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衛康叔世家第七】白話文意思翻譯

衛康叔世家第七
王連升 譯注
【說明】本篇記述了衛國從建立到滅亡的整個歷史。衛是周初姬姓封國,其封地在今河南北部即殷墟一帶。先建都朝歌,後遷楚丘,再遷帝丘。
初封時,周公擔心康叔年少,對付不了這一帶複雜的形勢,乃作《康誥》等諄諄教導之。殷朝遺民以後再無造反之跡,而衛國從西週末年起,中經整個春秋時期,貴族內部爭權鬥爭迭起,父子相殘、兄弟相殺屢屢發生,又加上齊、晉等大國的直接干預,衛國變得更加不穩和脆弱。一入戰國,先受制於趙,再受制於魏,地位一降再降,最終滅亡於秦。
本篇振撼人心的是宣公殺害太子伋和太子異母弟子壽爭死相讓之事。宣公為人父、為人君,竟厚顏無恥地奪子之妻據為己有,反倒心惡太子,直至對太子下狠毒手。可見,古代君王全權在握時,就會毫無顧忌地為所欲為以至喪心病狂。太子伋面對親生父親的一系列惡行劣跡,毫無違逆之心、抗爭之意,竟至自投羅網,束手就擒,成為刀下鬼。由此又可見,封建社會的忠孝意識能致人於愚昧混沌之中。而太子伋異母弟子壽在勸告、阻止太子伋無濟於事後,竟以死相讓,這種壯烈行為猶如一道閃電,劃破充滿父子相殺、兄弟相滅的腥風血雨的夜空。
衛國康叔名封,是周武王的同母弟,他們還有一個名冉季的弟弟,年齡最小。
周武王打敗殷紂後,又把殷紂的遺民封給紂王的兒子武庚祿父,讓他與諸侯同位,以便使其得以奉祀先祖,世代相傳。因武庚還未完全順從,武王擔心武庚有叛逆之心,便派自己的弟弟管叔、蔡叔監視並輔佐武庚祿父,用以安撫百姓。武王逝世後,成王年幼,尚在襁褓之中。周公旦便代替成王主掌國事。管叔、蔡叔懷疑周公旦,就與武庚祿父發動叛亂,要攻打成周。周公旦托成王之命組織軍隊討伐殷國,殺死武庚祿父和管叔,放逐了蔡叔,並把武庚殷的遺民封給康叔,立他為衛國君主,居住在黃河、淇水之間,即商朝的舊都殷墟。
周公旦擔憂康叔年輕,難以維持統治,於是反覆告誡康叔:「你一定找到殷朝有才德、有威望、有經驗的人,向他們瞭解殷朝興衰成敗的歷史,並務必關心愛護自己的百姓。」又告誡康叔紂滅亡的原因在於他飲酒無度,一味作樂,沉溺於女色之中,所以紂王時的混亂正從這裡開始。周公旦還按照匠人製作木器必用規矩的道理,撰寫了《梓材》,作為治國者用以傚法的準則。所以稱之為《康誥》、《酒誥》、《梓材》,並以之教導康叔。康叔使用這些準則治理封國,安定敦睦他的人民,人民非常高興。
成王成人後,親自主掌政權,任命康叔為周朝的司寇,把許多寶器祭器賜給他,用以表彰康叔的德行。
康叔逝世後,兒子康伯立為國君。康伯逝世後,兒子考伯立為國君。考伯逝世後,兒子嗣伯立為國君。嗣伯逝世後,兒子(jie,潔)伯立為國君。伯逝世後,兒子靖伯立為國君。靖伯逝世後,兒子貞伯立為國君。貞伯逝世後,兒子頃侯立為國君。
因頃侯用厚禮賄賂周夷王,夷王便又命衛國君稱侯爵。頃侯在立為國君十二年時逝世,兒子釐侯立為國君。
釐侯十三年(前841),周厲王逃亡到彘地,由召公、周公共同掌管政權,號為「共和」行政。釐侯二十八年(前827),周宣王立為天子。
四十二年(前813),釐侯逝世,太子共伯余立為國君。共伯之弟和曾被釐侯寵愛,釐侯給了和很多財物,和便用這些財物收買武士,在釐侯的墓地襲擊共伯余,共伯被迫逃到釐侯墓道自殺。衛人把共伯埋葬在釐侯墓旁,稱之為共伯,立和為衛國國君,這就是武公。
武公即位後,重新整飭康叔的政務,百姓和樂安定。四十二年(前771),犬戎殺死周幽王,武公親自指揮部將輔佐周天子平定犬戎的侵襲,建立了戰功,周平王命武公稱公。五十五年(前758),武公逝世,兒子莊公揚立為國君。
莊公即位第五年(前753),娶齊國女為夫人,齊女貌美但無子。莊公便又娶陳國女為夫人,陳女生了個兒子,夭折了。陳女的妹妹亦被莊公寵幸,生了個兒子取名完。完的母親去世後,莊公讓夫人齊女撫養完,並立完為太子。莊公還有個寵妾,生了個兒子名州吁。莊公十八年(前740),州吁長大成人,喜好軍事,莊公便派他做軍隊的將領。衛國的上卿石碏(que,卻)好心進諫莊公說:「妾生的兒子喜好軍事,您便讓他做將領,禍亂將從此興起。」莊公不聽,二十三年(前735),莊公逝世,太子完立為國君,這就是桓公。
