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51.【章仇兼瓊】古文現代文翻譯

章仇兼瓊尚書鎮西川,常令左右搜訪道術士。有一鬻酒者,酒勝其黨,又不急於利,賒貸甚眾。每有紗帽藜杖四人來飲酒,皆至數鬥,積債十餘石,即並還之。談諧笑謔,酣暢而去。其話言愛說孫思邈。又云:「此小兒有何所會。」或報章仇公。乃遣親吏候其半醉,前拜言曰:「尚書令傳語:『某苦心修學,知仙官在此,欲候起居,不知俯賜許否。』」四人不顧,酣樂如舊。逡巡,問酒家曰:「適飲酒幾鬥?」曰:「一石。」皆拍掌笑:「太多。」言訖,不離席上,已不見矣。使者具報章仇公,公遂專令探伺。自後月餘不至。一日又來,章仇公遂潛駕往詣,從者三四人,公服至前,躍出載拜。公自稱姓名,相顧徐起,唯柴燼四枚,在於坐前。不復見矣。時玄宗好道,章仇公遂奏其事,詔召孫公問之。公曰:「此太白酒星耳,仙格絕高,每遊人間飲酒,處處皆至,尤樂蜀中。」自後更令尋訪,絕無蹤跡。(出《逸史》)
【譯文】
章仇兼瓊尚書鎮守西川,經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訪道家術士。有一個賣酒的人,他的酒好,勝過他的同行。他又不著急用錢,所以賒欠他酒錢的人很多。經常有四個戴著紗帽拄著藜莖枴杖的人來飲酒。他們的酒量都多至幾鬥,積累的酒債達到十多石,就一起還給酒家。他們總是談笑詼諧風趣,飲至盡興而去。他們談話喜歡談論孫思邈,一再說這個小子會什麼?有人把此事報告給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親信役吏前去,等到他們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見說:「章仇尚書讓傳他的話:『我苦心修行學習,知道仙官在這裡,想在你們的身邊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應允否?』」那四人聞而不顧,照樣盡興飲酒作樂。一會兒,他們問酒家說:「剛才我們喝幾鬥酒了?」酒家回答說:「一石了。」他們都拍掌大笑說:「太多了!」說完,沒見他們離開席位,已經不見了。章仇公派去的人把所見都報告給章仇公。章仇公於是派專人去打探他們的消息。從這以後,他們一個月沒來。有一天又來了。章仇公聽到報告後就秘密地親自前往,有三、四個人跟隨。穿著公服來到他們跟前,躍出參拜。章仇公說出自己姓名。那四人相互看了看慢慢地站起,人已不見,只有四根柴燼立在座位之前。從此以後,他們再不出現了。當時唐玄宗皇帝喜好道術,章仇公就向玄宗皇帝奏明瞭這件事。唐玄宗下詔召見孫公詢問此事。孫公說:「這是太白酒星,仙人品格極高,常常漫遊人間飲酒,各處都去,尤其喜歡蜀中。」從此以後唐玄宗皇帝更加派人四處尋訪,但卻沒有一點蹤跡。