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載馳 篇》(拯救要靠行動)全篇古文翻譯

載馳 (拯救要靠行動)

載馳
——拯救要靠行動

【原文】

載馳載驅(1), 歸唁衛侯(2)。
驅馬悠悠,言至於漕(3)。
大夫跋涉, 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4), 不能旋反(5)。
視爾不臧(6), 我思不遠。
既不我嘉, 不能旋濟(7)。
視爾不臧, 我思不悶(8)。

涉彼阿丘(9),言采其虻(10)。
女子善懷(11), 亦各有行(12)。
許人尤之(13), 眾秭且狂(14)。

我行其野; 芃芃其麥(15)。
控於大邦(16), 誰因誰極(17)。
大夫君子, 無我有尤。
百爾所思, 不如我所之。

【註釋】   

  
(1)載:語氣詞,沒有實義。馳、驅:車馬奔跑。(2)唁(yan):哀吊失國。 (3)漕:衛國的邑名。(4)嘉:嘉許,贊成。(5)旋反:返回。(6)臧:善。 (7)濟:止,停止,阻止。(8)悶(bi):同「毖」,意思是謹慎。(9)阿丘: 一邊傾斜的山丘。(10)虻(meng):藥名,貝母。(11)善懷:多愁善感。 (12)行:道路。(13)許人:許國的人。尤:怨恨,責備。(14)虻( Zhi):同 「稚」,幼稚。狂:愚妄。(15)芃芃(peng):草木茂盛的樣子。(16)控:告訴。 (17)因:親近,依靠。極:至,到。

【譯文】

車馬疾馳快奔走, 回國慰問我衛侯。
馬行歸途路悠悠, 行旅匆匆到漕邑。
大夫跋涉來追趕, 我心哀傷又憂愁。

沒人讚成我赴衛, 要我返回萬不能。
你們想法都不好, 不是我思不深遠。
沒人讚成我回衛, 想要阻止也不能。
你們想法都不好, 不是我思不謹慎。

登上高高的山岡, 採集貝母解愁腸。
女子多愁又善感, 各人心裡有主張。
許國大夫責怪我, 實在幼稚且張狂。

我在郊野忙行駛, 麥子繁盛又茂密。
前往大國去求援, 依靠誰來幫我忙。
許國大夫君子們, 不要再把我責備。
你們縱有百般計, 也不如我親自去。

  

【讀解】

  
許穆夫人是衛宣公之女,出嫁許穆公。眼見衛國覆亡,痛心疾首,前去弔唁,併力圖用行動來拯救衛國。此舉遭到許國君臣的阻撓,許穆夫人在憂憤之際寫下了這首詩。
詩中道出一個問題:在國難當頭之際,是坐以論道,前怕狼後怕虎,還是義無反顧,起來用行動來拯救。一介柔弱女子和一群五尺男子的言行心態,已在詩中作了披露。
危難之際總得有人挺胸而出,左思右想,瞻前顧後,總不如行動有力、有效。行動本身就是一種姿態,一篇宣言。荊柯刺秦,抵得上千千萬萬在背後譏諷咒罵暴君秦始皇的人。刺秦雖然未遂,但行動本身就為荊柯留下了一座紀念碑。
不敢行動的人可以找出一千條理由來為自己辯護,而所有理由大概出不了「我」的圈子,不外乎怕自己的罈罈罐罐被打爛了,怕自己的鍋碗瓢盆功名利祿受到損害。敢於行動的一個前提就是要跳出「我」的圈子,要「忘我」、「無我」,然後才能無畏地行動。行動的代價不過就是犧牲一些個人的利益,以至於身家性命而已。腦袋掉了不過碗大個疤,二十年後便又是一條好漢。
人說,自私是人的本性。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而人自己又是什麼? 我們來到世上、離開世上,不都是赤條條的麼?身外之物有什麼不可捨去的呢?人固然要為自己,為自己吃飽穿暖居安,也為自己維護臉面和尊嚴。如果讓鍋碗瓢盆功名利祿這些身外之物束縛住了手腳,變成了它們的奴隸,自我實際上就已經喪失了。
敢於行動,既可以用來證明自我存在的價值,也可以用來維護某種道義;在維護道義的同時,也就證明了自我存在的價值。在人同外部世界的關係之中,行動是最高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