桓公二年(前733),弟州吁驕奢淫逸,桓公罷黜了他,州吁逃到國外。十三年(前722),鄭伯之弟段攻擊哥哥,未能取勝,也逃走,州籲請求與他結為友好。十六年(前719),州吁聚集衛國逃亡的人襲擊並殺死桓公,州吁自己立為衛國國君。因鄭伯之弟段要討伐鄭國,州籲請求宋、陳、蔡共同支持段,三國都答應了這一請求。州吁剛剛即位,因喜好軍事、殺死桓公,衛人都厭惡他。石碏因桓公母親家在陳國,佯裝與州吁友善,衛國軍隊行至鄭國國都的郊野,石碏與陳侯共謀計策,派右宰丑向州吁進獻食品,藉機在濮擊殺州吁,而從邢(xing,刑)地把桓公弟晉迎回衛國立為國君,這就是宣公。
宣公七年(前712),魯人殺害了自己的國君隱公。九年(前710),宋督殺死自己的國君殤公和大夫孔父。十年(前709),晉國曲沃莊伯也殺死了自己的國君哀侯。
十八年(前701),當初,宣公所寵愛的夫人夷姜生了兒子取名伋,伋被立為太子。宣公派右公子教導他。右公子為太子娶齊國美女,美女還未與伋拜堂成婚,被宣公所見,宣公見齊國女長得漂亮,很喜歡,就自娶此女,而為太子另娶了其他女子。宣公得到齊女後,齊女生了兒子子壽、子朔,宣公派左公子教導他們。太子伋母親去世後,宣公正夫人與子朔共同在宣公面前中傷誣陷太子伋。宣公原本就因自己搶奪太子之妻而討厭太子,早想把他廢掉。等到聽說太子的壞話後,怒氣衝天,就派太子伋出使齊國,並暗中命令大盜在邊境線上攔截擊殺伋。宣公給太子白旄(mao,毛)使節,告誡邊境線上的大盜一見手持白旄使節的人就把他殺掉。太子伋將要啟程前往齊國,子朔的哥哥子壽,即太子的異母弟,深知子朔憎恨太子與君王欲除掉太子之事,就對太子說:「邊界上的大盜只要見到太子你手持白旄使節,就會殺死你,太子千萬不要去!」太子說:「違背父輩之命保全自己,這絕對不行。」於是毫不猶豫地前往齊國。子壽見太子不聽勸告,只好偷取他的白旄使節先於太子駕車趕到邊界。大盜見事先的約定應驗了,就殺死了他。子壽被殺後,太子伋又趕到,對大盜說:「應當殺死的是我呀!」大盜於是又殺死太子伋,回報了宣公。宣公就立子朔為太子。十九年(前709),宣公逝世,太子朔立為國君,這就是惠公。
左右兩公子對子朔立為國君憤憤不平。惠公四年(前696),左右公子因怨恨惠公中傷並謀殺太子伋而自立之事,便發起動亂,攻打惠公,立太子伋的弟弟黔牟為國君,惠公逃奔到齊國。
衛君黔牟八年(前689)時,齊襄公受周天子之命率領各諸侯國共同討伐衛國,送衛惠公回國,誅殺了左右公子。衛君黔牟逃奔到周,惠公又重登君位。惠公在初立國君後三年(前696)逃亡,八年(前688)後又回歸衛國,前後通共十三年。
二十五年(前675),惠公對周接納安置黔牟心懷不滿,與燕國共同伐周。周惠王逃奔到溫,衛、燕共立惠王弟為王。二十九年(前671),鄭國又護送惠王回周。三十一年(前669),衛惠公逝世,兒子懿(yi,意)公赤立為國君。
懿公登位後,喜歡養鶴,揮霍淫樂。九年(前660)時,翟攻伐衛國,衛懿公率軍抵禦,有些士兵背叛了他。大臣們說:「君王喜好鶴,就派鶴去抗擊翟人吧!」於是,翟人侵入衛國,殺死懿公。
懿公立為國君,百姓大臣心都不服。從懿公父親惠公朔攻訐謀殺太子伋自立為國君到懿公,百姓、大臣常想推翻他們,最後,終於滅了惠公的後代而改立黔牟的弟弟昭伯頑的兒子申為國君,他就是衛戴公。
戴公申於其元年(前660)逝世。齊桓公因衛國多次動亂,便率領諸侯討伐翟,替衛在楚丘修築城堡,立戴公弟毀為衛國國君,他就是文公。文公因衛動亂逃奔到齊國,齊人送他回國。
當初,翟人殺死懿公,衛人憐憫他,想再立被宣公謀害的太子伋的後代,但伋的兒子已去世,代替伋死的子壽又無子。太子伋有兩個同母弟:一個叫黔牟,黔牟曾代替惠公做了八年國君,後又被惠公趕出衛國,另一個叫昭伯。昭伯、黔牟都早已去世,所以衛人又立了昭伯的兒子申為戴公,戴公逝世後,衛人又立他的弟弟毀為文公。
文公即位伊始,就減輕百姓的賦稅,明斷犯人的罪行,勞心勞力,和百姓同甘共苦,以此以來贏得民心。
十六年(前644),晉公子重耳路過衛國,文公沒有禮遇重耳。十七年(前643),齊桓公逝世。二十五年(前635)時,文公逝世,兒子成公鄭立為國君。
成公三年(前632)時,晉國為了救宋想向衛借路,成公不答應。晉便改道渡南河救宋。晉國徵兵於衛,衛大夫想同意,而成公卻拒絕了。大夫元咺(xuǎn,選)攻打成公,成公逃到了楚國。晉文公重耳為了報以前路過衛國而文公無禮和衛不援救宋國之仇,討伐了衛國,並把衛國一部分土地分送給宋國。衛成公不得不逃亡到陳。兩年後,成公到周天子處請求幫助回國,與晉文公相會。晉派人想用毒酒害死成公,成公賄賂了周王室主持毒殺的人,讓他少放些毒藥,才免於一死。不久,周王替成公請求晉文公,成公終於被送回衛國,殺死了元咺,衛君瑕奔逃。七年(前628)時,晉文公逝世。十二年(前623)時,成公朝見晉襄公。十四年(前621)時,秦穆公逝世。二十六年(前609)時,齊邴(bǐng,丙)歜(chu,觸)殺死他的國君懿公。三十五年(前600)時,成公逝世,兒子穆公漱(su,速)立為國君。
