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全譯》02《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原文及翻譯

【原文】 仲尼曰(1):「君於中庸(2),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時中。小人之中庸也(3),小人而無忌憚(4)也。… (第2章)
【正文】(1)仲尼:即孔子,名丘,字仲尼。(2)中庸:即中和。庸,「常」的意義。(3)小人之中庸也:應為「小人之反中庸也」。(4)忌憚:忌憚和恐懼。
【譯文】仲尼說:「君子中庸,小人違反中庸。君於之所以中庸,是由於君子隨時做到適中,無過無不敷;小人之所以違反中庸,是由於小人肆無忌憚,專走極端。」
【讀解】孔子的學生子貢已經問孔子:「子張和子夏哪一個賢一些?」孔子回應說:「子張過火;子夏不敷。」子貢問:「那麼是子張賢一些嗎?」孔子說:「過火與不敷是一樣的。」(《論語?守舊》)
  這一段話是對「君子而時中」的生動闡明。也就是說,過火與不敷貌似差別,其本質卻都是一樣的,都不相符中庸的請求。中庸的請求是恰如其分,如宋玉筆下的大美人店主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登徒子好色賦》)
  所以,中庸就是恰如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