二句:吾行郤曲,《闕誤》引張君房本作「郤曲郤曲」。 郤曲,即刺榆,一種帶刺的小樹。小者如草,散生在原野,刺針傷人。 這兩句與上兩句義同。(采高亨《諸子新箋》說) ⒀寇,砍伐。 自寇,自討砍伐。 ⒁膏,油脂。 油脂可以點火,故稱膏火。 自煎,自討燃燒。 ⒂桂可食,桂枝可用作熬湯、配藥。 以上六句都是說明因為有用而被殘害。

  【點評】前面三段說明處世要安、要順、要不得已,都是從待人接物說的;這一段則一連幾個寓言,都從自身說,說明有用有為必有害,無用無為才是福。如支離疏就靠自己的畸形殘體免除征役,得了救濟。字裡行間流露著作者不可忍耐的憤世疾俗的情緒。「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和《詩·正月》「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對於當時社會的揭露,可稱之為異曲同工。但比之《正月》,本篇就喪氣得多了。

  內篇 人間世第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