穆公二年(前598)時,楚莊王攻打陳國,殺死夏征舒。三年(前597)時,楚莊王圍攻鄭國,鄭侯投降。楚莊王又釋放了他。十一年(前589),孫良夫為援救魯國而討伐齊國,又收復被侵奪的領土。穆公逝世後,兒子定公臧立為國君。定公十二年(前577)逝世,兒子獻公衎(kan,看)立為國君。
十三年(前576)時,獻公讓樂師曹教宮中妾彈琴,妾彈得很差,曹笞打了她,以示懲罰。妾以獻公寵愛,就在獻公面前說曹的壞話,故意中傷曹,獻公也笞打曹三百下。十八年(前571)時,獻公告請孫文子、寧惠子進宴,兩人如期前往待命。天晚了,獻公還未去召請他們,卻到園林去射大雁。兩人只好跟從獻公到了園林,獻公未脫射服就與他們談話,對獻公的這種無禮行為,兩人非常生氣,便到宿邑去了。孫文子的兒子多次陪侍獻公飲酒,獻公讓樂師曹唱《詩·小雅》中《巧言》篇的最後一章。樂師曹本來就痛恨獻公以前曾笞打他三百下,於是就演唱了這章詩,想以此激怒孫文子,來報復衛獻公。文子把這件事告訴了衛大夫蘧(qu,渠)伯玉,蘧伯玉說:「我不知道。」於是孫文子趕走了獻公。獻公逃亡到了齊國,齊國把他安置在聚邑。孫文子、寧惠子共同立定公弟秋為衛國國君,這就是殤公。
殤公秋即位後,把宿封給孫文子林父。十二年(前547)時,寧喜與孫林父因爭寵而至相攻訐,殤公讓寧喜攻打孫林父。林父逃奔到晉國,又請求晉國護送衛獻公回國。當時,獻公在齊國。齊景公聽到這個消息,和衛獻公一起到晉國請求幫助返回衛國。晉國便去討伐衛國,誘使衛與晉結盟。衛殤公前去會見晉平公,平公逮捕了殤公與寧喜,緊接著就送衛獻公回國。獻公在外逃亡十二年重又返回故國。
獻公後元元年(前546),誅殺寧喜。
三年(前544),吳國延陵季子出使路過衛國,見到蘧伯玉和史說:「衛國君子很多,所以這個國家不會有患難。」他又路過宿地,孫林父為他擊磬(qing,慶)說:「不高興,樂音很悲傷,使衛國動亂的就是這裡呀!」同年,獻公逝世,兒子襄公惡立為國君。
襄公六年(前538),楚靈王會見各諸侯,襄公托辭有病不去赴會。
九年(前535),襄公逝世。當初,襄公有個小妾,很受寵愛,有孕後曾夢見有人對她說:「我是康叔,一定讓你的兒子享有衛國,你的兒子應取名『元』。」妾醒後十分驚訝,詢問孔成子。成子說:「康叔是衛國的始祖。」等到妾生下孩子,果真是個男孩,就把此夢告訴襄公。襄公說:「這是上天安排的!」於是給男孩取名元,恰好襄公夫人未生兒子,便立元為嫡子,這就是靈公。
五年(前530),靈公朝見晉昭公。六年(前529),楚公子棄疾殺死靈王自立為國君,稱平王。十一年(前524),衛發生了火災。
三十八年(前498),孔子來到衛國,衛給他同在魯國時一樣多的俸祿。後來,孔子與衛國國君發生矛盾,便離去了。不久,又周遊到衛國。
三十九年(前497),太子蒯(kuai,「快」,上聲)聵(kui潰)和靈公夫人南子有仇,想殺掉南子。蒯聵與他的家臣戲陽漱商議,等朝會時,讓戲陽漱殺死夫人。事到臨頭,戲陽後悔,沒有動手。蒯聵多次使眼色示意他,被夫人察覺,夫人十分恐懼,大呼道:「太子想殺我!」靈公大怒,太子蒯聵逃奔到宋國,不久又逃到晉國趙氏那裡。
四十二年(前494)春天,靈公郊遊,讓子郢(yǐng,影)駕車。郢是靈公的小兒子,字子南。靈公怨恨太子逃亡,就對郢說:「我將要立你為太子。」郢回答道:「郢不夠格,不能辱沒國家,您再想別的辦法吧!」夏天,靈公逝世,夫人讓子郢為太子,說:「這是靈公的命令!」郢答道:「逃亡太子蒯聵的兒子輒在,我不敢擔當此重任。」於是衛人就立輒為國君,這就是出公。
六月乙酉這一天,趙簡子想送蒯聵回國,就讓陽虎派十多個人裝扮成衛國人,身穿喪服,假裝從衛國來晉國迎接太子,簡子為蒯聵送行。衛人聽到消息,組織軍隊攻擊蒯聵。蒯聵不能回衛,只好跑到宿地自保,衛人也停止了進攻。
出公輒四年(前489),齊田乞殺死自己的國君孺子。八年(前485),齊鮑子殺死自己的國君悼公。
孔子從陳國來到衛國。九年(前484),孔文子向孔仲尼請教軍事,仲尼不予回答。之後,魯侯派人迎接仲尼,仲尼返回魯國。
