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03.【趙文若】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隋趙文若,開皇初病亡。經七日,家人初欲斂,忽縮一腳,遂停。既蘇云:被一人來追,即隨行,入一宮城。見王曰:「卿在生有何功德?」答云:「唯持金剛經。」王曰:「此最第一。卿算雖盡,以持經之故,更為申延。」又曰:「諸罪中,殺生甚重。卿以豬羊充飽,如何?」即遣使領文若至受苦之處。北行可三二里,至高牆下,有穴,才容身。從此穴出,登一高阜,四望遙闊,見一城極高峻,煙火接天,黑氣溢地。又聞楚痛哀叫之聲不忍聽,乃掩蔽耳目,叩頭求出。仍覺心破,口中出血,使者引回見王曰:「卿既啖肉,不可空回。」即索長釘五枚,釘頭及手足疼楚。從此專持經,更不食肉。後因公事至驛,忽夢一青衣女子求哀。試問驛吏曰:「有何物食。」報云:「見備一羊,甚肥嫩。」詰之,云:「青牸也。」文若曰:「我不吃肉。」遂贖放之。(出《報應記》)
【譯文】
隋朝的趙文若,在文帝開皇初年病亡。停了七天,家人才欲入殮。忽然文若腿收縮了一下,就停了下來。甦醒之後說:他被一個人追捕,就跟著他走,進入一座宮城。看見一個君王問他:「你在人間有什麼功德?」答道:「就是念金剛經。」君王說:「這是最主要的,你的壽命雖然已盡了,因為你念金剛經的緣故,我再為你延長壽命。」又說:「許多罪中,數殺生為最嚴重。你用豬羊來填飽肚子,難道不是大罪嗎?」於是就派使者領文若到受苦的地方。向北走了三二里路,到了高牆的下面,有一個洞穴,僅容納一人,跟著從這個洞出去,又登上一個高坡,四下遠望,看見一座極高峻的城,那裡煙火連天。黑氣佈滿地面。又聽到淒楚痛苦的哀叫聲,不忍再聽。於是就捂著眼睛,堵著耳朵。叩頭而請求出去。他仍感到心痛,口中吐出鮮血。使者領著他回去見君王,王說:「你既然殺生吃肉,不可以不受懲罰就回去。」於是就拿出五枚長釘,釘在頭、手和腳上,痛疼難忍。文若復活後從此專心唸經,更不吃肉。後因公事到驛站,忽然夢見一青衣女子向他哀求。他問驛吏道:「你們給我準備了什麼吃的?」回答說:「準備了一隻羊,很肥嫩。」文若追問,驛吏說:「是一隻青色的母羊。」文若說:「我不吃肉。」於是贖回了羊放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