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27.【李生】全篇古文翻譯

契貞先生李義范,住北邙山玄元觀。鹹通末,已數年矣,每入洛城徽安門內,必改服歇轡焉。有李生者,不知何許人,年貌可五十餘,與先生敘宗從之禮,揖詣其所居。有學童十數輩,生有一女一男。其居甚貧窶,日不暇給。自此先生往來,多止其學中,異常款狎。忽一夕,詣邙山,與先生為別。擁爐夜話,問其將何適也?生曰:「某此別辭世矣,非遠適也。某受命於冥曹,主給一城內戶口逐日所用之水。今月限既畢,不可久住。後三日死矣。五日,妻男葬某於此山之下,所闕者顧送終之人。比少一千錢,托道只貸之,故此相囑,兼告別矣。」因曰:「人世用水,不過日用三五升,過此必有減福折算,切宜慎之。問其身後生計,生曰:「妻聘執喪役夫姓王,某男後當為僧。然其僧在江南,二年外方至,名行成。未至間,且寄食觀中也。」先生(「生」下疑脫「曰」字)使令入道可乎?生曰:「伊是僧材,不可為道。非人力所能遣。此並陰騭品定。言訖,及曉告去。」自是累阻寒雪,不入洛城。且五日矣,初霽,李生之妻與數輩詣先生,云:「李生謝世,今早葬於山下,欠一千錢,雲嘗托先生助之,故來取耳。仍將男寄先生院。」後江南僧行成果至,宿于先生室,因以李生之男委之,行成欣然攜去。云:「既承有約,當教以事業,度之為僧。」二歲余,行成復至,已為僧矣。誦法華經甚精熟焉。初先生以道經授之,經年不能記一紙。人之定分,信有之焉。(出《錄異記》)
【譯文】
道士李義范的道號叫契貞,住在北邙山的玄雲觀。鹹通末年,已經有許多年了,每次進入洛陽城的徽安門內,都必須下馬更衣。有個叫李生的,不知道原來是什麼地方的人,年齡大約在五十多歲,與李義范交談認定了堂兄弟的關係,請李義范到他的家裡。他那裡有十多個年幼的學生,李生自己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所住的房子非常簡陋,吃了上頓沒下頓。從此李義范經常來作客,大多數到他開的學堂裡,關係處得非常融洽。忽然有一天,李生來到邙山,與李義范告別,夜裡坐在爐子旁邊說話,李義范問李生要去什麼地方?李生說:「我這次告別是離開人間,並不是出遠門。我為陰曹地府做事,負責管理供應城裡每戶人家每天所用的水,這個月任期就滿了,不能久住人間,三天後就會死了。」又說:「人間的水,一天使用不應超過三五升,超過了必然減福折壽,一定要注意。」李義范又問他死以後,家裡的生活怎麼辦?李生說:「妻子再嫁的人家是執喪役夫姓王,兒子長大以後當和尚。然而他的師傅在江南,兩年後才能來到這裡,名字叫行成。行成沒來的這段時間,寄居在觀裡。」李義范說:「便叫他學道可以嗎?」李生說:「他是當和尚的材料,這不是人力所能決定的,是陰間安排的。」第二天早上,李生告辭走了。從這天起,李義范被風雪所阻擋,五天沒有去洛陽城。雪後天剛放晴,李生的妻子和幾個學生來找李義范說:「李生死了,今天早晨葬在山下。他生前欠了一千文錢,說是曾經拜託先生幫助償還,所以前來取錢,然後將兒子寄養在觀裡。」後來江南的和尚行成果然來了,同李義范住在一起,李義范便將李生的兒子托付給他,行成很高興地同意了,說:「既然他父親生前就找過我,我一定教他學習經文佛法,剃度他為和尚。」二年以後,行成又來了,李生的兒子已經成為一名和尚,誦法華經非常精通熟練。當初李義范教他道家經文時,一年也記不住一頁。相信人是有命運即定數的。

卷第一百五十八 定數十三
成汭 楊蔚 歐陽澥 伊璠 顧彥朗 李甲 房知溫 竇夢征 許生 楊鼎夫 牛希濟 陰君文字 貧婦 支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