十二年(前481)年初,孔圉(yǔ,語)文子娶了太子蒯聵的姐姐為妻,生了悝(kuī,虧)。孔文子的僕人渾良夫英俊漂亮,孔文子去世後,渾良夫與悝的母親私通。太子在宿地,悝母便讓渾良夫到太子那裡。太子對良夫說:「假使你能協助我回國,我將以賜你大夫所乘的車報答你,還赦免你三種死罪。穿紫衣、袒裘服、帶寶劍,都不在死罪之中。」二人訂立了盟約,太子還允許悝母做良夫的妻子。閏十二月,良夫和太子回到國都,暫住孔氏的外園。晚上,兩個人身著婦人衣服,頭蒙圍巾,乘車而來,由宦者羅駕車。孔氏的家臣欒寧盤問他們姓名,他們自稱是姻戚家的侍妾,於是順利地進入孔氏家,直抵伯姬住所。飯畢,悝母手持戈先到孔悝住所,太子與五人身穿甲冑,載著公豬隨後而行。伯姬把悝逼到牆角里,強迫他訂立同盟,並劫持悝登上台,逼他召集群臣。欒寧正要飲酒,烤肉還未熟,就聽到一片亂糟糟的響聲,派人告訴了仲由。召護駕著乘車,邊飲酒邊吃烤肉,護奉著出公輒逃奔到魯國。
仲由聞訊後趕到,將進孔宅,遇剛剛逃出孔家的子羔。子羔說:「門已經關閉。」子路說:「我暫且去看看。」子羔說:「來不及了,你不要跟著悝去受難。」子路說:「享受悝的俸祿,不能看他受難不救。」於是子羔逃走了。子路要進去,來到門前,公孫敢關緊大門說:「不要再進去了!」子路說:「你是公孫吧!拿著別人的利祿卻躲避別人的危難。我不能這樣,享受人家的俸祿,一定拯救人家的危難。」這時有使者出來,子路才趁機進去。子路說:「太子怎麼用得著孔悝做幫手?即使殺死他,也一定有人接替他進攻太子。」又說:「太子缺乏勇氣,如果放火燒台,必然會釋放孔叔。」太子聽了,十分害怕,讓石乞、盂黶(yǎn,眼)下台阻擋子路,二人用戈擊子路,割掉子路的帽纓。子路說:「君子死,帽子不能掉到地上。」說著,繫好帽纓死去。孔子聽到衛國動亂的消息後說:「唉!柴將會回來的吧?可由,卻死去了。」孔悝終於立太子蒯聵為國君,這就是莊公。
莊公蒯聵是出公的父親,逃亡在外時,怨恨大夫們不迎立他為國君。元年即位後,莊公想把大臣們盡數殺死,說:「我在外久了,你們也曾經聽說了嗎?」大臣們想作亂,莊公才不得不罷休。
二年(前479),魯國孔丘去世。
三年(前478),莊公登上城牆,看見戎州。說:「戎虜幹嗎要建城邑?」戎州人對他的話十分憂慮。十月間,戎州人告訴趙簡子,簡子包圍衛國。十一月,莊公逃奔,衛人立公子斑師做國君。齊國討伐衛國,俘虜了斑師,改立公子起為國君。
衛君起元年(前477)時,衛石曼尃(fū,夫)趕走起,起逃亡到齊國。衛出公輒又從齊返回衛國做國君。當初,出公即位十二年(前481)後逃亡,在外四年才得返回。出公後元元年(前476),賞賜了跟隨他逃亡的人們。前後當政二十一年(前456)死去,出公叔父黔趕走出公兒子而自立為國君,這就是悼公。
悼公五年(前451)逝世,兒子敬公弗立為國君。十九年(前432),敬公逝世,兒子昭公糾立為國君。這時,三晉強盛起來,衛君如同小諸侯,附屬於趙國。
昭公六年(前426),公子亹(wěi,偉)殺死昭公自立為國君,這就是懷公。懷公十一年(前415),公子殺死懷公自立為國君,這就是慎公。慎公的父親是公子適。適的父親是敬公。四十二年(前373),慎公逝世,兒子聲公訓立為國君。十一年(前362),聲公逝世,兒子成侯漱立為國君。
成侯十一年(前351),公孫鞅進入秦國。十六年(前346),衛被貶稱為侯。
二十九年(前333),成侯逝世,兒子平侯立為國君。平侯於八年(前325)逝世,兒子嗣君立為國君。
嗣君於五年(前320)時又被貶稱為君,僅有濮陽一地。
四十二年(前283),嗣君逝世,兒子懷君立為國君。三十一年(前252),懷君朝拜魏國,魏囚禁並殺害了懷君。魏改立嗣君弟,這就是元君。元君是魏國的女婿,所以魏國立了他。元君十四年(前239)時,秦攻下魏國東部領土,秦國開始在這一帶設置東郡。又把衛君遷徙到野王縣,而把濮陽合併到東郡。二十五年(前228)元君去世,兒子君角立為君。
君角九年(前221)時,秦兼併天下,嬴政立為始皇帝。二十一年(前210),秦二世廢掉衛君,君角成為普通平民,衛國世系徹底斷絕。
太史公說:我閱讀世家的記載,讀到衛宣公太子因妻被殺,弟弟子壽與太子互相推讓,爭著去死,這與晉太子申生不敢聲明驪姬的過錯相同,都害怕傷害父親的情面。然而,終於死去了,這是多麼悲哀呀!有的父子互相殘殺,有的兄弟互相毀滅,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衛康叔名封,周武王同母少弟也。其次尚有冉季,冉季最少。
