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53.【張說】文言文翻譯解釋

張說之謫岳州也,常鬱鬱不樂。時宰以說機辨才略,互相排擯。蘇頲方當大用,而張說與瑰善。張因為《五君詠》,致書,封其詩以遺頲。戒其使曰:"候忌日,近暮送之。"使者既至,因忌日,繼書至頲門下。會積陰累旬,近暮,弔客至,多說先公寮舊。頲因覽詩,嗚咽流涕,悲不自勝。翌日,乃上封。大陳說忠貞謇諤,有勤乎王室,亦人望所屬,不宜淪滯於遐方。上乃降璽書勞問,俄而遷荊州長史。由是陸象先、韋嗣立、張廷珪、賈曾,皆以譴逐歲久,因加甄收。頲常以說,父之執友,事之甚謹。而說重其才器,深加敬慕焉。(出《明皇雜錄》)
【譯文】
張說被貶職到岳州,經常鬱鬱不樂。當時的宰相姚崇因為張說擅長機辨有才幹而排擠他。蘇頲當時正受到重用,張說與蘇頲的父親蘇瑰的關係非常親密。因此,張說寫一首《五君詠》的詩,借魏晉時的阮籍、嵇康、劉伶、阮鹹、向秀五位名士以自況,並寫封信,連同這首詩,派使者一併送給蘇頲。告訴使者說:"等候到蘇瑰的忌日,快到傍晚時再送進蘇府。使者帶張說的《五君詠》並書信來到京城後,等著到蘇瑰的忌日那天將書信投送蘇府。過了幾旬,到了蘇瑰的忌日這天,傍晚時使者將詩與書一塊兒投遞到蘇府。這時,正趕上來憑弔蘇瑰的賓客紛紛到來,多數都是蘇頲亡父的同事或下屬。蘇頲讀了張說的《五君詠》,痛哭流涕,悲傷得不能自持。第二天,立即上奏玄宗皇帝,大力陳述張說忠貞正直及對朝廷所做的貢獻。並說滿朝文武都希望皇上重新起用張說,不宜再讓他繼續滯留在邊遠荒僻的地方。於是玄宗皇帝下詔書給張說表示慰問。過了不久,將張說調任荊州刺史。這以後,陸象先、韋嗣立、張廷珪、賈曾等先後上奏皇上,都說張說被貶降的時間太長了,應該重新加以考察甄別將他調回京城中來。蘇頲常說是他是父親蘇瑰的摯友,自己要更加恭謹地對待他。張說也非常看重蘇頲的才幹,對蘇頲更加敬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