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47 第二卷 齕石》原文及譯文

原文

新城王欽文太翁家,有圉人王姓,初入勞山學道。久之,不火食,惟啖松子及白石。遍體生毛。

既數年,念母老歸里,漸復火食,猶啖石如故。向日視之,即知石之甘苦酸鹹,如啖芋然。母死,復入山,今又十七八年矣。

聊齋之齕石白話翻譯:
新城王欽文老先生家有個姓王的馬伕,幼年時入嶗山學道。日子一長,就不再食人間煙火,只揀松子和白石頭充飢,渾身長滿了毛。

過了幾年,這個馬伕因掛念母親年老,就返回故里。漸漸又恢復了吃熟食的習慣,但仍然愛吃白石頭。他只要把石頭對著太陽看看,就能知道石頭的酸甜苦辣,吃起石頭來就像吃芋頭那樣津津有味。母親去世後,他又回到嶗山,至今大約又過了十七八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