武王已克殷紂1,復以殷余民封紂子武庚祿父,比諸侯2,以奉其先祀勿絕。為武庚未集3,恐其有賊心,武王乃令其弟管叔、蔡叔傅相武庚祿父4,以和其民。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代成王治,當國5。管叔、蔡叔疑周公,乃與武庚祿父作亂,欲攻成周6。周公旦以成王命興師伐殷,殺武庚祿父、管叔,放蔡叔,以武庚殷余民封康叔為衛君,居河、淇間故商墟。
周公旦懼康叔齒少,乃申告康叔曰7:「必求殷之賢人君子長者,問其先殷所以興,所以亡,而務愛民。」告以紂所以亡者以淫於酒,酒之失,婦人是用,故紂之亂自此始。為《梓材》8,示君子可法則9。故謂之《康誥》、《酒法》、《梓材》以命之十。康叔之國,既以此命⑾,能和集其民,民大說⑿。
成王長,用事(13),舉康叔為周司寇,賜衛寶祭器(14),以章有德(15)。
1克:戰勝。2比:類同。3集:猶「輯」,順。4傅相:輔佐。5當國:掌握國家政權。6成周:即東都洛邑。武庚叛亂時,洛邑還未營為東都,此處誤以宗周鎬京為成周。7申:一再,重複。8《梓材》:與下句的《康誥》、《酒誥》皆《尚書》篇名,為周公對康叔的誥詞。《梓材》意在「告康叔以為政之道,亦如梓人之治材也」。梓,匠人也。9示:給人看。十誥:古代一種訓誡、勉勵的文告。(11)命:教導。(12)說:通「悅」。(13)用事:當權。(14)寶祭器:寶器和祭器。《左傳·定公四年》曰:「分康叔以大路、少帛、綪、茷、旃、旌、大呂。」即車輛、各種旗幟和鐘。(15)章:表彰。
康叔卒,子康伯代立。康伯卒,子考伯立1。考伯卒,子嗣伯立。嗣伯卒,子伯立2。伯卒,子靖伯立。靖伯卒,子貞伯立3。貞伯卒,子頃侯立。
頃侯厚賂周夷王,夷王命衛為侯。頃侯立十二年卒,子釐侯立。
釐侯十三年,周厲王出奔於彘,共和行政焉4。二十八年,周宣王立。
1考伯:《三代世表》作「孝伯」。2伯:《三代世表》作「伯」。3貞伯:《世本》作「箕伯」。4共和行政:公元前841年,「國人」起義,周厲王逃奔到彘,由召公、周公共同行政,號為「共和行政」,共十四年。一說由共伯和攝行王事,號共和元年。周厲王死後,始歸政於周宣王。這是中國歷史上有確切紀年的開始。
四十二年,釐侯卒,太子共伯余立為君。共伯弟和有寵於釐侯,多予之賂1;和以其賂賂士,以襲攻共伯於墓上,共伯入釐侯羨自殺2。衛人因葬之釐侯旁,謚曰共伯3,而立和為衛侯,是為武公。
武公即位,修康叔之政,百姓和集。四十二年,犬戌殺周幽王,武公將兵往佐周平戎,甚有功,周平王命武公為公4。五十五年,卒,子莊公揚立。
莊公五年,取齊女為夫人5,好而無子。又取陳女為夫人6,生子,蚤死7。陳女女弟亦幸於莊公8。而生子完。完母死9,莊公令夫人齊女子之,立為太子。莊公有寵妾,生子州吁。十八年,州吁長,好兵,莊公使將。石碏諫莊公曰:「庶子好兵十,使將,亂自此起。」不聽。二十三年,莊公卒,太子完立,是為桓公。
桓公二年,弟州吁驕奢,桓公絀之(11),州吁出奔。十三年,鄭伯弟段攻其兄,不勝,亡,而州吁求與之友。十六年,州吁收聚衛亡人以襲殺桓公,州吁自立為衛君。為鄭伯弟段欲伐鄭,請宋、陳、蔡與俱,三國皆許州吁。州吁新立,好兵,弒桓公(12),衛人皆不愛。石碏乃因桓公母家於陳,詳為善州吁(13)。至鄭郊,石碏與陳侯共謀,使右宰丑進食,因殺州吁於濮,而迎桓公弟晉於邢而立之,是為宣公。
1多予之賂:多給他財物。下文「和以其賂」之「賂」也是財物的意思。前文「頃侯厚賂周夷王」之「賂」則是贈送財物的意思,有賄賂的意味。下文中「賂士」之「賂」也是贈送財物的意思,但含有收買的意味。2共伯入釐侯羨(yan,延)自殺:蘇轍《古史》曰:《詩序》言共伯早死,初無篡奪之文。且武公賢者,衛人謂『睿聖武公』,故梁玉繩認為不可能有武公殺兄代立之事,恐司馬遷誤聞。羨,墓道。3謚:古代帝王及官僚死後,統治階級所給予的表示褒貶的稱號。4周平王命武公為公:平王東遷後,諸侯皆稱公,從未有天子命諸侯為公者,而是武公入為天子卿士。5取:通「娶」。6又取女為夫人:《詩·邶風·燕燕》《疏》曰:《禮》,諸侯不再娶,且莊姜仍在。《左傳》惟言又娶於陳,不言為夫人,世家云:「又娶陳女為夫人,非也。」詳見《左傳·隱公三年》。7蚤:通「早」。8女弟:妹妹。9完母死:《左傳》只說陳女弟戴媯生桓公,未言其母死。詳見《左傳·隱公三年》。十庶子:舊稱妾所生的兒子。(11)絀:通「黜」。廢,貶退。(12)弒:古時稱臣殺君、子殺父母為弒。(13)詳:通「佯」。假裝。
