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48.【李淳風】文言文全篇翻譯

唐太史李淳風,校新歷,太陽合朔,當蝕既,於占不吉。太宗不悅曰:「日或不食,卿將何以自處?」曰:「如有不蝕,臣請死之。」及期,帝候於庭,謂淳風曰:「吾放汝與妻子別之。」對曰:「尚早。」刻日指影於壁:「至此則蝕。」如言而蝕。不差毫髮。太史與張率同侍帝,更有暴風自南至。李以為南五里當有哭者,張以為有音樂。左右馳馬觀之,則遇送葬者。有鼓吹。又嘗奏曰:「北斗七星當化為人,明日至西市飲酒,宜令候取。」太宗從之,乃使人往候。有婆羅門僧七人。入自金光門,至西市酒肆,登樓,命取酒一石。持碗飲之,須臾酒盡,復添一石。使者登樓,宣敕曰:「今請師等至宮。」胡僧相顧而笑曰:「必李淳風小兒言我也。」因謂曰:「待窮此酒,與子偕行。」飲畢下樓,使者先下,回顧已失胡僧。因奏聞,太宗異焉。初僧飲酒,未入其直,及收具,於座下得錢二千。(出《國史異纂》及《紀聞》)
【譯文】
唐朝有個太史叫李淳風,有一次,他在校對新歲歷書時,發現朔日(初一)將出現日蝕,這是不吉祥的預兆。太宗很不高興,說:「日蝕如不出現,那時看你如何處置自己?」李淳風說:「如果沒有日蝕,我甘願受死。」到了那天,皇帝便來到庭院等候看結果,並對李淳風說:「我暫且放你回家一趟,好與老婆孩子告別。」淳風說:「現在還不到時候。」說著便在牆上劃了一條標記:「等到日光照到這裡時,日蝕就會出現。」日蝕果然出現了,跟他說的時間絲毫不差。李淳風與張率都在皇帝身邊服侍,又有一次,一陣暴風從南面刮來,李淳風認為在南面五里遠的地方一定有人在哭,張率則認為那裡一定有音樂聲。皇帝身邊的人便騎馬跑去查看,結果碰上一支哭著送葬隊伍,隊伍裡面又有吹鼓手奏著哀樂。李淳風有一次奏稟皇帝說:「七個北斗星要變成人,明天將去西市喝酒。可以派人守候在那裡,將他們抓獲。」太宗相信了他的話,便派人前去守候。見有七個婆羅門僧人從金光門進城,到了西市酒樓,上了樓,向店主人要了一石酒,端起碗來就喝,時間不長便把一石酒喝光了,於是又添了一石。皇帝派來的使者走上樓來,宣讀了皇帝的詔書,說:「現在請各位大師到皇宮去一趟。」僧人互相看了看,然後笑道:「一定是李淳風這小子說我們什麼了。於是便對使者說:「等把酒喝完了,我們跟你一塊兒走。」喝完酒後他們便要下樓,使者在前面帶路先下去了,當使者回頭看他們幾個時,僧人已蹤影全無。使者回去將以上情形如實奏稟皇上,太宗聽後甚為驚異。當初僧人喝酒時,並未交酒錢,但當店主收拾器具時,在僧人的座位下面竟發現有錢兩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