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54.【孔恪】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武德中,遂州總管府記室參軍孔恪,暴病死,一日而蘇。自說,被收至官所,問何故殺牛兩頭。恪雲,不殺。官曰:「汝弟證汝殺,何故不承?」因呼恪弟,死已數年矣。既至,枷械甚嚴。官問:「汝所言兄殺牛虛實,弟曰:「兄前奉使招慰獠賊,使某殺牛會之,實奉兄命,非自殺也。」恪曰:「使弟殺牛會是實,然國事也,恪有何罪?」官曰:「汝殺牛(「牛」字原闕,據明抄本補),會獠,以招慰為功,用求官賞,以為己利,何為國事也?」因謂恪弟曰:「汝以證兄故久留,汝兄既遣殺,汝便無罪,放任受生。」言訖,弟忽不見,亦竟不得言敘。官又問恪:「因何復殺兩鴨?」恪曰:「前任縣令,殺鴨供客,豈恪罪也?」官曰:「客自有料,殺鴨供之,將求美譽,非罪而何?」又問:「何故殺雞卵六枚?」曰:「平生不食雞卵。唯憶九歲時寒食日,母與六枚,因煮食之。」官曰:「然欲推罪母也。」恪曰:「不敢,但說其因耳。」官曰:「汝殺他命,當自受之。」言訖,忽有數十人來執恪,將出去。恪大呼曰:「官府亦大枉濫。」官聞之,呼還曰:「何枉濫?」恪曰:「生來有罪皆不遺,生來修福,皆不見記者,豈非濫耶?」官問主司,恪有何福,何為不錄?主司對曰:「福亦皆錄,量罪多少。若福多罪少,先令受福。罪多福少,先令受罪。然恪福少罪多,故未論其福。」官怒曰:「雖先受罪,何不唱福示之?」命鞭主司一百,倏忽鞭訖,血流濺地。既而唱恪生來所修之福,亦無遺者。官謂恪曰:「汝應先受罪,我更令汝歸七日,可勤追福。」因遣人送出,遂蘇。恪大集僧尼,行道懺悔,精勤苦行,自說其事。至七日,家人辭訣,俄而命終也。(出《冥報記》)
【譯文】
唐朝武德年間,遂州總管府記室參軍孔恪,患暴病而死。一天後甦醒過來。自己說:被收審來到一官府的地方。問他為什麼殺兩頭牛?恪說:「沒殺。」官說:「你弟弟證明你殺了。為什麼不承認。」因此,招呼孔恪的弟弟,已經死了多年了。來到後。看到帶著枷鎖刑具十分嚴酷。官問:「你所說的兄殺牛一事是真是假?」弟說:「兄以前奉命招安慰問那些賊寇,指使我殺牛宴請他們,確實是奉兄的命令,不是我自願殺的。」恪說:「指使弟弟殺牛會請是事實,然而那是為了國家大事,我孔恪有什麼罪過?」官說:「你殺牛會請賊寇,以招安有功。可以得到官府的獎嘗。這是為自己的利益。為什麼是為了國家的事呢?因此對恪弟說:「你為證實你兄,所以久留在這裡。既然是你兄派你殺牛,你便無罪。故你隨便去托生吧。」說完,弟忽然不見了,也竟然來不及再說什麼。官又問恪:「為什麼又殺兩隻鴨子?」恪說:「前任縣令,殺鴨請客,難道是我的罪過嗎?」官說:「客人自己有吃的東西,殺鴨子請他們,想得到他的讚譽,不是罪過是什麼?」又問:「為什麼殺雞蛋六枚?」說:「我平生不吃雞蛋。唯有回憶九歲的時候寒食節那天,母親給我六個雞蛋。因此煮著吃了。」官說:「難道你想把罪過推給母親嗎?」恪說:「不敢,只是證明其中的原因。」官說:「你殺死他們的性命,自己應該受到懲罰。說完,忽然有數十人來拉孔恪,讓他出去。恪大聲說:「官府也隨意冤枉好人。」恪說:「生來所有罪過都不遺漏,生來做好事修福的,都不見有記載,這豈不是過分嗎?」官問主司,「恪有什麼好事。為什麼不給記錄?」主司回答說:「好事都記錄了,根據數量的多少。如果好事多罪過少,就先讓他享受福份;罪過多好事少,就先讓他受罪。然而孔恪好事少罪過多,所以沒有考慮他的好處。」官大怒說:「雖然先受罪,但為什麼不把好處告訴人家?」叫人鞭打主司一百下。很快地鞭打完,血流滿地。隨即宣讀孔恪生來所做的好事,也沒有遺漏的。官對恪說:你應當先受罪,我可以更改一下叫你回去七天,可以努力做好事。因此派人送他出去。於是甦醒了。恪把很多僧尼集在一起。進行懺悔。精心勤奮的做好事。自己說了這些事。到了第七天,家人與他訣別,一會生命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