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63.【支法衡】文言文全篇翻譯

晉沙門支法衡,得病旬日,亡經三日而蘇。說死時,有人將去。見如官曹捨者數處,不肯受之。俄見有鐵輪,輪上有爪,從西轉來,無持引者,而轉駛如風。有一吏呼罪人當輪立,輪轉來轢之。翻還。如此數,人碎爛。吏呼衡道人來當輪立。衡恐怖自責,悔不精進,今當此輪乎?語畢,吏謂衡曰:「道人可去。」於是仰首,見天有孔,不覺倏爾上升,以頭穿中,兩手搏兩邊,四向顧視。見七寶官船及諸天人。衡甚踴躍,不能得上,疲而復下。所將衡去人笑曰:「見何物,不能上乎?」乃以衡付船官,船官行船,使為舵工。衡曰:「我不能持舵。」強之。有船數百,皆隨衡後。衡不曉捉舵,蹌沙洲上。吏司推衡,以法應斬。引衡上岸,雷鼓將斬。忽有五色二龍,推船還浮,吏乃原之,衡大恐懼。望見西北有講堂,上有沙門甚眾。聞經唄之聲,衡遽走趣之。堂有十二階,始躡一階,見亡師法柱,踞胡床坐。見衡曰:「我弟子也,何以而來?」因起臨階,以手巾打衡面曰:「莫來。」衡甚欲上,復舉步登階,柱復推令下。至三乃上。見平地有一井,深三四丈,磚無隙際,衡心念言,此井自然。井邊有人謂曰:「不自然者,何得成井?」雖見法柱故倚望之,謂衡:「可復道還去,狗不嚙汝。」衡還水邊,亦不見向來船也。衡渴,欲飲水,乃墮水中,因便得蘇。於是出家,持戒菜食,盡夜精思,為至行沙門。比丘法橋,衡弟子也。(出《冥祥記》)
【譯文】
晉時道人支法衡,得病十天後死了,三天後又甦醒過來。他說死時,有人帶他走,看見很多處象官府一樣的房舍,都不肯接納他。不久看見一個鐵輪子,上邊有很多爪,從西面朝他滾來,沒有人推它,輪子轉動如風。有一官吏喊罪犯立在輪前,輪子軋過來又軋過去,如此數次,那人已被壓碎。那個官吏又招呼支法衡立在輪前。支法衡又恐懼又自責,後悔自己習經不深,才遭此厄運。說完,官吏對他說:「你可以走了。」於是支法衡抬頭,看見天上有一個洞。恍惚中不覺身體上升,用腦袋穿過洞,用兩手把住洞的兩邊,向四周看,看見了七寶官船和許多仙人。支法衡使很大勁也沒上去,最後疲勞地下來。帶支法衡離開的人笑著對他說:「看見什麼了,為什麼不上去?」接著就把他送到船官那裡。船官就讓他駕船,支法衡說:「我不會掌舵。」船官就強迫他,有數百條船都跟在支法衡的身後,由於他不會使船,就擱淺在沙灘上。吏司就推著他準備斬首。等把他帶上岸邊,正擂鼓準備斬首時,忽然有兩條五彩的龍,把船推浮到水上。吏司就放了支法衡,他非常恐懼。看見西北方有個講堂,上有很多僧人。遠遠傳來唸經之聲,他就趕緊走上前。講堂有十二級台階,剛走到第一階,就看見死去的師傅法柱正倚在床邊坐著,見了支法衡說:「弟子為什麼來這裡?」趁勢走下台階,用手巾打支法衡的臉說:「不要來。」支法衡很想走上去,就又抬步登階,法柱又推他下來,這樣反覆三次才上去。看見地上有一口井,井深三四丈,井裡的磚一點縫隙沒有。他心想,這個井是自然的,井邊有個人對他說:「不是自然的,怎能成為井?」只見法柱還倚在床邊望著他,對他說:「你可以原道返回,狗不會咬你。」支法衡就又回到水邊,再也看不見原來的船了。他渴了想飲水,卻掉在水裡,因此才醒過來。從此他便出家修煉,吃齋念佛,晝夜深思,成為德行極高的僧人。比丘僧法橋是他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