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54.【薛令之】文言文全篇翻譯

神龍二年,閩(「閩」原作「間」,據陳校本改)長溪人薛令之登第,開元中,為東宮侍讀。時宮僚閒淡,以詩自悼,書於壁曰:「朝日上團團,照見先生盤。盤中何所有?苜蓿上(明抄本、陳校本「上」作「長」)闌干。飯澀匙難綰,羹稀箸多寬。只可謀朝夕,何由度歲寒。」上因幸東宮,見焉。索筆續之曰:「啄木嘴距長,鳳凰毛羽短。若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令之因此引疾東歸。肅宗即位,詔征之,已卒。(出《閩川名仕傳》)
【譯文】
神龍二年,福建長溪人薛令之應考考中。開元年間,擔任東宮侍讀。當時宮裡的官吏清閒無聊,就用詩表達自己的感傷,並寫在了牆上:「早上的太陽升起來,圓圓的,照見了先生的盤子。盤中有什麼呢?有些較長的縱橫交錯的苜蓿。飯澀匙子插不進去。湯稀筷子很自如。只能考慮眼前的溫飽,怎樣度過寒冷的冬天呢?」皇上因為到東宮去,看見了這首詩,就要來筆接著寫道:「啄木鳥的嘴和後腳爪都很長,鳳凰的羽毛很短,如果嫌松樹上寒冷,可以任憑你追求桑樹榆樹上的溫暖。」令之為這件事借口有病東歸故鄉。肅宗當上皇帝後,下命令徵召令之,可是令之已經死了。

卷第四百九十五 雜錄三
宇文融 歌舒翰 崔隱甫 蕭嵩 陳懷卿 鄒鳳熾 高力士 王維
史思明 豆谷 潤州樓 丘為 裴佶 李抱貞 楊志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