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55.【霍有鄰】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開元末,霍有鄰為汲縣尉,在州直刺吏。刺史段崇簡嚴酷。會察長(「會」原作「下」,「長」原作「畏」,據明抄本改)之日,中後索羊腎。有鄰催促,屠者遑遽,未及殺羊,破肋取腎。其夕,有鄰見吏曰:「王追。。有鄰隨吏見王,王云:「有訴君雲,不待殺了,生取其腎。何至如是耶?」有鄰對曰:「此是段使君殺羊,初不由己。」王令取崇簡食料,為閱畢。謂羊曰:「汝實合供段使君食,何得妄訴霍少府。」驅之使出,令本追吏送歸。有鄰還,經一院,雲,御史大夫院。有鄰問吏,此是何官乎?」吏云:「百司並是,何但於此。」復問大夫為誰,曰:「秋仁傑也。」有鄰雲,狄公是亡舅,欲得一見。吏令門者為通,須臾召入。仁傑起立,見有鄰,悲哭畢。問汝得放還耶。呼令上坐,有佐史過案。仁傑問是何案。雲,李適之得宰相。又問天曹判未,對曰。諸司並了,已給五年。仁傑判紙余。方畢,回謂有鄰,汝來多時,屋室已壞。令左右取兩丸藥與之,「持歸,可研成粉,隨壞摩之。」有鄰拜辭訖,出門十餘里,至一大坑,為吏推落,遂活。時炎暑有鄰死經七日方活。心雖微暖,而形體多壞。以手中藥作粉,摩所壞處,隨藥便愈,數日能起。崇簡占見,問其事,嗟歎久之。後月餘,李適之果拜相。(出《廣異記》)
【譯文】
唐玄宗開元末年,霍有鄰是汲縣縣尉,去州拜見刺史。刺史段崇簡凶狠殘酷。在會見各位官員的那天,有太監中後索要羊腎,有鄰急忙催促,殺羊的人驚慌害怕,沒待把羊殺死,就剝開肋骨取出羊腎。當天晚上,霍有鄰就看見一個差役說:「閻王追撲你。」有鄰跟隨差役去見閻王說:「有人告你的狀說,不待殺死,就活生生的取出它的腎。為什麼到了如此的程度?」有鄰回答說:「這是段使君殺的羊,我本來不願意。」王叫拿來段崇簡吃的東西,看完後,對羊說:「你確實應該供給段使君吃。為什麼妄告霍少府。」驅趕出去」叫原來追撲的差役送有鄰回去。有鄰回去時,經過個院落,叫御使大夫院。有鄰問差役這裡住的什麼官?差役說:「這裡的官府都是這樣,並不是只這一處。」又問,大夫是誰?說:「狄仁傑。」有鄰說:「狄公是我已故的舅舅,想見上一面。」差役叫守門的人通報,一會兒召他進入。仁傑起立看見有鄰放聲大哭。哭罷問,你被放還了嗎?招呼他到上邊坐。有佐史拿過案卷,仁傑問是什麼人的案卷?說,李適之要做宰相。又問,天曹批了沒有?回答說:「所有官員都通過了,已給五年期限。仁傑在紙上批了。才算完畢。回頭對有鄰說:「你來了已經好長時間,形體已經損壞。叫左右拿出兩丸藥給有鄰,「拿回去,可以磨成粉末,往壞的地方擦上它。」有鄰拜謝告辭完畢。出門走了十多里。到了一個大坑。被差役推下去,便活了。當時正是炎熱的夏季,有鄰死後經過七天才活過來。心雖然微微有點暖氣,然而形體多處損壞。把手中的藥製成粉末。擦在損壞的地方,藥到之處便好了,數日就能起來。崇簡從占卜中得知,問起這件事,感歎良久。一月以後,李適之果然當了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