宣公七年,魯弒其君隱公。九年,宋督弒其君殤公,及孔父。十年,晉曲沃莊伯弒其君哀侯1。
十八年,初,宣公愛夫人夷姜,夷姜生子伋,以為太子,而令右公子傅之。右公子為太子取齊女,未入室,而宣公見所欲為太子婦者好,說而自取之,更為太子取他女。宣公得齊女,生子壽、子朔,令左公子傅之。太子伋母死,宣公正夫人與朔共讒惡太子伋2。宣公自以其奪太子妻也,心惡太子3,欲廢之。及聞其惡4,大怒,乃使太子伋於齊而令盜遮界上殺之,與太子白旄5,而告界盜見持白旄者殺之。且行,子朔之兄壽,太子異母弟也,知朔之惡太子而君欲殺之,乃謂太子曰:「界盜見太子白旄,即殺太子,太子可毋行。」太子曰:「逆父命求生,不可。」遂行。壽見太子不止,乃盜其白旄而先馳至界。界盜見其驗6,即殺之。壽已死,而太子伋又至,謂盜曰:「所當殺乃我也。」盜並殺太子伋,以報宣公。宣公乃以子朔為太子。十九年,宣公卒,太子朔立,是為惠公。
左右公子不平朔之立也7,惠公四年,左右公子怨惠公之讒殺前太子伋而代立,乃作亂,攻惠公,立太子伋之弟黔牟為君,惠公奔齊。
衛君黔牟立八年,齊襄公率諸侯奉王命共伐衛8,納衛惠公,誅左右公子。衛君黔牟奔於周,惠公復立。惠公立三年出亡,亡八年復入,與前通年凡十三年矣。
二十五年,惠公怨周之容捨黔牟9,與燕伐周。周惠王奔溫,衛、燕立惠王弟為王。二十九年十,鄭復納惠王。三十一年,惠公卒,子懿公赤立。
懿公即位,好鶴,淫樂奢侈。九年,翟伐衛(11),衛懿公欲發兵,兵或畔(12)。大臣言曰(13):「君好鶴,鶴可令擊翟。」翟於是遂入,殺懿公。
懿公之立也,百姓大臣皆不服。自懿公父惠公朔之讒殺太子伋代立至於懿公,常欲敗之(14),卒滅惠公之後而更立黔牟之弟昭伯頑之子申為君,是為戴公。
戴公申元年卒。齊桓公以衛數亂,乃率諸侯伐翟,為衛築楚丘(15),立戴公弟毀為衛君,是為文公。文公以亂故奔齊,齊人入之。
初,翟殺懿公也,衛人憐之,思復立宣公前死太子伋之後,伋子又死,而代伋死者子壽又無子。太子伋同母弟二人:其一曰黔牟,黔牟嘗代惠公為君,八年復去;其二曰昭伯。昭伯、黔牟皆已前死,故立昭伯子申為戴公。戴公卒,復立其弟毀為文公。
1晉曲沃莊伯弒其君哀侯:此時莊伯已死八年,莊伯當作武公,即莊伯之子稱。詳見《晉世家》。2惡:中傷。3惡:厭惡、憎恨。4惡:不好,壞(處)。5白旄:指用白色犛牛尾作裝飾的使節(古代卿大夫聘於諸侯時所持的符信。)《左傳》作「旌」。6驗:證據,憑證。7左右公子:據上文「右公子傅之」「左公子傅之」之「左右公子」,據《左傳·桓公十六年》載;左公子名洩,右公子名職。《左傳》杜預注謂,左右公子為「左右媵(ying,硬)之子」,即隨嫁或陪嫁女子的兒子。8奉王命:梁玉繩《史記志疑》云:「《春秋》作者侯納惠公乃逆王命也。」9容捨:容許居留。十二十九年:《十二諸侯年表》作「二十七年」。(11)翟:通「狄」,部族名。(12)畔:通「叛」。(13)大臣言曰:《左傳·閔公二年》言國人以鶴誚衛懿公,非大臣言之。(14)敗:摧殘。(15)為衛築楚丘:《十二諸侯年表》及《左傳》皆曰築楚丘城在衛文公二年。
文公初立,輕賦平罪1,身自勞,與百姓同苦,以收衛民。
十六年2,晉公子重耳過,無禮。十七年,齊桓公卒。二十五年,文公卒,子成公鄭立。
成公三年,晉欲假道於衛救宋3,成公不許。晉更從南河度4,救宋。征師於衛,衛大夫欲許,成公不肯。大夫元咺攻成公,成公出奔。晉文公重耳伐衛,分其地予宋,討前過無禮及不救宋患也5。衛成公遂出奔陳。二歲,如周求入,與晉文公會。晉使人鴆衛成公6,成公私於周主鴆7,令薄,得不死。已而周為請晉文公,卒入之衛,而誅元咺,衛君瑕出奔8。七年,晉文公卒。十二年,成公朝晉襄公。十四年,秦穆公卒。二十六年,齊邴歜弒其君懿公。三十五年,成公卒9,子穆公漱立。
穆公二年,楚莊王伐陳,殺夏征舒。三年,楚莊王圍鄭,鄭降,復釋之。十一年,孫良夫救魯伐齊,復得侵地。穆公卒,子定公臧立。定公十二年卒,子獻公臧立。
1輕賦平罪:減輕賦稅,公平斷獄。2十六年:《十二諸侯年表》作「二十三年」。3晉欲假道於衛救宋:《左傳·僖公二十八年》言假道伐曹,非為救宋也。此誤。4度:通「渡」。5討前過無禮及不救宋患也:應是討前過無禮及不肯假道,非為不救宋也。6鴆(zhen,鎮):以毒酒害人。7周主鴆:《左傳·僖公三十年》言「晉侯使醫衍鴆衛侯。寧俞貸醫,使薄其鴆,不死。」非成公私之。「周」當作「晉」。8衛君瑕出奔:《左傳·僖公十三年》經云:「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此言「奔」,恐誤。9成公卒:魯僖公三十一年,衛成公徙都帝丘。遷都大事而未書。
