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21.【崔潔】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太府卿崔公名潔在長安,與進士陳彤同往銜西尋親故。陳君有他見知,崔公不信。將出,陳君曰:「當與足下於裴令公亭飧鱠。」崔公不信之,笑不應。過天門街,偶逢賣魚甚鮮。崔公都忘陳君之言,曰:「此去亦是閒人事,何如吃鱠。」遂令從者取錢買魚,得十斤。曰:「何處去得?」左右曰:「裴令公亭子甚近。」乃先遣人計會,及升亭下馬,方悟陳君之說,崔公大驚曰:「何處得人斫鱠?」陳君曰:「但假刀砧之類。當有第一部樂人來。」俄頃,紫衣三四人,至亭子游看。一人見魚曰:「極是珍鮮,二君莫欲作鱠否?某善此藝,與郎君設手。」詰之,乃梨園第一部樂徒也。餘者悉去,此人遂解衣操刀,極能敏妙。鱠將辦,陳君曰:「此鱠與崔兄飧,紫衣不得鱠也。」既畢,忽有使人呼曰:「駕幸龍首池,喚第一部音聲。」切者攜衫帶,望門而走,亦不暇言別。崔公甚歎異之。兩人既飧,陳君又曰:「少頃,有東南三千里外九品官來此,得半碗清羹吃。」語未訖,延陵縣尉李耿至,將赴任,與崔公中外親舊,探知在裴令公亭子,故來告辭。方吃食羹次,崔公曰:「有膾否?」左右報已盡,只有清羹少許。公大笑曰:「令取來,與少府啜。」乃吃清羹半碗而去。延陵尉乃九品官也。食物之微,冥路已定,況大者乎?(出《逸史》)
【譯文】
太府卿崔潔在長安和進士陳彤一起去街西會朋友,陳彤有預知事物的本領,崔潔不相信。臨出發的時候陳彤說:「我和你將在裴令公亭吃魚。」崔潔不信,笑著不說話。走到天門街的時候,偶然碰到一份賣魚的,所賣的魚非常新鮮。崔潔忘了陳彤說過的話,對陳彤說:「咱們去街西邊也沒什麼事,不如吃魚吧。」於是就叫隨從人員拿錢買了十斤魚。然後說:「去什麼地方做魚?」隨從的人說:「裴令公亭離這兒很近。」於是派人先去安排。等到了裴公亭前下馬的時候,崔潔才想起陳彤所說過的話,大吃一驚說:「上哪兒去找人做魚啊?」陳彤說:「只要借菜刀和砧板就行了,一會兒有幾個歌舞藝人來。」過一會兒,真有三四個身穿華麗的紫色衣服的人來到裴公亭遊玩。一個人看到魚後說:「真是新鮮珍貴啊!您二位想做魚吃嗎?我精通這門技藝,幫你們加工安排吧。」經過詢問,知道他們是梨園第一部樂器演奏人。其他的幾個人走了以後,這個人便脫了衣服拿起刀來,敏捷熟練地做起魚來。快要做好的時候,陳彤說:「這魚我和崔兄吃,這個穿紫色衣服的人吃不著。」魚剛做好,忽然有個送信的人喊:「皇帝到了龍首池,要叫第一部演奏!」做魚的那個紫衣人拿起衣服就往外走,連招呼也顧不上打,崔潔深感奇怪。兩個人吃魚時,陳彤又說:「一會兒,有一個東南方向三千里地以外的九品官來這裡,能喝半碗魚湯。」話還沒說完,延陵縣的縣尉李耿來了。他就要去上任,因為和崔潔是姑表親戚,知道崔潔在裴令公亭,特意趕來辭行,剛趕上他們喝魚湯。崔潔問:「還有魚肉嗎?」左右的人報告說已經吃完了,只剩下一點魚湯。崔潔哈哈大笑著說:「快拿來,給縣尉喝。」於是李耿喝了半碗魚湯走了。延陵縣尉只是個九品官。吃東西這點小事,都是命中注定的,更何況比他大的事呢!

卷第一百五十七 定數十二
李景讓 李敏求 李君 馬舉 鄭延濟 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