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53.【班景倩】原文全文翻譯

開元中,朝廷選用群官,必推精當。文物既盛,英賢出入,皆薄具外任。雖雄藩大府,由中朝冗員而授,時以為左遷。班景倩自揚州採訪使,入為太理少卿,路由大梁。倪若水為郡守,西郊盛設祖席。宴罷,景倩登舟,若水望其行塵,謂掾吏曰:「班公是行,何異登仙乎?為之騶殿,良所甘心。」默然良久,方整回駕。既而為詩投相府,以道其誠,其詞為當時所稱賞。(出《明皇雜錄》)
【譯文】
開元年間,朝廷選用各位官員,一定舉薦精幹恰當的人物。禮樂典章制度很發達,傑出人才出出進進,都只用簡單的宴會招待那些去外地做官的人。即使是強大的藩鎮和轄區廣大的府的長官,都由朝中多餘的官員充任,當時認為這是降低了官職。班景倩由揚州採訪使入朝任大理寺少卿。途經大梁,倪若水是該郡郡守,就在城西郊安排了盛大的餞行宴會為班景倩餞行。宴會結束,景倩上船趕路,倪若水遠望他的人馬的背影對手下屬員說:「班公這一去,跟登了仙境有什麼區別呢?為他做侍從,跟在他後面,也實在是心甘情願的!」沉默了好久,才整理人馬回衙。不久倪若水作了詩寄到宰相府去,用以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他的詩句很為當時的人們所稱讚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