獻公十三年,公令師曹教宮妾鼓琴,妾不善,曹笞之1。妾以幸惡曹於公,公亦笞曹三百。十八年,獻公戒孫文子、寧惠子食2,皆往。日旰不召3,而去射鴻於囿4。二子從之,公不釋射服與之言。二子怒,如宿5。孫文子子數侍公飲6,使師曹歌《巧言》之卒章7。師曹又怒公之嘗笞三百,乃歌之,欲以怒孫文子,報衛獻公。文子語蘧伯玉,伯玉曰:「臣不知也。」遂攻出獻公。獻公奔齊,齊置衛獻公於聚邑8。孫文子、寧惠子共立定公弟秋為衛君,是為殤公。
殤公秋立,封孫文子林父於宿9。十二年,寧喜與孫林父爭寵相惡,殤公使寧喜攻孫林父。林父奔晉,復求入故衛獻公十。獻公在齊,齊景公聞之,與衛獻公如晉求入。晉為伐衛,誘與盟。衛殤公會晉平公,平公執殤公與寧喜而復入衛獻公。獻公亡在外十二年而入。
獻公後元年,誅寧喜。
三年,吳延陵季子使過衛,見蘧伯玉、史曰:「衛多君子,其國無故。」過宿,孫林父為擊磬(11),曰:「不樂,音大悲,使衛亂乃此矣。」是年,獻公卒,子襄公惡立。
1笞:指用竹板或荊條打(脊背或臀腿)。2戒:告請。3旰:天色晚,晚上。4囿:古代帝王畜養禽獸的園林。5如宿:「宿」亦作「戚」,二字古通用。孫文子采邑。據《左傳·襄公十四年》載:「二子怒。孫文子如戚。」可知這裡應指孫文子如宿,非寧子亦往。此似有誤。6數:屢次。7《巧言》:《詩·小雅》篇名,其卒章曰:「彼何人斯?居河之糜。無拳無勇,職為亂階。」公欲以比文子居河上而為亂。卒章,末章。8聚邑:《左傳·襄公十四年》云:「以寄衛侯」。此誤「」為「聚」。9封孫文子林父於宿:「宿」早為孫文子封邑,此說始封,誤。十復求入故衛獻公:《左傳·襄公二十六年》載:寧喜欲復獻公,故伐孫氏,弒殤公,孫林父以戚如晉。此言寧、孫爭寵云云,恐誤。(11)磬(qing,慶):古代石製樂器。用美石或玉雕成,懸掛於架上,以物擊之而鳴。
襄公六年,楚靈王會諸侯,襄公稱病不往。
九年,襄公卒。初,襄公有賤妾,幸之,有身,夢有人謂曰1:「我康叔也,令若子必有衛,名而子曰『元』。」妾怪之,問孔成子。成子曰:「康叔者,衛祖也。」及生子,男也,以告襄公。襄公曰:「天所置也。」名之曰元。襄公夫人無子,於是乃立元為嗣,是為靈公。
靈公五年,朝晉昭公。六年,楚公子棄疾弒靈王自立,為平王。十一年,火2。
三十八年,孔子來,祿之如魯。後有隙,孔子去。後復來。
1夢有人謂曰:《左傳·昭公七年》載孔成子、史朝夢康叔,與此處所說不同。2火:據《左傳·昭公十八年》載,因大風,火災遍及宋、衛、陳、鄭。
三十九年,太子蒯聵與靈公夫人南子有惡,欲殺南子。蒯聵與其徒戲陽漱謀,朝,使殺夫人。戲陽後悔,不果。蒯聵數目之,夫人覺之,懼,呼曰:「太子欲殺我!」靈公怒,太子蒯聵奔宋,已而之晉趙氏。
四十二年春,靈公游於郊,令子郢僕1。郢,靈公少子也,字子南。靈公怨太子出奔,謂郢曰:「我將立若為後。」郢對曰:「郢不足以辱社稷,君更圖之。」夏,靈公卒,夫人命子郢為太子,曰:「此靈公命也。」郢曰:「亡人太子蒯聵之子輒在也,不敢當。」於是衛乃以輒為君,是為出公。
六月乙酉,趙簡子欲入蒯聵,乃令陽虎詐命衛十餘人衰絰歸2,簡子送蒯聵。衛人聞之,發兵擊蒯聵。蒯聵不得入,入宿而保,衛人亦罷兵3。出公輒四年,齊田乞弒其君孺子。八年,齊鮑子弒其君悼公。
孔子自陳入衛4。九年,孔文子問兵於仲尼,仲尼不對。其後魯迎仲尼,仲尼反魯5。
十二年,初,孔圉文子取太子蒯聵之姊,生悝。孔氏之渾良夫美好6 ,孔文子卒,良夫通於悝母。太子在宿,悝母使良夫於太子。太子與良夫言曰:「苟能入我國,報子以乘軒7,免子三死8,毋所與9。」與之盟,許以悝母為妻。閏月,良夫與太子入,捨孔氏之外圃。昏,二人蒙衣而乘,宦者羅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欒寧問之十,稱姻妾以告(11)。遂入,適伯姬氏。既食,悝母杖戈而先,太子與五人介,輿猳從之(12)。伯姬劫悝於廁(13),強盟之,遂劫以登台。欒寧將飲酒,炙未熟(14),聞亂,使告仲由。召護駕乘車,行爵食炙,奉出公輒奔魯。
