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53.【趙文若】文言文翻譯

隋大業中,雍州長安縣人趙文若,死經七日,家人大殮,將欲入棺,乃縮一腳。家人懼怕,不敢入棺,文若得活。眷屬喜問所由,文若雲,初有人引至王所,王問:「汝生存之時,作何福業?」文若答王:「受持《金剛般若經》。王歎云:「善哉!此福第一。汝雖福善,且將示汝其受罪之處。」令人一引文若北行十步,至一牆孔,令文若入。隔壁有人引手,從孔中捉文若頭引出,極大辛苦,得度牆外。見大地獄,鑊湯苦具,罪人受苦,不可具述。乃有眾多豬羊雞鴨之屬,竟來從文若債命。文若云:「吾不食汝身,何故見逼?」諸畜生云:「汝往時某處食我,頭腳四肢,節節分張,人各飲啖。何諱之?」文若一心念佛,深悔諸罪,不出余言,求為修福報謝。諸畜各散,使人將文若卻至王所。王付一碗釘,令文若食之,並用五釘釘文若頭頂及手足。然後放回。文若得蘇。其說此事,然患頭痛及手足。久後修福,痛漸得差。後爾已來,精勤誦持《金剛般若經》,不敢遺漏寸陰。但見道俗親疏,並勸受持。後因使,至一驛廳上,暫時偃息。於時夢見一青衣婦女,急來乞命。文若驚寤,即喚驛長問曰:「汝為吾欲殺生不?」驛長答云:「實為公欲殺一小羊。」文若問云:「其羊做何色?」答云:「是青牸羊。」文若報云:「汝急放卻,吾與價直。」贖取放之,良由般若威力,冥資感應也。(出《冥祥記》)
【譯文】
隋朝大業年間,雍州長安縣人趙文若,死了七天,家人把他入殮,將要放在棺材裡時,竟然有一隻腳縮回來。家裡人都很害怕,不敢把他放入棺中。文若則活過來了。家裡人和親屬們驚喜地問他怎麼回事。文若說:開始時,有人領著他到閻王住的地方。閻王問他:你在活著的時候,做過什麼好事?」文若回答閻王說常念《金剛般若經》。王感歎地說:「好哇,這是頭等的好事。你雖然做了好事,且讓你看看他們受罪的地方。」叫一個人領文若向北走十步,來到一個牆洞,叫文若進去。隔壁有人伸過手來,從牆洞中捉住文若的頭拉他出去。極大痛苦,才過了牆外。看見一個很大的地獄,油鍋開水等各種殘酷的刑具,罪人受苦,不可一一述說。並且有很多的豬、羊、雞、鴨等,爭先恐後向文若討命。文若說:「我沒有吃你們,為什麼相逼?」所有的畜生都說:「你以前在某個地方吃過我們,頭腳四肢,處處分解,各個連吃帶喝。為什麼不敢承認?」文若一心念佛,深深地悔恨各種罪惡,不多說一句話。請求修行福份,回報恩德。所有的畜生各自散去。讓人帶文若退回到閻王的住處。閻王給他一碗釘,叫文若吃了它,並用五顆釘子釘文若的頭和手腳,然後放他回去。文若得以甦醒。他說起這件事,然而卻患了頭痛和手腳痛的病。從這以後便做起好事,痛的程度逐漸差了。從此以後,精勤誦持《金鋼般若經》,不敢浪費一寸光陰。看見的人不論道俗親疏,都勸他們唸經。後來因為公差,到了一個驛站上,暫時仰臥休息。這時夢見一個青衣女子。急忙前來討命。文若驚醒,立即招呼驛站的長官問道:「你為我想殺生嗎?」驛長回答說:「確實想為你殺一頭小羊。」文若問:「這個羊是什麼顏色的?」回答說:「是青色的雌羊。」文若告訴他說:「你趕快把羊放了,我給你錢。」把羊贖回放了,這都是由於《般若經》的威力。冥冥之中都能感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