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谷風 篇》(堡壘最容易從外部攻破)原文全文翻譯成現代文

谷風 (堡壘最容易從外部攻破)

谷風
——堡壘最容易從外部攻破

【原文】
習習谷風(1) 以陰以雨。 黽勉同心(2), 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3), 無以下體(4)。 德音莫違(5), 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6), 中心有違(7)。 不遠伊邇(8), 薄送我畿(9)。
誰謂茶苦(10), 其甘如薺(11)。 宴爾新婚(12), 如兄如弟。

涇以渭濁(13), 湜湜其沚(14)。 宴爾新婚, 不我屑以(15)。
毋逝我梁(16), 毋發我笱(17)。 我躬不閱(18), 遑恤我後(19)。

就其深矣, 方之舟之(20)。 就其淺矣, 泳之遊之。
何有何亡, 龜勉求之。 凡民有喪(21), 匍匐救之(22)。

不我能慉(23), 反以我為讎(24)。 既阻我德(25), 賈用不售(26)。
昔育恐育鞠(27), 及爾顛覆(28)。 既生既育, 比予於毒(29)。

我有旨蓄(30), 亦以御冬。 宴爾新婚, 以我御窮。
有洸有潰(31), 既詒我肄(32)。 不念昔者, 伊余來塈(33)。

【註釋】   

  
(1)習習:和暖舒適的樣子。谷風:東風。(2)黽(min)勉:努力,勤奮。(3)葑、菲:蔓菁、蘿蔔一類的菜.(4)不以:不用。下體:根部。 (5)德音:指夫妻間的誓言。違:背,背棄.(6)遲遲:緩慢的樣子。 (7)中心;心中。違:恨,怨恨。(8)伊:是。邇:近。(9)薄:語氣 助詞,沒有實義。畿(ji):門坎。(10)荼(tu):苦菜。(11)薺(ji):芥 菜,味甜。(12)宴:樂,安樂。(13) 涇:涇水,其水清澈。渭:渭水,其 水渾濁。(14)湜湜(Shi):水清見底的樣子。沚:止,沉澱。(15)不我 屑以:不願意同我親近。(16)梁:河中為捕魚壘成的石堤。(17)發:打開。笱(gou):捕魚的竹籠。(18)躬:自身。閱:容納。(19)遑:空閒。 恤:憂,顧念。(20)方:用木筏渡河。舟;用船渡河。(21)喪:災禍。 (22)匍匐(pufu):爬行。這裡的意思是盡力而為。(23)慉(xu):好,愛。 (24)讎(chou):同「仇」。(25)阻:拒絕。(26)賈(gu):賣。不售: 賣不掉.(27)育恐:生活在恐懼中。育鞠:生活在貧窮中。(28)顛覆:艱 難,患難。(29)毒;害人之物。(30)旨蓄:儲藏的美味蔬菜。 (31)洸(guang):粗暴。潰:發怒。(32)既:盡.詒:遺留,留下。肄 (yi):辛勞。(23)伊:惟,只有。余:我。來:語氣助詞,沒有實義。塈: 愛。

【譯文】

和熙東風輕輕吹, 陰雲到來雨淒淒。 同心協力苦相處, 不該動輒就發怒。
採摘蔓菁和蘿蔔, 怎能拋棄其根部。 相約誓言不能忘, 與你相伴直到死。

出門行路慢慢走, 心中滿懷怨和愁。 路途不遠不相送, 只到門前就止步。
誰說苦菜味道苦, 和我相比甜如薺。 你們新婚樂融融, 親熱相待如弟兄。

有了渭河涇河渾, 涇河停流也會清。 你們新婚樂融融, 從此不再親近我。
不要去我魚樑上, 不要打開我魚籠。 我身尚且不能安, 哪裡還能顧今後。

過河遇到水深處, 乘坐竹筏和木舟。 過河遇到水淺處, 下水游泳把河渡。
家中東西有與無, 盡心盡力去謀求。 親朋鄰里有危難, 全力以赴去救助。

你已不會再愛我, 反而把我當敵仇。 你已拒絕我善意, 就如貨物賣不出。
從前驚恐又貧困, 與你共同渡艱難。 如今豐衣又足食, 你卻把我當害蟲。

我處存有美菜餚, 留到天寒好過冬。 你們新婚樂融融, 卻讓我去擋貧窮。
對我粗暴發怒火, 辛苦活兒全給我。 從前恩情全不顧, 你曾對我情獨鍾。

【讀解】

  
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就是一個獲得平衡的問題。正如時髦話說的,人字的結構就是相互支撐。少了另一半,這一半就失去平衡垮掉了。夫妻間的關係也是如此。夫妻各撐半邊天,「人」字就樹立起來了,家也就有了。
問題在於,取得平衡容易,保持平衡長久不變困難。建立家庭容易,維持家庭生活正常運轉困難。追求盡善盡美,追求永恆,是人皆有之的共同理想。現實可以朝理想前進,卻難以完全到達。中途轉向或中途偏航是常有的事,完全達到理想境地卻很少見。
常言說,天下沒有不吵架的夫妻。夫妻的爭吵可以在兩個層面上進行:在具體的、有形的、物質的層面上爭吵,比如為鍋碗 瓢盆油鹽醬醋撫養子女孝敬公婆之類;在。。理的、無形的、精神的局面上爭吵,比如為性格衝突、觀念差異、精神追求之類。可以說,這兩個層面大的任何一種爭吵,都有可能導致夫妻反目,分道揚鍍,形同路人,視若仇敵,至死不相往來,甚至加害於曾經親女。手足的對方。
也可以說,天下最親密的關係是夫妻關係, 而天下最危險、最脆弱的關係也是夫妻關係。
然而,同「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不一樣的是,對夫妻關係最大的威脅和危險是來自外部,來自外部力量的誘惑。夫妻在物質層面和精神層面上的爭吵導致「人」字解體、平衡喪失,需要一個重要條件,那就是在時間過程中多次的重複。一兩次爭吵不足以構成威脅,兩三次、三五次甚至也不會有根本的妨礙,都還有妥協、緩和、補救、修好的迴旋餘地,都還可以退後一步天地寬。 來自外部的威脅和誘惑,可以迅速地從根本上瓦解「人」字的平衡。這種致命的炸彈,常常就是另外一個具有擋不住的誘惑力的異性。他或她出現在夫和妻之外,從外部吸引著婦或夫,先形成三角形,然後是一個「人」字垮掉,另一個「人」字搭起來。 如今,這已是我們習以為常、司空見慣了的情形。對此無論是褒是貶,反正在一天天發生,還一天天多起來,地球也照樣在運轉。 這些都是後話。時光倒流百年、千年,與如今應當有很大的差別。那時,人與人之間,夫與妻之間有種種維護其間關係的規則,也就是被稱為「道德」的東西。這些規則不能說不嚴格,但卻不能說是平等的。比如妻子,她不是獨立的,要依賴於丈夫。而丈夫可以不依賴妻子,甚至可以擁有妻子之外的妾。這樣一來,規則對丈夫移情別戀網開一面,為夫妻關係遭受威脅和危害留下了一道不設防的地段。關係焉有不失去平衡的保證。
唯一剩下的東西,就是內在的「良心」了。可是,良心也是非常脆弱的,即使有朝夕相處建立起來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也難以抵禦新人的誘惑。
所以,昔日的妻子被拋棄,道德規則本身就負很大一部分責任,播下了悲劇的種子。棄婦詩,便是由這種子開出的幽怨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