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44.【史遂】原文及譯文

會昌中,小黃門史遂,因疾退於家。一日,忽召所親,自言初得疾時,見一黃衣人,執文牒曰:"陰司錄君二魂對事。量留(量留原作壘,據明抄本改。)一魂主身。"不覺隨去。出通化門,東南入荒徑,渡灞滻。陟蘭田山。山上約行數十里,忽見一騎執黑幡,云:"太一登殿已久,罪人畢錄。爾何遲也。"督之而去。至一城,甲士翼門。直北至一宮,宮門守衛甚嚴。有赤衣吏,引使者同入。蕭屏間,有一吏自內出曰:"受教受教。"使者鞠躬受命。宣曰:"史遂前世括蒼山主錄大夫侍者,始者恭恪,中間廢墮,謫官黃門,冀其醒悟。今大夫復位,侍者宜遷,付所司准法。"遂領就一院,見一人,白鬚鬢,紫衣,左右十數列侍。拜訖仰視,乃少傅白居易也。遂元和初為翰林小吏,因問曰:"少傅何為至此?"白怡然曰:"侍者憶前事耶?"俄如睡覺,神氣頓如舊。諸黃門聞其疾愈,竟訪之。是夕,居易薨於洛中。臨終,謂所親曰:"昔自蓬萊,與帝(謂武宗也。)有閆浮之因。帝於閆浮為麟德之別。"言畢而逝。人莫曉也。較其日月,當捐館之時,乃上宴麟德殿也。(出《唐年補錄》)
【譯文】
會昌年間,有個在小黃門當官的史遂,因病在家休養。一天,他忽然把家裡人都找來,說他剛得病時,見一個黃衣人手拿公文對他說,"陰司召你的二魂去有公事,給你留下一魂管你的身子。"史遂不知不覺地就跟著走。出了通化門向東南走上一條很荒僻的路,又渡過滻河上了蘭田山。在山上走了有幾十里,忽然看見一個騎馬的人執著一個黑幡說,"太一神已經登殿好半天了,要審的罪人都點過了名,你怎麼這晚才來?"督促他們快走。來到一座城,見城門兩邊排列著很多兵士,進城一直向北進了一個宮殿,宮門守衛也很森嚴。有個穿紅衣的官引著他們走進去。在影壁牆間有一個官員迎上來說,"你們快聽旨意。"領史遂來的人禮施恭聽。那官員宣讀公文說,"史遂前世曾任括蒼山主錄大夫的侍者,起初還恪盡職責,後來就有些懈怠了,所以才貶到黃門當小官,為了使他能夠反省自已的錯誤。現在括蒼山主錄大夫官復原位,史遂這個侍者也應該陞遷了。現已被主管部司批准。"宣畢就把史遂帶到另一院子,見一個人白髮蒼蒼身穿紫袍,左右有十幾個侍從。史遂忙叩跪,拜完抬頭一看,竟是少傅白居易。史遂元和初年在翰林院當小官,認識白居易,就問,"白少傅到這兒來作什麼呢?"白居易很淡然一笑說,"你不記得以前的事了嗎?"這時史遂突然醒了過來,神色和沒生病時完全一樣了。黃門裡聽說史遂病好了,都來看望他,這時他才聽說,就在那天晚上白居易病死在洛中。臨終時對家人說,"昔日在蓬萊仙宮時,我曾和武宗皇帝有閆浮那樣前因。皇帝在閆浮做麟德之別。"說完就死了,人們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後來一推算日子,才知道他死的那天,正是皇上在麟德殿賜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