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左傳》展喜犒齊師(僖公二十六年)文言文翻譯解釋

展喜犒齊師(僖公二十六年)
-----依*智慧和實力才能無畏 

【原文】

  夏,齊孝公伐我北鄙。…… 
   公使展喜犒師(1),使受命於展禽(2)。齊侯未人竟(3),展喜從之, 曰:「寡君聞君親舉玉趾(4),將辱於敝邑,使下臣犒執事(5)」齊侯 曰:「魯人恐乎?」對曰:「小人恐矣,君子則否。」齊侯曰:「室如 縣磐(6),野無青草(7),何恃而不恐?」對曰:「恃先王之命。昔周公、 大公股肱周室(8),夾輔成王。成王勞之,而賜之盟,曰:『世世子 孫無相害也!』載在盟府(9),大師職之(10)。桓公是以糾合諸侯,而謀 其不協,彌縫其闕(11),而匡救其災,昭舊職也(12)。及君即位,諸侯 之望曰:『其率桓之功(13)!』我敝邑用是不敢保聚(14),曰:『豈其嗣世 九年,而棄命廢職?其若先君何?君必不然。』恃此而不恐。」齊 侯乃還。

   
【註釋】

  (1)公:指魯僖公。展喜:魯國大夫。(2)受命:請教。展禽:魯國大 夫,又稱柳下惠。 (3)齊侯:齊孝公,齊桓公之子。竟:同「境」。(4)玉趾: 表示禮節的套話,意思是貴足、親勞大駕。(5)執事:左右辦事的官員,用 作對方的敬稱。(6)縣:同「懸」。磐:石製打擊樂器。(7)野無青草: 指旱情嚴重。 (8)大公:太公,齊國始祖姜尚,又稱姜大公。股肱 (gong):大腿和手臂。這裡的意思是輔佐。(9)載:盟約也叫載書,簡稱 為載。(10)大師:太師,當為太史,主管盟誓的官。職:掌管。(11)彌 縫:填滿縫隙。這裡的意思是補救。(12)昭:發揚光大。舊職:指大公的 舊職。 (13)率:遵循。桓:指齊桓公。(14)保聚:保城聚眾。

【譯文】

  夏天,齊孝公領兵攻打我國北部邊境。……
   魯傅公派遣展喜去犒勞齊國軍隊,讓他先向展禽請教犒賞時 的辭令。齊孝公還沒有進入魯國國境,展喜就出境去跟著齊孝公, 對他說:「我們國君聽說您親勞大駕,將要屈尊光臨敝國,特派臣 下來犒勞您的侍從們。」齊孝公說:「魯國人害怕嗎?」展喜回答說: 「平民百姓害怕,君子大人不害怕。」齊孝公說:「百姓家中空空蕩 蕩像掛起來的磐,田野裡光禿禿地連青草都沒有,你們憑借什麼 不害怕?」展喜回答說:「憑借先王的命令。從前周公和齊太公輔 佐周王室,在左右協助成王。成王慰勞他們,還賜給他們盟約,盟 約上說:『世世代代的子孫都不要互相殘害!』這個盟約保存在盟 府裡,由太史掌管著。齊桓公因此集合諸侯,商討解決他們的糾 紛,彌補他們的過失,救助他們的災難,這是為了發揚光大齊大 公的舊職。等到您當上國君,諸侯們都盼望著說:『他會繼承桓公 的功業!』我們敝國因此不敢保城聚眾,人們會說:『難道他繼承 桓公之位才九年,就丟棄使命、放棄職責嗎?他怎麼對先君交待 呢?君王一定不會這樣做的。』人們憑借這一點就不害怕。」於是 齊孝公就領兵回國了。

【讀解】

  面對入侵的大兵壓境,魯國的政治家們並沒有驚慌失措,沒有義憤填膺,而是想出了一個即使在今天看來也依然是妙絕的高招:犒賞前來入侵的敵軍,並對之以令敵手無言以對的絕妙外交辭令,真能使人拍案叫絕。 
   其實,魯國人之所以「有恃無恐」,不僅僅是他們的先君曾有過「和平友好條約」,恐怕更在於他們的自信——自信道義是在自己一邊,自信自己擁有對付入侵者的智慧,也自信自己有同敵手對抗的實力。如果沒有這些東西作後盾,大概也難以用,「一言」讓敵手退卻,畢竟來者不善,敢於來犯,也就意味看來者不會顧及什麼先君之盟。

   所謂大義凜然,只有在這種關鍵時刻才會顯現出來,英雄本色也只有在這時才會顯現出來。戰場上的浴血奮戰、刀光劍影是一回事,談判桌上的唇槍舌劍、巧妙應對又是一回事,並不一定非要真刀真槍地廝殺才算得上英雄。 

   不過,也有一點差別:對於喪失了良知、喪心病狂、歇斯底里的戰爭販子來說,再絕妙的外交辭令和應對技巧,都是無濟於事的。強盜自有強盜的邏輯,有時甚至連邏輯也不講。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時,何曾講過邏輯?日本人發動盧溝橋事變時,何曾講過邏輯?希特勒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又何曾講過邏輯?強盜總歸是強盜,有時他們可能假惺惺地找借口,有時則赤裸裸地燒殺搶掠。 

   照這種標準來看,齊孝公這樣的人,也還算是天良尚未喪盡, 還沒有達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在無言以對之後還知道退兵。這種好事肯定不多了,大概也只有講究禮義廉恥的古代才會有。現代社會中,要麼是赤裸棵地恃強凌弱,要麼是談判桌上的利益交換。 

   要真正具有與敵手抗衡的實力,應當軟、硬兩手兼備,既要在外交場合周旋的智慧和技巧,也要有軍事的、國力的、民眾的實力作為後盾,才能立於不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