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28.【樂朋龜】全篇古文翻譯

舊例,士子不與內官交遊。十軍軍容田令孜擅回天之力。唐僖皇播遷,行至洋源,百官未集,缺人掌誥。樂朋龜侍郎,亦及行在。因謁中尉,仍請中外。由是薦之,充翰林學士。張濬相自處士除起居郎,亦出令孜之門,皆申中外之敬。洎車駕到蜀,朝士畢集。一日,中尉為宰相開筵,學士洎張起居同預焉。張公恥於對眾設拜,乃先謁中尉。使施謝酒之敬,中尉訝之。俄而賓至,即席坐定。中慰白諸官曰:"某與起居,清濁異流。曾蒙中外。既慮玷辱,何憚改更?今日暗地謝酒,即不可。"張公慚懼交集。自此甚為群彥所薄。樂公舉進士,初陳啟事,謁李昭待郎,自媒云:"別於九經書史及老莊八("八"原作"行",據明抄本改。)都賦外,著八百卷書。請垂比試。"誠有學問也,然於制誥不甚簡當。時人或未之可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依照舊時的規定,士大夫等朝官不允許跟宮中的宦官交往。十軍觀軍容史宦官田令孜獨攬大權,並能左右皇上意旨。黃巢軍攻陷京城長安前,田令孜勸說唐僖宗撤離京城西遷巴蜀成都。行到洋源時,由於出走倉惶,文武百官還未趕到,皇上缺少一個代擬詔書的人。侍郎樂朋龜當時也伴駕隨行,聽說這件事後,拜見田令孜,裡外疏通。於是,經田令孜推薦,將他提升為翰林學士,掌管詔書。宰相張濬,起自河間的一個普通的讀書人,也是憑借田令孜才得以官為宰相的。因此,他對宮內宦官,朝中大臣,都得時時表示敬重。他也一同伴駕來到蜀地成都。文武百官陸續都來到成都後,一天,身居統領護駕禁軍中尉要職的田令孜,特為宰相張濬擺設宴席,宴請百官,翰林學士樂朋龜也被邀請赴宴。宰相張濬感到當著百官面前拜謝田令孜有失他的面臉。於是,在開宴之前先行拜見田令孜感謝他特為自己擺設酒宴。田令孜非常驚訝。過了一會兒,赴宴的百官全到齊了,依次入座。田令孜對百官們說:"我與張宰相原本是涇清、渭濁兩種不同的人。張宰相曾經蒙受朝廷內外的賞識,才有今天。既然考慮跟我田某人玷污聲名,為什麼又懼怕更改呢?向今天這樣私下向我表示感謝為你置辦宴席,是不可以的。"宰相張濬聽了這席話後,又是羞愧又是恐懼。從這之後,朝中的英才俊傑更加輕視他了。樂明龜考中進士後,初次上表述事,拜見侍郎李昭,毛遂自薦地說:"在九經書史老莊八都賦之外,我撰寫過八百卷書,請您隨便出題比試高低。"樂朋龜確實是很有學問的,然而在撰寫詔書上,卻不那麼文筆洗練、簡潔。當時朝中的其他官員,有的人尚未認為他勝任這個職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