仲由將入,遇子羔將出,曰:「門已閉矣。」子路曰:「吾姑至矣。」子羔曰:「不及,莫踐其難。」子路曰:「食焉不辟其難(15)。」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門,公孫敢闔門,曰:「毋入為也!」子路曰:「是公孫也?求利而逃其難。由不然,利其祿,必救其患。」有使者出,子路乃得入。曰:「太子焉用孔悝?雖殺之,必或繼之。」且曰:「太子無勇。若燔台,必捨孔叔(16)。」太子聞之,懼,下石乞、盂黶敵子路,以戈擊之,割纓(17)。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孔子聞衛亂,曰:「嗟乎!柴也其來乎?由也其死矣。」孔悝竟立太子蒯聵,是為莊公。
1僕:駕車。2衰(cuī,崔)絰(die,迭)歸:穿著喪服歸來。衰,通「縗」。喪服,用麻布製成,披在胸前。絰,用麻布做成的喪帶,繫在腰間或頭上。3此段記述與《左傳》所載頗有出入。《左傳·哀公二年》云:「六月乙酉,晉趙鞅納衛大子於戚。宵迷,陽虎曰:『右河而南,必至焉。』使大子絻,八人衰絰,偽自衛逆者。告於門,哭而入,遂居之。」不唯「十餘人」與「八人」不符,亦且無衛人發兵擊太子事。4孔子自陳入衛:此說在衛出公八年,據《孔子世家》,時孔子自楚入衛已五年矣。5反:通「返」。6:舊稱童僕。7軒:古代一種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輕便車。8三死:即三種死罪。指良夫曾著紫衣、袒裘、食不釋劍。蓋紫衣,乃君服;袒裘、食不釋劍,均不敬。按:此段和下段所記史實,見於《左傳·哀公十五年》,而良夫紫衣、袒裘、不釋劍而食之事則見於《左傳·哀公十七年》。9與:在其中。十老:家臣稱老。(11)姻妾:指有婚姻關係的親戚家的侍妾。(12)輿(yu,於):車。此為動詞,載著。猳(jiā,加):公豬。(13)廁:通「側」。(14)炙(zhī,至):烤肉。(15)辟:躲避,避免。(16)燔(fan,凡):焚燒。捨(shě,捨):放棄,這裡是釋放的意思。(17)纓:繫在頷下的帽帶。
莊公蒯聵者,出公父也,居外,怨大夫莫迎立。元年即位,欲盡誅大臣,曰:「寡人居外久矣,子亦嘗聞之乎?」群臣欲作亂1,乃止。
二年,魯孔丘卒。
三年,莊公上城,見戎州。曰:「戎虜何為是?」戎州病之2。十月,戎州告趙簡子,簡子圍衛。十一月,莊公出奔,衛人立公子斑師為衛君。齊伐衛,虜斑師,更立公子起為衛君。
衛君起元年,衛石曼尃逐其君起3,起奔齊。衛出公輒自齊復歸立。初,出公立十二年亡,亡在外四年復入。出公後元年,賞從亡者。立二十一年卒,出公季父黔攻出公子而自立,是為悼公4。
1群臣欲作亂:據《左傳·哀公十五年》所載,此段事實當是:衛莊公害故政,欲盡去之,並將此事先告訴了司徒瞞成,瞞成歸而告褚師比,二人伐公不果,明年,二子出奔宋。2病:擔憂、患苦。3石曼尃:衛大夫,《左傳·哀公十七年》作「石圃」,「曼」字系衍文。4是為悼公:據《左傳·哀公二十六年》載,悼公乃衛人立之,無攻出公子之事。
悼公五年卒,子敬公弗立1。敬公十九年卒,子昭公糾立。是時三晉強,衛如小侯,屬之。
昭公六年,公子亹弒之代立,是為懷公2。懷公十一年,公子弒懷公而代立,是為慎公。慎公父,公子適;適父,敬公也。慎公四十二年卒,子聲公訓立。聲公十一年卒,子成侯漱立3。
成侯十一年4,公孫鞅入秦。十六年,衛更貶號曰侯。
二十九年,成侯卒,子平侯立。平侯八年卒,子嗣君立。嗣君五年,更貶號曰君,獨有濮陽。
四十二年卒,子懷君立。懷君三十一年,朝魏,魏囚殺懷君。魏更立嗣君弟,是為元君。元君為魏婿,故魏立之。元君十四年5,秦拔魏東地,秦初置東郡,更徙衛野王縣,而並濮陽為東郡。二十五年,元君卒,子君角立。
君角九年,秦並天下,立為始皇帝。二十一年,二世廢君角為庶人,衛絕祀。
1子敬公弗立:《集解》引《世本》作「敬公費」。2是為懷公:《六國年表》作「悼公」。3子成侯漱立:《世本》作「成侯不逝」。前穆公已名漱,此不可再名漱。4成侯十一年:據《秦本紀》載,衛鞅入秦在秦孝公元年,當衛成侯十五年。此與《六國年表》皆誤。5元君十四年:元君在位共二十五年,《六國年表》誤作二十三年。秦拔魏東地,置東郡在秦王政五年,當元君二十四年,此「元君」下脫「二」字。
太史公曰:余讀世家言,至於宣公之太子以婦見誅,弟壽爭死以相讓,此與晉太子申生不敢明驪姬之過同,俱惡傷父之志。然卒死亡,何其悲也!或父子相殺,兄弟相滅,亦獨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