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70 第二卷 酒友》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車生者,家不中貲。而耽飲,夜非浮三白不能寢也,以故床頭樽常不空。一夜睡醒,轉側間,似有人共臥者,意是覆裳墮耳。摸之,則茸茸有物,似貓而巨;燭之,狐也,酣醉而大臥。視其瓶,則空矣。因笑曰:「此我酒友也。」不忍驚,覆衣加臂,與之共寢。留燭以觀其變。

半夜,狐欠伸。生笑曰:「美哉睡乎!」啟覆視之,儒冠之俊人也。起拜榻前,謝不殺之恩。生曰:「我癖於曲糱,而人以為癡;卿,我鮑叔也。如不見疑,當為糟丘之良友。」曳登榻,復寢。且言:「卿可常臨,無相猜。」狐諾之。生既醒,則狐已去。乃治旨酒一盛,端伺狐。抵夕,果至,促膝歡飲。狐量豪善諧,於是恨相得晚。狐曰:「屢叨良醞,何以報德?」生曰:「鬥酒之歡,何置齒頰!」狐曰:「雖然,君貧士,杖頭錢大不易。當為君少謀酒貲。」明夕,來告曰:「去此東南七里,道側有遺金,可早取之。」

詰旦而往,果得二金,乃市佳餚,以佐夜飲。狐又告曰:「院後有窖藏,宜發之。」如其言,果得錢百餘千。喜曰:「囊中已自有,莫漫愁沽矣。」狐曰:「不然,轍中水胡可以久掬?合更謀之。」異日,謂生曰:「市上荍價廉,此奇貨可居。」從之,收荍四十餘石。人鹹非笑之。未幾,大旱,禾豆盡枯,惟荍可種;售種,息十倍。由此益富,治沃田二百畝。但問狐,多種麥則麥收,多種黍則黍收,一切種植之早晚,皆取決於狐。日稔密,呼生妻以嫂,視子猶子焉。後生卒,狐遂不復來。

聊齋之酒友白話翻譯:
有個車生,家產還算不上中等人家。可是整天飲酒,晚上如不飲上三大杯便不能睡覺。因此,床頭的酒甕經常不空。

一天夜裡,車生睡醒,一轉身,覺得好像有個人同他睡在一塊。起初他以為是蓋在身上的衣服掉了,用手一摸,毛茸茸的一件東西,像貓但比貓大。用燈一照,原來是隻狐狸,像犬一樣臥著,醉得呼呼大睡。他一看自己的酒瓶,全空了,就笑著說:「這是我的酒友啊!」不忍心驚醒它,給它蓋上衣服,用胳膊摟著它一塊睡下,又留著燭光看它的變化。半夜裡,狐狸欠身伸腰,睡醒了。車生笑著說:「睡得真美啊!」打開蓋著的衣服一看,是一位俊俏書生。書生起身在床前跪拜,叩謝車生的不殺之恩。車生說:「我嗜酒成癖,但人們都認為我癡。你才是我的知己,如果你不疑心,我們就結為酒友。」說著又拉他上床睡下,說:「你可以常來,我們不要互相猜疑。」狐狸答應了。車生早晨醒了以後狐狸已經走了,他就準備了一些美酒,專門等候著狐狸來。

到了晚上,狐狸果然來了,二人促膝暢飲。狐狸酒量很大,說話詼諧,兩人相見恨晚。狐狸說:「幾次來飲你的美酒,怎麼報答你呢?」車生說:「鬥酒之歡,何必掛在嘴上?」狐狸說:「雖然這樣,你並不富裕,弄點酒錢很不容易。我應當為你籌劃點酒資。」第二天晚上,狐狸來告訴車生說:「從這裡往東南七里路,路邊有遺失的金錢,你可早點去撿來。」第二天早上車生去了,果然拾到二兩銀子。於是就買了佳餚,以備夜裡飲酒用。狐狸又告拆車生說:「院後的地窖裡藏著銀子,你應當挖出來!」車生按它說的做了,果然挖出成百上千的銀錢。車生高興地說:「我口袋裡有錢了,不用再為買酒犯愁了。」狐狸說:「不對。車輒中的那點水怎夠長時間捧用呢?我要再為你想個法子。」又過了一天,告訴車生說:「集市上的蕎麥價錢很便宜,這是奇貨,你可以屯積。」車生聽從了狐狸的話,收買了四十多石蕎麥,人們都笑話他。沒過多長時間,天大旱,地裡的谷子、豆子都枯死了,只有蕎麥還可以種。車生賣蕎麥種,賺了比原來多十倍的錢,從此就個很富裕了。他又買了二百畝肥沃的良田,只要問狐狸,說多種麥子,麥子就豐收;多種高梁,高梁就豐收。種植的早與晚,都讓狐狸決定。車生同狐狸的關係越來越好,狐狸稱呼車生的妻子為嫂,把車生的孩子看作自己的兒子。後來車生死了,狐狸就不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